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网商
登录/注册

新匠人创业:广州向左,杭州向右

iwangshang / 余婷婷 / 2018-05-01

分享:
摘要:在传统手工艺和老字号借由淘宝、天猫平台重获新生的过程中,以杭州为代表的江浙地区一路高歌猛进,曾经以锐意进取著称的广州,反而落在了后头。

新匠人创业:广州向左,杭州向右

图 文|余婷婷

4月24日,一把在澳洲天猫新零售快闪店Tmall Home中展览的朱家“紫金帝王壶”,以近3000元的价格,被当地一位华人博主一眼相中,收入囊中。

朱家指的是朱府铜艺。绍兴有一句俗语“嫁女的铜,朱家的工”,说的就是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朱府铜艺。传承了5代人的“朱炳仁铜”是中华老字号、享誉世界的中国民间工艺美术精品。一百多年前江南大户人家嫁女儿,有一套朱家做的铜盆、铜镜、铜锁妆奁,女方在夫家才腰杆硬,有底气。

2015年,“朱炳仁铜”在天猫开出品牌官方旗舰店,据相关负责人称,销量以每年30%~40%的速度上升。不仅收获一众国内消费者,海外买家也纷至沓来。一位新加坡买家在天猫店下单了一件售价1万8千元的关公铜像,客服提醒消费者国际运费价格不菲,但对方仍坚持要买。

新匠人创业:广州向左,杭州向右

朱炳仁铜此前多作为“国礼”出现在外交场合,这就是送给前美国总统奥巴马的“五牛积福”铜雕

除了线上,“朱炳仁铜”还从江浙北上、南下,在北京前门、故宫、798、成都宽窄巷子等超级流量汇聚地,开出了近40家铜器概念店,做得风声水起。

与“朱炳仁铜”形成鲜明反差的是,被列为广州非物质文化遗产的西关打铜却在新商业时代落伍。不仅触网者少,偶有开设网店的,也没有认真经营,导致销量平平,生存维艰。

互联网的“长尾效应”,已经使得越来越多小众的传统手工艺和老字号迎来了春天。它们借由淘宝、天猫等电商平台,不仅实现了“卖周边”,还实现了“卖全球”。在这一浪潮中,以杭州为代表的江浙地区一路高歌猛进,曾经以锐意进取著称的广州,反而落在了后头。

“苏州样,广州匠”已成往事

在杭州的河坊街,有一座金碧辉煌的私人铜艺博物馆,别称江南铜屋。它的主人正是铜雕技艺的国家级传承人朱炳仁,也是浙江一家有着140年历史的打铜铺子“朱府铜艺”的第四代传人。铜屋沿用了典型的江南民居风格,占地约3000平米,回廊穿连,厅楼叠筑。除了墙面与地板之外,门、窗、屋面、立柱、家具等全部采用铜质结构和装饰,总共耗费近百吨铜。

铜旧时称“金”或“吉金”,铜器的生活史可追溯至千年前,陆羽《茶经》中即有铜茶器的记载。重庆、茂名、绍兴等城市,都可寻觅打铜街的影子。“苏州样,广州匠”,清中叶之后,铜器制作首推江浙与广州。

新匠人创业:广州向左,杭州向右

广州的骑楼老街

然而,历史的钩沉已成往事。“才刚刚起步。”一位熟悉情况的政府公务员,在谈到广州市非遗、手工艺的商业化探索时如是说。

西关打铜江湖的明星人物,紫彦堂的卢俊成与天程铜艺的掌柜苏英敏,从2012年起便开始摸索“触电”,7年过去了,网店却近乎“长草”,可以说是起了个大早赶了个晚集。

新匠人创业:广州向左,杭州向右

恩宁路铜器店,常见的生活器皿

2011年广州亚运会期间,“紫彦堂铜艺店”在荔枝湾开业。在此之前,卢俊成花了近一年时间,寻访西关的打铜匠人,向他们订货。两年的蜜月期后,亚运会的影响日趋式微,线下流量大不如前。卢俊成在上大学的儿子的鼓动下,开设了紫彦堂的淘宝店。从客服到商品上架、发货全部由儿子一手包办。

新匠人创业:广州向左,杭州向右

卢俊成在紫彦堂里修缮一把铜壶

“几乎不敢想象,6万一个的壶,也有人(仅看图片)就直接下单的。”尽管卢俊成对电商的理解有限,但不妨碍紫彦堂线上的成功,在没有任何推广的情况下,月销量最高达20万元。然而,儿子大学毕业,从事金融行业之后,紫彦堂的网店因卢俊成缺乏运营能力而日渐荒废。

