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网商
登录/注册

从外卖小哥到月入两万的城市经理,他在无锡见证外卖大战

iwangshang / 王安忆 / 2018-06-15

摘要:走投无路之下,赵军辉成了一名外卖小哥,短短三年间,他升任区域经理、城市经理,他说要感谢这个飞速增长的行业,更要感谢自己的前辈和兄弟。

点我达无锡市城市经理赵军辉_meitu_3

文 / 天下网商记者 王安忆

编辑 / 翁菲

下午两点,点我达无锡市城市经理赵军辉再次拿起发烫的手机,给电话那头的员工仔细交待工作要点。“618电商大促”一触即发,点我达将负责配送部分天猫超市的货品。“我要跟他们敲定测试系统的时间和地点,一定要在线下送一遍货,才能及时发现问题,反馈给技术。”

三年前,赵军辉还是一名普通骑手,每日辛苦奔波一线,一单一单跑出6000元的月收入,现在,他已经是一名城市经理,月薪2万,他说这要感谢前辈的提拔,兄弟的支持,他才能还清债务,改写人生。

赵军辉与骑手们_meitu_8

赵军辉与骑手们

欠债

赵军辉今年32岁,河南人。2012年,他与朋友在江西都昌开了一家安防公司。

一次,公司接下一所小学的安防工程,为了做好这个大项目,赵军辉先行垫付了数十万工程款,里面有他的全部积蓄,还有找朋友借的10万元。工程临近完工,校方的负责人却被双规了,款项没批下来,垫付款打了水漂,公司一下就倒了。

赵军辉认栽,但欠款必须要还,顾不上刚刚怀孕的妻子,2013年4月,他跑去上海,在南京路上做起了交通协管员。8个月后,妻子生产,他匆匆赶回江西,白天去县城开货车,晚上洗衣做饭照顾妻儿,靠每月赚到的3千块钱,勉力撑起一个家。

2015年春节,有人介绍赵军辉去当海员,可以“月入过万”。可一想到从此要孤零零地漂泊海上,与家人天各一方,赵军辉犹豫了,他恳请妻子再给自己一年的时间,他还想去上海闯一闯,这次失败了就去做海员。过完年,赵军辉揣着1千块钱,再次来到上海。

赵军辉落脚在奉贤一个月租200元的小房间里。每天一早,赵军辉就坐车往市区赶,一看到路边有物流公司,他就找上门问招不招货车司机,从市区回出租房要花近3个小时,赵军辉为了节省时间找工作,经常在外过夜,一个月里,他记不清自己睡了几次自助银行、KTV大厅,直到中介公司传来消息,有一家叫“点我吧”的外卖平台正在招人,每个月能拿6千元的收入。

2015年3月26日,赵军辉加入点我吧(点我达的前身),正式成为一名骑手。

现在赵军辉还是会在空闲的时候跑单_meitu_7

领导

骑手这行非常辛苦,每月能赚六七千元,赵军辉自己留个五六百元,其余悉数交给妻子。他舍不得吃肉,烫个青菜,下点面条,就是一顿饭,回头电话里却眉飞色舞地告诉妻子,“送外卖真好,我今天又吃了红烧肉。”

一次,赵军辉被一辆违章货车撞了,小腿骨折,至少需要卧床半个月。区域经理赵德棚忙前忙后,一日三餐给他送饭,还送他去医院治疗换药,赵军辉感激之余也很心焦,半个月的收入要泡汤了,好在肇事司机赔了6000元。打完石膏的第10天,赵军辉按捺不住,拖着隐隐作痛的小腿又上工了。

因为担心骑手送单出事,公司从不鼓励兼职,但赵军辉为了每月多赚一千元,偷偷干起了代驾。为了不让领导知道,他每次凌晨回宿舍前,都会去门口小店买瓶白酒,洒在自己身上,装作刚与朋友聚餐回来。赵德棚对此心知肚明,可也知道他确实着急用钱,所以并没有戳穿这个秘密,只是时不时提醒他要多注意休息,不要把自己搞得太累。

一个深夜,赵军辉把客人送回上海宝山,下车后发现四周伸手不见五指,连块路牌都看不见。那个晚上,他开着手机导航,沿着小路步行了足足4公里,才看到上海大学的夜班车站,当他坐了2个小时的车回到虹口,走进宿舍时已是凌晨4点半。

