天下网商
登录/注册

投奔数字经济的新疆年轻人——刚上大三的创业老兵依马木麦麦江和他的小伙伴们

iwangshang / 网商君 / 2018-09-28

摘要:随着一批批曾经“万就能把自己吓到”的少年走出校门,他们期待的未来,在这片古丝绸之路要塞上,或正在到来。

“我叫依马木麦麦江.艾斯克,你可以叫我老马!”

尽管比记者小了10来岁,在这个开学刚上大三的新疆小伙身上,自信和气场却丝毫不差。

他的确有理由自信——过去两年,大学生依马木已经创了4次业,从学院到国家级的各类创业大赛上获奖无数。去年冬天,他还拿到了自己的第一笔融资,总金额100万,这对依马木意义非凡。而过去的依马木,用他自己的话说,“别说100万,1万就能把我吓到啊”。

图说:虽然还只是个刚上大三的学生,依马木麦麦江却已经是很多人的“老师”,年纪轻轻的“老马”还曾多次给来自非洲、马来西亚等国的年轻创业者分享跨境电商经验。_meitu_2

虽然还只是个刚上大三的学生,依马木麦麦江却已经是很多人的“老师”,年纪轻轻的“老马”还曾多次给来自非洲、马来西亚等国的年轻创业者分享跨境电商经验。

依马木不是个例,在杭州师范大学的阿里巴巴商学院的教学大楼里,从一楼的创业孵化中心到4楼的跨境电商实验室,创业者并不新鲜,像依马木一样,来自新疆的创业者更不新鲜。

因为,自2015年9月开始,每年新生开学,都有30多个新疆学生远道而来。他们,是阿里巴巴和杭州师范大学对新疆地区的联合特招生。通过4年的学习和实践,数字经济浸润着这些少数民族的年轻人。

“我想回去做电商讲师”“新疆干果这么好为什么没有像三只松鼠这样的企业?”“家里的100多亩香梨如果不靠代收,自己来做的话,像电商这么发达的时候,自己就能帮爸妈赚很多钱。”……

三言两语,一幕幕由自己、电商和新疆交织的未来在这些学生的脑海中闪着光。

大三学生依马木&创业者老马

正值暑期,阿里巴巴商学院的跨境电商实验室人不多,一台台电脑整齐收在折叠桌里,远远看上去就是一间只有桌椅的正常教室。

不同的是,这间教室的桌面上,放满了包包、鞋子和腰带,里面的小隔间里,还有两个睡袋放在地上。

包包、鞋子和腰带不是同学遗留的物件,而是跨境电商卖家依马木的样品,这间百来平方的房间既是学校的实验室,同时也是他跟几个兄弟创业的办公室。赶上活动会有时候晚上忙到很晚,每在这个时候,这间教室还是依马木和团队小伙伴们的卧室。

从大一开始,依马木已经创了4次业。大一刚开学,他听说自己家乡的红枣和干果很受欢迎,就倒腾了一批货来打算通过电商卖干果。不想杭州天气潮湿,坏了一批货损失了2、3万块钱。

干果之后,依马木又和几个新疆同学开始做外卖,几个同学租了间房子,做起了新疆手抓饭,做好了由合伙的同学骑着电动车自己送。第二次创业,依马木的手抓饭外卖生意还不错,一天下来,净利润也有5、600块。但新食安法出台后,食品卖家必须三证合一,依马木和同学们将精力渐渐转向其他。

第三次创业缘起于学校食堂。一个中午,依马木看到食堂门口有个学长在做跨境电商培训,更确切的说,这个学长其实在做宣讲,目的是给自己招分销商一块在跨境电商平台上卖货,依马木成了其中一员。货由师兄统一供,一样的卖家又很多,做了一段时间,依马木觉得没意思。

有了第三次给学长做分销商的经历,对跨境电商,依马木觉得是个不错的机会,但是前提是,一定要有好货。

2017年4月,大一下学期的依马木先从1688上看货,再直接到工厂实地考察,顺着东部沿海城市一路南下,最北从哈尔滨到了南面的广东和深圳。

最终,依马木分别跟广州和保定的两家工厂谈下合作,在接下来的5月,他的跨境电商生意开始了。

凭借走南闯北找来的一款能给手机充电的包,依马木的生意在印度市场迅速爆红,只1个月左右的时间,订单就从0增长到一个月300多单,后来,直接涨到每天100多单。

图说:给非洲青年创业者分享留影,第2排左5为依马木

给非洲青年创业者分享留影,第2排左5为依马木

曾经“万就能把自己吓到”的少年

依马木还清楚的记得自己第一笔网购。

2013年,自己顺利通过内招考上了烟台高中,作为奖励,妈妈给了依马木200块钱。用这笔钱,依马木在淘宝买了一套运动服,还特意跑到银行办了一张U盾。

等待快递的心情紧张又期待,衣服到手,依马木很兴奋,因为,他觉得自己的运动服“很潮”,别人都没有。由于不清楚尺码,那件买大了的运动服上衣他穿到现在。

图说:依马木人生第一次网购:那件因为不清楚尺码而买大了的运动服

依马木人生第一次网购:那件因为不清楚尺码而买大了的运动服

依马木的妈妈是一名银行职员,爸爸是一名司机,属于普通的工薪家庭。但从高一起,依马木就开始利用假期兼职赚钱,他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帮到家里。