苏英敏的父亲苏广伟是西关打铜的“始作俑者”,留着一头长发,蓄着颇具古风的长胡须,辨识度很高。他所创立的天程铜艺是西关打铜的旗手,除了恩宁路有两家店铺之外,在白云山、文明路等地,另有三家分店。

新匠人创业:广州向左,杭州向右

恩宁路骑楼街下的铜器店

天程铜艺始于1998年,初期经营很不理想。铜器店需要靠旁边安装的一部公共电话,每天收取几块钱的电话费来“养”,有时候还要倒贴苏广伟的退休金。2007年少掌柜苏英敏接手之后,天程才进入盈利期。2012年春天,苏英敏推动天程铜艺“触电”。电商给天程带来了可观的收入,当年线上销售的营业额甚至超过了过去十多年实体店营业额的总和。

新匠人创业:广州向左,杭州向右

天程铜艺老店里,挂着苏广伟的毕业照

然而,在耕耘了近七年之后,网店的经营状况似乎并不理想。天程旗下有两家淘宝店,级别均不到皇冠。据笔者统计,包括半手工、机械化制作的铜工艺品在内,每月销量总数不足40件。苏英敏声称,现阶段网店并不是天程的重点业务,因此“更愿意外包经营。”

产品创新能力是最大掣肘

“新审美、新技艺、新链接,这三个东西代表着新的匠人的出现。”财经作家吴晓波在他主导的百匠大集的主题日上曾如是定义“新”。某种程度上,传统工艺也曾是顺应当时的时代需求、审美潮流而产生的生活用品或产业。所谓传统新生,归根到底是使之回归当下的生活需求。新审美与新技艺,正是产品创新能力。

在一张老照片里,苏英敏留着“杀马特”的发型,气质桀骜不驯。“单纯的做那些锅碗瓢盆,等于死路一条。匠人吃不上饭,要饿死了,还谈什么传承。”十年前,他一经接手天程,立即着手改良产品设计,推出车载挂件、铜算盘、铜鸟笼等。但从其线下线上销售的品类来看,产品创新能力始终是西关打铜的掣肘之一。

近三年来,苏英敏在朋友圈中七次提及“朱炳仁铜”。从2009年开始,他已至少五次造访河坊街的江南铜屋,表示“羡慕不已”,并调侃称“顺便偷师”。从行文之间,可见他希望学的主要是“产品设计”。

1983年3月,朱德源书画社在杭州浣纱路开张,这是中国改革开放后的第一家民营画廊。书画社的主人是朱炳仁的父亲。朱炳仁自幼受其耳濡目染。不惑之年,他才开始钻研铜艺,自然而然地将书画艺术与铜艺结合,并尝试将铜与建筑融合,拓宽了铜艺的边界。

2000年,朱炳仁被列入联合国开发计划署《二十一世纪封面人物》,雷峰塔、峨眉山金顶以及G20主会场中的铜雕壁画《遥望》,皆出自于“朱府铜艺”。

新匠人创业:广州向左,杭州向右

朱炳仁(左)和朱军岷(右)父子手中拿的正是“帝王紫金壶”

2006年,因天宁寺大火而发明熔铜技艺之后,朱炳仁便尝试将铜与中国山水画结合。2017年,朱炳仁曾带着展地40平方米的当代熔铜艺术作品《宋画迷宫》参加了北京太庙展和威尼斯双年展。

朱炳仁的商业经营策略是以铜雕建筑、熔铜艺术切入中高端艺术品市场,提升品牌知名度与美誉度,培育文化IP。同时结合电子商务以及工业制造,开创朱炳仁铜文创品牌,设计开发、制作、销售适应普通人消费的工艺礼品、家居摆件、和生活器物等。

在把铜做成一门性感的生意方面,文创企业“铜师傅”的创始人俞光走得更远。这家位于杭州桐庐,由上市卫浴企业孵化出来的线上文创企业,在不到三年时间里,全年营收就已超过了母公司,达到3亿元。不仅获得了顺为资本、小米生态链等超过1.1亿元的投资,还获得了中国国家博物馆的馆藏文物IP授权,今年销售额预计为10亿元。目前公司已经有600多人,手工匠人占了三分之一。

