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网商
登录/注册

问题疫苗让人痛心!一家上市公司为何突破道德底线?

iwangshang / 网商君 / 2018-07-23

分享:
摘要:疫苗是一种公共卫生产品,任何时候都不能少了敬畏之心。

IMG_4692

图为长生生物掌舵人高俊芳

长春长生生物问题疫苗事件,牵动着所有人的心,朋友圈已经被“十万加”的担忧刷屏。

7月22日晚间,新华社刊发报道称,国家药监局负责人通报了长春长生生物科技有限责任公司违法违规生产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案件有关情况。国家药监局已责令企业停止生产,收回药品GMP证书,召回尚未使用的狂犬病疫苗,同时会同吉林省药监局已对企业立案调查,涉嫌犯罪的移送公安机关追究刑事责任。

粘贴图片

一周前,国家药监局已发出通告,披露近日根据线索组织了飞行检查,发现长生生物的狂犬病疫苗生产过程存在记录造假。

今天披露的更多细节则显示,长生生物“编造生产记录和产品检验记录,随意变更工艺参数和设备”。对一家疫苗生产企业而言,这无疑是突破底线的事情。

IMG_4693

这是长生生物在一年时间之内第二次被发现生产质量问题。2017年10月,原食药监总局抽样检验中发现该企业生产的1批次百白破疫苗效价不合格,该产品目前仍在停产中。7月18日,吉林药监局发布行政处罚决定书,没收长生生物非法所得85.88万,并罚款三倍,即258.40万。

这家上市公司甚至称得上是“惯犯”。2017年7月,原食药监总局发布了中国食品药品检定研究院编写的《2016年生物制品批签发年报》。年报透露,2016年疫苗签发共51个品种、3950批次,而因为质量不合格被拒签的有1批,正是长生生物的百白破(百日咳、白喉、破伤风)疫苗。不合格项目为效价测定,即达不到免疫效果。

因为被拒签,长生生物2016年这批21万多支百白破问题疫苗没有流向市场。但2017年10月发现的那批百白破问题疫苗,有25万多支被山东疾控中心采购。

这样的劣质疫苗注射到新生儿体内,根本达不到应有的免疫效果。今年2月,原国家卫计委会同原食药监总局部署了补种工作。

根据国家药监局通告,7月上旬这次针对长生生物狂犬病疫苗飞行检查的所有涉事批次产品,尚未出厂和上市销售。要知道,劣质狂犬病疫苗一旦上市销售,达不到免疫效果,可是人命关天的事情。

长生生物为何沦落至此?

不得不说,今年64岁的长生生物董事长高俊芳是一个很会算计、很会赚钱的人。如果不是狂犬病疫苗记录造假和劣质百日破疫苗事件曝出,高俊芳们的疫苗造富“神话”或许还会继续。

长生生物前身是长春长生实业股份有限公司。该公司成立于1992年,由长春生物制品研究所、长春高技术应用研究所及长春生物高技术发展公司共同发起。高俊芳曾经是长春生物制品研究所财务处长,后出任长生实业总经理。2003年,长春高新技术产业集团将其持有的长生实业近六成股份,以低于市场的价格转让给高俊芳和亚泰集团。2015年,长生生物在深圳中小板借壳上市。

今年一季度,长生生物的毛利率高达91.59%。A股市场上,以疫苗为主打产品的上市公司,今年一季度的毛利率都不低,平均在50%以上。而长生生物更是高居榜首,其毛利率甚至高于茅台。

阿里旺旺图片20180723101702

来源:东方财富网

长生生物今年一季度的净利率也达到了45.53%。这样的净利率,远远超过花费巨资研发出格列卫(《我不是药神》中的“格列宁”)的瑞士诺华。诺华今年第一季度业绩增长,净销售额126.9亿美元,净利润20.3亿美元,净利率16%。

长生生物的疫苗利润为何如此之高?

疫苗也好,药物也好,主要的成本在于研发。对于一种全新的疫苗(比如预防宫颈癌的HPV疫苗)或药物,尤其如此。

而狂犬病疫苗、百日破疫苗等技术都已经非常成熟,长生生物无需从头研发。实际上,长生生物的疫苗技术,很大程度上得益于长春生物制品研究所。毕竟,长春生物制品研究所是国有的几家生物制品研究所之一,有着多年的研发积淀。

不管怎样,作为关乎公共卫生的科技公司,疫苗企业需要持续不断的研发投入。但是,长生生物董事长高俊芳在研发上一直是精打细算。哪怕与国内同行相比,也显得抠抠索索。

阿里旺旺图片20180723101750

来源:新浪财经

长生生物并不缺现金。而财务出身的高俊芳,对理财的兴趣远大于研发,还动用了数以十亿计的资金去做理财。

在研发上不怎么舍得投入的高俊芳,似乎不怎么担心市场竞争。

原因之一大概是市场上竞争对手较少。出于对疫苗安全和质量监管的考虑,监管部门没有发出太多的疫苗生产许可。

这就让长生生物形成了独特优势。其狂犬病疫苗2017年更是在全国市场上占有率排名第二,为公司贡献约一半的营收。

如果再在质量把关和员工待遇方面放水,毛利率和净利率自然会相当可观。

令人痛心的是,高额利润之下,长生生物质量事故频出。

长生生物的药品GMP证书如今已被收回,即便整改后能够重新领回药品GMP证书,也将因此遭受巨大损失。长生生物称,仅2018年的狂犬病疫苗收入预计就将减少7.4亿。

长生生物的股价也一路狂跌,从7月13日的24.55元跌到20日的14.50元,跌掉了四成。短短几天,市值就蒸发98亿之多。

15217698582096128

长生生物董事长、总经理和财务总监都是高俊芳。她的丈夫张友奎是公司副总经理,儿子张洺豪是公司副董事长。

高俊芳或许有小聪明,有心计,但缺少真正的商业智慧,更缺少对疫苗这种公共卫生产品的敬畏之心。她恐怕还会为此付出更大的代价。

公众遭受的损失更大。只顾赚钱、忙于造假、心存侥幸的长生生物,给公众心理带来了沉重打击。

分享: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