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网商
登录/注册

反传销人士陈鑫:在救人时,洗去曾经的罪恶

iwangshang / 宁函夏 / 2018-01-10

摘要:新年来了,人们要回家,陈鑫又要忙活起来。对于那些对传销有执念的,家人团聚的时刻就是给予反传销人士反洗的时间。

1234

文 / 天下网商记者 宁函夏

2017年9月过半,陈鑫的手机开始忙起来。每天上百个好友申请,电话不断,他几乎在连轴转。

陈鑫的微信就挂在淘宝店里,求助者、热心人士、好奇的、采访的、申请加入的,都想和他聊聊。来者不拒,他接受了两家媒体的采访,99%的时间,在反传销解救的路上。

“想加入的我都婉拒了,又不是公司,没钱、辛苦。心里没有坚持的东西,干不长。”

2016年,陈鑫开了一家提供反传销服务的淘宝店“fcx120”。他自称“反传销小二”,服务于那些异地的,面对亲情破碎、朋友反目的陌生人——他们通过淘宝验证留存的一丝信任,下单、等待解救,然后“确认收货”。

2017年9月,我对他进行了采访。这是一次历经波折的采访,前后和他沟通十多次,最终得以乔装打扮、转战千里,全程跟踪采访反传销的关键一幕。

肖虹,山东临沂人,去年刚大学毕业,问同学借了69800元,在表亲的“介绍”下去广西南宁的传销组织待了1个多月。8月底,肖虹的父亲在网上找到陈鑫,通过电话介绍了女儿的情况。

陈鑫做了13个小时硬座来到山东临沂,对肖虹进行了8个小时的反洗(反洗脑)工作。

“当初我全家、亲戚同学都被我拉去了,结果我当上‘老总’发现连个毛都看不见。现在我欠了一屁股债,你也要这样么!”

这是真实的陈鑫,一个做过传销的反传销者。当年大学毕业,他被朋友拉入了传销组织,三年后,他荣升“老总”。能当上“老总”,说明他直接或间接发展了29个“69800”。

“月工资10万到99万,分红累计1040万。”谎言被其他“老总”揭开,陈鑫选择逃跑。

现在的陈鑫,言语铿镪、逻辑清晰、有理有据。洗脑和反洗千差万别,恍惚间有了统一的画面。可终究是不一样的,一个是地狱,一个在人间。

反洗工作看似简单却要消耗很多。要懂传销流程、阶层安排、术语规则等,然后用法律、事实一一攻破,这是一项浩大的对话。敌人建筑了一个月的童话城堡,你要在最短时间击破,必须切中要害,既稳又狠,倾尽所有。

对于陈鑫,这是一份痛的真实,又快乐的可爱的工作。

有一位山东菏泽的受害者,是个50多岁的中年人。对方一听陈鑫要“诬陷”自己的组织,立刻翻脸,把陈鑫的包扔了出去。

最危险的时候,对方直接跳起来把他摁在地上打。

陈鑫接到到一个单子,对方是位医生。医生的母亲被骗去1年多,一直在传销组织待着。医生骗母亲回来检查身体,让陈鑫找时机出面反洗。陈鑫借了身白大褂,在对方检查身体的时候伺机晃了个眼熟。第二天医生请妈妈和“同事陈鑫”一起吃饭,在饭桌上进行了一次成功的反洗工作。

“戏精”陈鑫只出现在反洗前的唠嗑环节。每一次他都提前和求助者商量好自己角色,有时候是同学,有时候是同事。他会编好两人的“共同回忆”,企图借此让受害者卸下心防,打开话题。

文章出来后,他的淘宝店在某一个瞬间爆发。留言太多,他一人打理不过来,第一次设置了自动回复。

陈鑫觉得自己可以走出传销的阴霾了。当初选择反传销,亦是想完成自我救赎。现在,救的人多了,感谢的话和挽回的家庭在慢慢洗去罪恶。

但世间的热闹也只是世间给予的。欠着亲戚十几万,相互间仍旧不联系,“我也不想这样,可害怕一联系就会问我要钱。”

新年来了,人们要回家,陈鑫又要忙活起来。对于那些对传销有执念的,家人团聚的时刻就是给予反传销人士反洗的时间。

分享: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