走夜路的时候,赵军辉想了很多,觉得两份工作实在过于分散精力,从此一门心思做回了骑手。

晋升

随着外卖行业的兴起,每天都有新的区域要开拓,每天都有新的员工在加入,慢慢地,赵军辉也带起了徒弟。

一次,赵军辉参加公司内部分享会,他的演讲引起了总部领导的关注,领导会后问他,“你们站点的区域经理每天在做什么?”“我们经理什么都不做,每天就睡觉。”赵军辉的回答吓了大家一跳,但他接着解释,“因为所有事情都在一线骑手这里消化了,我们也不会给经理找麻烦,他当然每天睡觉就行了。”赵军辉说,要是经理整天忙前忙后,那就说明领导有问题,经理只需要开好晨会,定好制度,公平考核。

2015年10月,分享会两个月后,赵军辉意外接到通知,自己将升任区域经理,负责在上海周浦开辟新的城市站点。赵军辉赶紧找临近团长付加兵求教,骑手怎么招募、团队怎么建设,商家怎么拓展……赵军辉一股脑儿记在了本子上。

周浦地处浦东,人口密度较低,此前一天的外卖量只有一千单。赵军辉琢磨着,这样的单量根本无法保证骑手的收入,必须将周浦周边的浦江、三林、惠南一并拓展开来。

思易行难,周浦和惠南之间隔着足足27公里,赵军辉每天孤身一人,骑着电瓶车往返于四个区域之间,招募骑手,拓展商家,不到半年,他竟拉起了一支两百多人的队伍,从零单量做到日均五千单,骑手月均收入六千,他自己的收入也稳定在八千左右。

赵军辉在家里给骑手做培训

2016年5月,赵军辉把最后一笔欠款打给朋友,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又一次接到了领导的电话,通知他转战陆家嘴。

兄弟

陆家嘴与外滩隔江相对,按照金融开发区的管理规定,中心位置方圆500米范围不允许电瓶车进入,骑手只能步行送餐,因此,陆家嘴被外卖界公认为上海最难拓展的区域。然而,陆家嘴的外卖需求量又非常大,点我达急需一个有经验的经理来协同管理。

为了帮赵军辉顺利开展前期拓展,周浦的骑手兄弟们自发组成了10多人一组的小分队,每天往返30公里的路程,轮番赶来陆家嘴助阵,这让赵军辉感动不已,“他们都是我的兄弟。”

2017年4月,刚把陆家嘴业务送上正轨,赵军辉又接到了新调令,公司指派他前往无锡支援新城开拓。

从招募骑手,到开班培训,赵军辉亲力亲为,最多的一天,他开办了5场培训课,每一场都有100多个新人报名参加培训。可是新人要上路跑单,还是得靠老骑手来带,这一次,上海的骑手们又一次帮了赵军辉大忙,不少人选择转战无锡,再次与兄弟们并肩作战,赵军辉分外踏实。

赵军辉在2017年获得星火讲师证书_meitu_10

赵军辉2017年获得讲师证书

无锡人口超过650万,每天有80多万用户通过APP点外卖,目前,无锡线上日活跃的点我达骑手达一万多人,按照规模管理层最起码配备20人,但赵军辉的团队只有8个人,运营顾问和区域经理,都是他在上海并肩作战过的“战友”。

大战

2018年4月1日,滴滴外卖强势进军无锡市场,“万元保底”的月薪承诺让骑手纷纷改换门庭。5毛钱一份的海南鸡饭、1元一杯的奶茶,也引爆了外卖单量,各家平台迅速跟进,甩出大把优惠券加入战团。

滴滴和美团的战争,同样波及到了点我达,骑手每单配送费用翻了不止一倍,骑手日均收入都在1000元以上,超过2000元的骑手也为数不少。

微信图片_20180606213603_meitu_6

为了打好这场大战,点我达其他城市的骑手陆续赶来无锡助战,苏州站出了1600人,常州站出了500多人,杭州站出了200多人……大战过后,补贴恢复到正常水平,出乎赵军辉意料的是,点我达无锡站的日单量不仅没有降,反而比大战前翻了3倍,大战之后,市场变得更大了。

赵军辉永远记得,当年自己是怎么被领导发掘走上管理岗位,他也相信“千里马常在而伯乐难求”,所以时刻留意着自己管理的骑手,看看有没有好苗子值得培养。

点我达无锡站点的照片墙_meitu_4

点我达无锡站点照片墙

就像无锡江阴的区域经理徐业峰,刚兼职做了2个月的骑手,就被赵军辉委以重任,徐业峰也不负所托,短短几个月江阴的单量从日均20单增加到2万多单。

“没有前辈的提携,兄弟的支持,就没有我的今天。”赵军辉希望,自己也能像前辈,改变更多骑手的命运。

分享: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