高一暑假,依马木找到一家商贸公司做销售,老板是一个50多岁的阿姨。这是一家主要卖法国化妆品的公司,按约定,他的薪水应该是销售额的15%。但1个多月的兼职结束,每天能卖出1000多的他最后只拿到了800块工资和两瓶洗发水。

白天卖化妆品,晚上,依马木也没闲着。通过帮朋友在网上卖鞋,依马木赚到了人生第一桶金。

高二暑假,依马木帮一家有支付牌照的公司做地推卖POS机,高三暑假,依马木又进入了一家创业公司实习,在这里,他知道了什么叫营业执照、什么叫三证合一。高二暑假里,依马木用37天做到了销售冠军,这让他赚了1万4千块钱。而在此之前,1万块钱对他来说绝对是一笔地道的巨款,“万就能把自己给吓到”。

“找事”找来的创业

临近高考的时候,依马木从一个学姐的口中听说了阿里巴巴商学院,隐约中,他觉得这所学校跟其他的高校很不同。

成立于2008年10月13日的阿里巴巴商学院由杭州师范大学和阿里巴巴集团校企合作共建,学校的教学由企业和外部专家联合担任,目标培养数字经济时代创新型优秀管理人才和创业者,学校的创业氛围非常浓。

依马木一听就来了劲儿,他觉得这跟喜欢折腾的自己特别搭。

开学报到的日子,一进学院大楼,电梯口的大教室里黑压压的一片人,这些人无一例外的坐在一台台的电脑前。

后来,依马木才知道,原来这间大教室叫创业孵化中心。那些黑压压的人也是一个个创业者。开学没几天,依马木听到的最多的是某某学长又开了一个什么公司,去年赚了几千万,某某学长买了什么车什么房……听的越多,依马木越觉得“震撼”、“有压力”。

喜欢折腾不假,但从大一就开始创业,他开始并没想到。

刚入学,依马木沿着一楼的创业教师一个个走过去,他想去找份工作。结果,每个人都告诉他人够了。

工作不成,他想去社团试试,毕竟找个机会锻炼锻炼也不错。在所有的社团面试里,都有个共同的问题是“你想干嘛?”。依马木的回答是“我想要做到你这个位置上去”,尽管报了10几个社团,结果全是“一面刷”。

没有工作干也没有社团要。依马木只好自己找事干,他的找事,就是创业。

“班”师来杭州

在依马木的团队,有3、4个跟他一起创业的同乡,这些人,大多是他一起打篮球的朋友,除此之外,他们还有一个共同身份,是阿里巴巴和杭州师范大学对新疆地区的联合特招生。

2014年11月23日,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带领集团下包括阿里云、淘宝大学、创新业务事业部、战略发展部等6大事业部负责人,与新疆自治区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为新疆经济社会发展贡献力量。其中,教育是重要内容之一。

阿里巴巴表示将利用丰富的培训资源和人才优势,加强业务培训,提升新疆整体的信息化素养,培养一批人才。

在这个背景下,2015年,阿里巴巴商学院(阿克苏)电商培训基地落户新疆,这是阿里巴巴集团除杭州之外唯一在外埠设立的培训基地。距新疆3000公里外的杭州,阿里巴巴联合杭州师范大学自2015年起开办电子商务本科专业新疆班,每年招收全日制本科生30名,如今,第一批学生已经大四。

图说:2015年阿里巴巴商学院首届电子商务本科专业新疆班招生公告 _meitu_1

2015年阿里巴巴商学院首届电子商务本科专业新疆班招生公告

吾买尔江.亚森是依马木的学弟,两人从高中就先后被内招到山东读高中,后来,吾买尔江又受依马木影响考入阿里巴巴商学院,今年刚升入大二。

吾买尔江来自库尔勒地区,家里祖祖辈辈都住在新疆,跟其他同乡一样,吾买尔江的家里也靠经营香梨为生,家里的香梨树有100多亩。

来到杭州上学后,吾买尔江发现,内地的香梨一斤就动辄就是15、16块钱一斤,而在老家,每年品质最好的香梨也最多卖到5、6块钱一公斤,足足差了好几倍。“如果不代收,自己来做的话,像电商这么发达的时候,自己就能帮爸妈赚很多钱。”

