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网商
登录/注册

拼多多劣质纸尿裤黑工厂背后:原以为只是造假,没想到是害人

iwangshang / 天鹿 航英 / 2018-09-21

摘要:一个月售出上百万片劣质纸尿片,是这个山间小镇通过拼多多和山外世界发生的深刻联系。

文|天鹿  章航英

福建省泉州市罗溪镇,这个位于中国东南沿海的山区小镇,80%被森林覆盖,溪水从镇中穿过,宁静秀美。在2018年9月15日,它却以另外一个面貌让千千万万的人认识了它。

当天,梨视频一则《实拍拼多多热卖纸尿裤黑工厂》一上线,迅速刷屏。视频中生产纸尿裤的黑作坊位于罗溪镇附近的翁山村,满地垃圾蝇虫。工厂淘汰的一堆堆垃圾,在作坊里被加工成无品牌和外包装的纸尿片,标成“一等品”在拼多多上出售。这些价格极其低廉、50片20元销售火爆的纸尿片,被用在那些出生不久的婴儿身上。

对于视频暴露的残酷事实,拼多多当天紧急下架简装纸尿裤,查封相关店铺。

大山外世界发生的事情,也瞬间影响到了小镇。9月16日,记者赶到罗溪镇实地采访,当地村民透露,泉州市工商局联合相关部门执法人员,在当日即来到纸尿裤黑作坊所在地罗溪镇翁山村,查封仓库,逮捕涉案人员。

IMG_20180917_153936_1

 被查处的一个纸尿裤黑作坊所在的三层小楼

9月15日之后的罗溪镇,对外来者,尤其是打听纸尿裤的事,人们敏感警惕,沉默——它的沉默,是一场风暴过后的迷惘。对外部世界高度关注的震惊、对网络四面八方指责的抱怨、对黑作坊缺德的气愤,对偷拍视频者的厌恶等种种复杂情绪掺杂在一起。

人尽皆知的秘密

小镇四面环山,但信息通畅。几乎人手一台的智能手机把人们和外面世界联系了起来。当铺天盖地的舆论风暴,突然从网络倾泻而来,瞬间震荡了这个仅有4万多人的平静小镇。

IMG_20180917_153537

 黑作坊小楼

记者在罗溪镇寻找纸尿裤黑作坊的过程中,询问了几十个镇上居民,路人。其中大多数居民都对此讳莫如深,回答都是“没听说过”“不清楚”“没人生产纸尿裤”,对记者表现出一种避之不及的神情。部分人承认镇里生产纸尿裤的小作坊不止一家,但问及具体地点,是谁家,他们就开始回避,不再作答。有人直接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吧。”

本地一名50多岁的摩的司机甚至劝阻记者:“不要问了,乡里乡亲的,抬头不见低头见,没有人愿意带你去指认谁家在生产。如果我们给你指认了,导致别人被抓,被查抄,甚至坐牢了,都在一个镇生活,那日后就不好相见了。”

在小镇村民看来,劣质纸尿裤黑作坊,虽然生产的东西不正规,质量差,有问题,但也只是一种讨生活的方式,做小生意罢了,就像骑着摩的拉客,“不过是赚个辛苦钱”。这就如同一如往常的农村生活,没有窗明几净、西装革履,只有不太卫生的衣食住行,而这早就已经习惯了,他们没觉得生产质量差而又便宜的纸尿裤会有什么大问题。

黑作坊被曝光后,村民们才发现,这些劣质纸尿裤,原来这么大危害,“还以为他们只是在生产假货,竟然这么恶心,让小孩子的屁股满是红疮,太缺德了!”马路上一位抱着小孩子的大姐表达了自己的气愤。但对于小镇上身边还存在的黑作坊,她只告诉记者,听说垵内村(音)也有一家一直在做劣质纸尿裤。至于怎么抵达等具体问题,大姐却不愿多说,赶紧转身走了。

一位路过的高中生说,她去年假期时还在一个亲戚家兼职打工,就是做纸尿裤。当记者询问联系方式时,高中生打电话过去,那位亲戚却说早不生产了。高中生一直嘀咕,以前一直在生产,怎么突然不生产了?