新匠人创业:广州向左,杭州向右

铜师傅

俞光在不同的场合津津乐道过与雷军的交情。“雷总和我说,既然我们是艺术品的做法、工业品的卖法,那可不可以请一个艺术大师或者明星给我们的艺术感背书。”回来之后,俞光立即联系六小龄童寻求合作,随后又和中国国家博物馆签约,联合出品新中式家具。融合文化IP的价值,俞光把传统又冷门的铜做成爆品。

电商之都,近水楼台先得月

互联网将小众的商品、传统技艺,与无数潜在的消费者链接起来,从“卖周边”到“卖全球”。“铜师傅”完全是一家线上品牌,从产品到运营,将互联网运用得得心应手。

“铜师傅”的新品发布,通常采用淘宝众筹的方式。2016年,“大圣之大胜”以947万的累积金额,创造了淘宝众筹设计类目的最高纪录,2017年其淘宝众筹产品黑胡桃餐桌椅“桐木主义”又以1256万再次创造奇迹。俞光曾对《天下网商》称:“仅大圣归来这一单品成交过千万,相当于线下同行5年的销售业绩。”

不单是铜艺,在匠人与电商联姻方面,杭州可谓遍地开花。2017年5月,包括“朱炳仁铜”在内的九家杭州传统文化品牌,与北京的颐和园合作,推出一了系列的定制产品“皇家礼物”。这些创新产品以众筹的形式,在淘宝“特色中国”频道发布。

众筹平台的引流是惊人的,但更为重要的是,淘宝正在逐渐改造着这些品牌的商业模式和品牌认知。据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监测数据显示,2017年,淘宝上各类特色商家已突破10万家,成交金额占淘宝总成交额的20%,已成为淘宝多元化市场的中坚。特色商家包括匠人、设计师、IP形象等。

与此同时,阿里巴巴另一新零售平台天猫,于2017年春天启动“中国匠人 ”计划,截至目前,共扶持了 281 个国内品牌,带动铁锅、油纸伞、柳编、陶瓷等品类的 80 名商家在天猫的同比增长提高 100% 以上。今年3月下旬,2018年的“中国匠人”已高调启动,目标直指孵化20 个千万级以上的匠心品牌。

淘宝、天猫逐渐变成人们的生活方式时,也悄然塑造着杭州的城市文化与电商创业氛围。除了新匠人之外,新的匠人电商平台、配套金融服务体系、信息服务平台也在杭州纷纷涌现。据悉,今年3月中旬,位于杭州的匠人手作电商平台“东家”,完成1.1亿元B轮融资。据悉,目前东家平台已有超过5000匠人入驻。

2017年7月,首份《中国匠人电商生态观察》在云栖小镇发布。其中提到匠人互联网化催生出“新一线文化城市”,杭州位居榜首。在这一方面,广州则难免相形见绌。据笔者了解,除了西关打铜之外,广彩、广绣等传统手艺“触网”之路也同样坎坷。

在所有的城市文化符号中,广州的官方更喜欢强调“千年商都”。临南海襟珠江,位于改革开放的前沿,四十年的发展也形成了广州稳定的产业结构——制造业、外贸与总部经济,相较于轻盈灵巧的杭州,显得“大”而“重”。

诚然,“广货通天下”绝非虚言,在阿里研究院所公布的淘宝村、淘宝镇排名中,广州依然是个中翘楚;淘宝、天猫上,广州的卖家、品牌也不在少数;至于跨境电商,广州则多年蝉联第一。但在细分领域,如个性品牌、匠心品牌创新方面,广州的氛围则明显不如杭州。

广州在试图改变。今年广府庙会上,由越秀区文化部门指导的,非遗整合平台“广府汇”正式对外宣布成立,苏英敏任CEO。该平台由十余位“非遗二代”自筹资金成立,没有接受任何外来资本。

新匠人创业:广州向左,杭州向右

广府庙会上,苏英敏与他其他非遗传承人合照

据苏英敏介绍,“广府汇”是一个资源整合平台,也是一个创业项目孵化器。他们从父辈和师傅手里接棒,希望以年轻人喜闻乐见的形式推广传统非遗项目。去年广州《财富》论坛期间,广府汇推出了六件套的非遗产品伴手礼,内含广彩茶杯、宫灯、通草画等迷你作品。广府汇的淘宝店铺,也于2017年12月8号悄然上线。

今年4月18号,苏英敏在朋友圈中发出招聘广告,称广府汇正在寻找合作伙伴众筹运营商和淘宝代运营团队,希望通过引进“外脑”,在文创电商营销、产品开发设计等方面谋求突破。

分享: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