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网商
登录/注册

摘掉固有标签,她们把生活过成了自己想要的样子

iwangshang / 网商君 / 2018-05-29

摘要:即使身处困境也要自强不息,通过电商,“魔豆妈妈”们找到了自己的价值。

1

文/生意参谋

凡又军说自己不是一个擅长拥抱变化的人,只是很多时候生活把自己逼迫到悬崖边上,不得已了只能往下跳,“我不知道下面接住我的会是什么。”

尽管她并不喜欢,但“倔强”却是过去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最贴近凡又军的一个性格标签——身边的人说,“学着过安稳日子”,但她转眼就借钱买回一台电脑;身边的人说,“做手工来钱快”,但她却自学电脑知识,尝试在互联网寻找自己的机会。

“我的双腿不能动,但我依旧能靠双手去生活”

很多人在遭遇生活的重创后便陷入自怨自艾,但凡又军却庆幸自己还有一双灵活的手。

从过去到现在,凡又军从来不知道独自站立是什么感觉,轮椅是她如今唯一的代步工具,所以很多时候并不是她在挑选工作,而是工作在挑选她。

家人和朋友其实早早就为凡又军做好了打算,做一些简单的手工活,不会太累结钱又快,“只要能够解决自己的温饱,就算是最大的恩赐了”。但倔强的凡又军偏偏不听话,跟几个亲戚朋友借了一轮钱,置办了自己第一台电脑,“当时听人说,网上会放出很多招工信息,而且接活结账都不用见面,很是方便。”

可事情总是说起来容易,凡又军买回电脑的新鲜劲还没过,就遇到了不小难题,“刚开始的时候,真的是连开关机都不会,更别说如何上网了”,而家人的不理解,也在无形之中给凡又军带来了几乎要喘不过气的压力。

2

好在靠着自学与不断请教,凡又军终于学会了最基础的上网技能,“那阵子,几乎所有能赚钱的兼职都做过,有的活一次只能赚一毛两毛,但就像魔怔了一样,都不肯丢掉”,刚学会上网的第一个月,凡又军累计赚到了二十几块钱,虽然比家人安排的手工收入少得多,却依旧让她激动的又哭又笑。

但同时,她也明白零散的网上兼职并不是一条长久出路,于是凡又军又开始了自己的盘算。

2010年,她加入了多年来与阿里巴巴合作“魔豆爱心工程”的武汉阳光职业培训学校,并成为一名“魔豆妈妈”,开始运营自己的淘宝店铺。

“我不懂商业道理,只知道这些改变了我的生活” 

“其实从开始淘宝店到之后的几年,家人和朋友的反对声就没停止过”,现在的凡又军回想起那个时候,还有一丝庆幸,“好在有其他魔豆妈妈相互鼓励,而且阿里巴巴的老师们也经常开导帮助我。”

凡又军习惯把来武汉为魔豆妈妈群体进行相关店铺运营培训的阿里巴巴员工称为“老师”,在她看来,这群人总是能将复杂深奥的商业理论转变成通俗易懂的话语,并分享给自己,“老师们知道我们需要什么,也知道我们能听懂什么”。

生意参谋小二弘人已经是第二年前往武汉对魔豆妈妈们进行数据分析知识培训,尽管已经几次让凡又军可以改口直接喊自己的名字,却最终都以拗不过作罢。他坦言,包括凡又军在内的魔豆妈妈群体从成立至今,其实早已象征着一种自强不息的精神,“在我们看来,弱势群体并不是她们的身份标识,她们只是普通女性,就像我们身边的任何一个女性一样;其次,她们还是创业者,在面对生活压力和旁人的不理解时,依旧能够坚持自己的初心,做好自己的事情。”

3

“但同时,”弘人也表示,“如何将专业性知识转化地更为口语化,是培训工作的关键。”

目前凡又军已经习惯每天打开生意参谋查看自己店铺不断变化的信息,作为阿里巴巴官方打造的全渠道、全链路数据平台,生意参谋的很多功能对她来说还显得有些专业,“所以我们需要有人能帮助我们进行解读,进行学习。”

4

仅2017年,凡又军经营的两家淘宝店铺销售额便超过了50万元,这个数字对以前的她来说简直难以想象。而现在,她也在为鼓励和帮助其他魔豆妈妈做着努力,“在我最艰难的时候,有人向我伸出了援手;而现在,我想把这双温暖的手继续伸给有需要的人。”

魔豆妈妈有话说

凡又军:虽然我们因为种种原因,常被定义为“弱势群体“,但这也不能成为苟且生活的理由。

何柠羽:即使身处困境也要自强不息,并尽自己所能帮助有需要的人。

蒋丹丹:这个群体不是代表了贫困和低保,而是代表我身为一个女性,也有能力和义务扛起一个家庭。

徐维:自强、自信、勇敢,并在过程中通过自身努力实现自己的价值,因为我知道我身后总有给予我帮助和支持的人们。

分享: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