图说:左1为吾买尔江.亚森

左1为吾买尔江.亚森

生鲜电商要求很高,不能贸然尝试,但是却可以先靠其他商品积累些经验。跟着依马木做了一段时间跨境电商后,现在的吾买尔江和几个同乡在谋划着干果电商生意。

他发现,新疆虽然干果种类多品质好,但是大部分的新疆电商卖家做的还“很LOW”,就拿包装来说,他发现大多卖家的产品包装还是老的批发市场那种大包装,但是现在的消费者还是很重视包装外观的,很多卖家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接下来,他们已经找到了一个供应商,干果还没上市,他的预售生意已经开始。几个同学打算“先在学校自己搞”,把包装好好设计下,少量的设计各种包装,可以单卖也可以几种组合,看看哪种更受欢迎,然后再和厂家合作。

“新疆干果品质这么好却为什么没有三只松鼠这样的企业?” 吾买尔江经常有这样的疑问。毕业后,他希望现在杭州的电商企业工作几年,多积累点实践经验,然后回到家乡,做出属于新疆的三只松鼠。

为期不远的未来

眼看着第一届新疆班学生已经升入大四,对自己的未来,同学中很多人已经有了自己的打算。

周世超的爷爷奶奶都曾是援疆干部,后来全家人定居新疆。高中时,在封闭学校就读的周世超在学校小超市里买到了一本人物杂志,也是从这本杂志上,周世超看到了马云,第一次了解到了阿里巴巴商学院和湖畔大学。

高考后,周世超如愿成了阿里巴巴商学院在巴州的第一批特招生。在他的家乡,到今年已经有了两个电商孵化中心,毕业后,他希望能考个教师资格证进而到家里的电商孵化中心当讲师。

伊尔夏提是新疆和田人,2010年,伊尔夏考入杭州大学附属中学读高中,成了一名内招生。也是这趟杭州之行,伊尔夏提有了自己的第一笔网购还开了自己第一个淘宝店。

高中读了两年半以后,伊尔夏提因为身体原因休学回到了和田。正好自己有个同学在老家开超市卖土特产,休学在家的伊尔夏提就开始帮同学做起了淘宝生意。店铺商品里除了新疆的干果,新疆烤馕也位列其中。

“将来一定会继续从事这个行业”,现在跟着依马木一起做跨境电商的伊尔夏提对自己未来要做的事越来越确信。

2017年12月22日,第四次创业的依马木拿到了投资人的100万融资。资金之外,从货到新的平台,投资人又帮依马木对接了从货到平台等很多资源,依马木的团队也从最开始的他自己增加到了7、8个人,一帮20出头的年轻人在跨境电商的市场里越闯越远。刚刚过去的7月,依马木还带着团队在全国大学生电子商务创业挑战赛上拿到了一等奖。

图说:给外国友人分享中的依马木

给外国友人分享中的依马木

自己开店之外,小有成绩的依马木已经专门给跟自己一样的新疆学生开了几次跨境电商培训班,也帮新疆同学对接了一些资源。他希望,未来有更多新疆的同乡参与进来,这是他现阶段想到的能回馈家乡的方式。在他看来,新疆本来就是口岸,外贸应该是很发达才对。

据新疆大学教授、高级工程师陈兵介绍,随着阿里巴巴商学院进入新疆,受电子商务的影响,在整个新疆地区,已经有20多所专业院校开出了电子商务相关课程。从基础的客服培训到店铺运营,从营销再到物流,新疆的电商人才储备正愈加殷实。

据《2017年新疆网商发展调研报告》显示,截止2017年9月15日,新疆地区网商463家,其中,天猫平台网商55家,淘宝网平台网商408家。463家网商共发布产品数量近10万个,完成销售超4千万笔。这一在线产品数量,比2016年增长了32.05%,越来越多的旅游产品、美食、创意产品等正在丰富新疆网商的货架。

2017年,新疆乌鲁木齐市沙依巴克区仓房沟乡仓房沟村被阿里巴巴研究院认证成为淘宝村,这标志着,全新疆地区实现淘宝村零突破。

不管是依马木的那句“新疆本来就是口岸,外贸应该是很发达才对”。还是吾买尔江的那句“如果不代收,自己来做的话,像电商这么发达的时候,自己就能帮爸妈赚很多钱。”随着一批批曾经“万就能把自己吓到”的少年走出校门,他们期待的未来,在这片古丝绸之路要塞上,或正在到来。

分享: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