探查黑作坊

终于,在多名村民模棱两可的指认下,记者辗转来到了一个河边的三岔路口,路边竖立着“青龙谷景区”“法藏寺”“圆觉寺”三面指示牌。后有经过几名路人指认,河对面一栋二层小楼就是一个生产劣质纸尿裤的小作坊。路人介绍,这个作坊去年才开始做的,原材料是用货车一车车拉来的,作坊的卷闸门常年半拉,生产在门内进行,但近期好像没啥动静了。

lALPBY0V49z0f6DNAonNA2E_865_649

最里面的二层小楼是纸尿裤作坊

记者走到这个独栋二层小楼下,看到卷闸门紧闭,仅有的几扇玻璃窗户就像镜子一样,怎么也看不到里面,记者围着小楼转了一圈,试开了每一扇窗户,只有一个离地近160cm高的狭窄小窗可以打开。记者只好从窗户上拍摄了里面的内景,从窗户可以清楚看到里面堆积着一大包一大包的类似纸尿裤的物品。之后记者在小楼后面靠墙的石料上,发现大量丢弃的纸尿裤,以及许多包装袋。

IMG_20180916_162458

堆积的纸尿裤垃圾

视频中出现的其中一个黑作坊,就位于罗溪镇的翁山村。记者询问多名村民,经过反复确认,得知村委会大楼右前方,马路对面的三层小楼就是生产纸尿片的小作坊,也是去年开始的,雇佣十几个同村或邻村的中年妇女干活。现已被执法部门查处,里面的货被查抄,仓库被查封,人好像也被抓了。

IMG_20180916_160842

纸尿裤作坊一角

罗溪镇工商所的工作人员透露,这几天他们加班加点,一直在查禁生产纸尿片的黑作坊,事发两天内,工作人员已经连续工作了三十几个小时。有的涉案人员跑掉了,他们和警方还在继续抓捕。

周围的人们除了警惕和冷淡,还有人直接释放出敌意。在找寻黑作坊的过程中,翁山村委会大楼出来了一个男子,他说在这个村子里,外来人员最好不要到处乱看乱走,否则会很麻烦,会挨揍。在推搡中,记者问到纸尿裤小厂的事情,他说:“不就是做二等品的嘛,人都被抓了,仓库也被查处了。”在对记者吼着从哪里来到哪里去中,谈话结束。

五年前的事情再次发生

一切都似曾相识。五年前,在罗溪镇新东村村委会附近的一栋三层小楼里,《东南早报》接到市民举报,暗访了一个将过期或残次的纸尿裤、卫生巾等收购,经过手工翻新后再拿到农村市场销售的黑作坊。之后被执法人员查处。

五年之后,同样的场景再次出现在了梨视频拍摄的画面中。唯一不同的是,当年销售劣质纸尿裤的场所,由农村集市变成了拼多多,同时波及到的受害消费者更多,遍布全国各地。

《实拍拼多多热卖纸尿裤黑工厂》视频截图

罗溪镇附近的马甲镇上,一位主要面向实体店的纸尿裤批发商,对这类黑作坊的产业链有些了解。他介绍:“黑作坊用的原材料,是正规大厂流水线淘汰的残次品,有专人收购,去掉外包装,以前卖到国外,但现在国内市场消费习惯培育起来了,市场大了,就把二次加工的产品卖到国内了,这几乎形成一条灰色产业链。”

在视频中,拼多多是这条产业链的最终环节。在现实世界中,拼多多是中国成长最快的电商平台。它只用了两年零三个月,就实现了京东历时10年才突破的1000亿GMV。就在此次劣质纸尿裤事件前两天(9月13日),拼多多股价迎来了自2018年7月底上市以来经历的最大一次超30%的涨幅,市值达332亿美元,超360和网易。其创始人黄峥的身价也水涨船高,达到了155亿美元,超越雷军、丁磊等。

但在9月15号的视频中,出现在这些黑作坊商户口中的拼多多,甚至不被这些造假的商户尊重,即使他们通过拼多多赚到了钱。商户在视频中肆无忌惮地说:“拼多多完全知道我们有多差,但是它不敢拿我们怎么样。”“下架就下架,大不了换个名字重新开店”。在入驻拼多多平台后,商品上架很简单,上传产品的照片,定价,简单填写商品描述就可以了,之后很快就能分享团购,不用再等待任何审核。在拼多多上开店的多名商家向记者证实了这一点。

这显然不是拼多多创始人黄峥主观上的初心。黄峥提出拼多多的核心价值观是“本分”。他对这种“本分”的解释是专注于为消费者创造价值。事实上,由于拼多多的对入驻商家的超低门槛,客观上很容易地使成千上万的消费者成了假冒伪劣产品的受害者。

在拼多多创始人口中,拼多多也并非一个主动作恶的平台。黄峥对商业模式也有自己的思考,他在自己的个人公号上有这么一段话:“假设我们能让前端消费者多一点耐心及和其他人协调的愿望,放弃一部分所见即所得、现在马上要的冲动,那么我们就有机会利用人和人推荐、人和人之间关系、兴趣的相似点,做人以群分的归并,把每个人个性化的需求归集成有一定时间富裕度的计划性需求。”

简而言之,就是通过某种方式,把不同消费者的个性需求快速集中化,让供给侧能够快速按需生产,供给侧因为确定的出货量而让渡一部分利润给消费者。拼多多“拼团”模式的发展印证了黄峥商业思索的结论,但它短期内爆发性的发展,也给黄峥带来了之前没有考虑到的问题。

以黑心纸尿裤为例,拼多多所集中的消费者对纸尿裤的需求实际上只有一个“便宜”,而这些黑作坊,也有能力大量供应远低于市场价的便宜纸尿裤。但在消费者心中,心理上的底线永远是质量,但黑作坊恰恰缺失“质量”这一底线。而做为平台的拼多多,在以“便宜”对接供需双方时,却造成了双方对“质量”这一标准的错配。

在人们的平庸之恶的包围中,这种黑心小作坊屡禁不绝,当平台的巨大出货能力和产业链条上的“恶”相结合, 会导致灾难性的后果。

网络的发达,让“精英”和平庸之恶相遇,正如网传视频中,挑拣着一袋袋垃圾纸尿片的工人说,“拼多多依赖我们,没有我们拼多多也火不了!”

白茫茫的大地真干净

截至记者发稿时,福建省泉州市的工商局和相关部门尚未结束执法行动。

从拼多多的布局中,可以看到他们打假的重点在于打击山寨品。

拼多多开始广发“英雄令”,邀请品牌入驻。7月最后一天,拼多多连发两则公告,向近500个品牌商发出定向招商邀请。

拼多多小程序的首页,多了一个名品折扣的入口,二级界面是“品牌馆”,不乏曾经被山寨过的Adidas。拼多多透露,品牌商家一直都在做,这次是产品升级,将大店聚合起来并给了统一的入口。

目前,入驻拼多多品牌馆的品牌数字到500个,并且每天都在增长。既有韩都衣舍、茵曼等淘品牌,也有网易严选等消费升级中崛起的品牌,还有与拼多多原本的调性并不相符的THE NORTH FACE(北面)等高价品牌。

但劣质纸尿裤的存在,是在拼多多的努力范围之外的存在。它们是黄峥口中“比媒体想象的量少的多的假货”。在拼多多的平台治理中,数据显示,仅8月2日至8月9日期间,平台已强制关店1128家,下架商品近430万件,批量拦截疑似假冒商品链接超过45万条。但这一切努力,当时却没有关闭纸尿裤黑心工厂。在视频中,工人手中从垃圾堆中翻新的纸尿裤将上架拼多多,发起团购拼团,走进千家万户。

风暴后的平静究竟能持续多久?那些此时紧闭的卷帘门,过段时间是否会再次卷土重来,把产品换一个关键词或者店铺名再次出现在网络平台上,或者再次走进农村市场?

分享: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