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网商
登录/注册

还在吃原谅色猕猴桃?这个将军县出了奢华“黄金果”

iwangshang / 张晨 / 2018-01-05

摘要:在出过59个将军的金寨县,一群新型农民要让黄心猕猴桃成为脱贫“黄金果”。阿里巴巴也来了。

文/ 张晨

小雪过后,林春田才第一次吃到自己种的“皖金”黄心猕猴桃。在藤上养了足足180天的果子捂了一段时间,终于卸下愣头青似的固执,释放出甜绵的香气。

在这个位于大别山主脉北坡的国家级贫困县,几乎没人知道这里还能出猕猴桃。林春田在金寨过了70年,以前从未听说过有人种猕猴桃。

2015年,林春田决定把自家的八亩梯田流转给经营猕猴桃的农民专业合作社联合社。如今,金寨县第一批规模种植的“皖金”终于开花挂果了。林春田们亲手种出的黄心猕猴桃每一颗都有拳头大小,天猫双11期间,它们还贴上了小小的阿里巴巴“淘乡甜”地标品牌保护计划标签,躺进量身定制的绿色纸箱,直抵北京、上海、杭州的消费者门前。

还在吃原谅色猕猴桃?这个将军县出了奢华“黄金果”

淘乡甜天猫旗舰店

这是村民和金寨政府、猕猴桃经营企业、研究机构和阿里巴巴共同给出的答卷。近6年里,他们不断投入,反复试错,合力摸索一套基于专业化种植和电子商务的精准扶贫方案。至今,有超过500户贫困家庭参与进来。

“皖金”:来自22万亩野生中华猕猴桃林

种庄稼、茶叶和出外闯世界一度是金寨农民仅有的出路。

“九山半水半分田”,耕地破碎,交通不便,金寨是中国第一批国家级重点贫困县。根据金寨县政府办公室2016年底发布的数据,当地仍有贫困家庭3万户,贫困人口6.6万。

林春田比新中国年长两岁。他出生那年,晋冀鲁豫野战军三纵八旅千里跃进大别山,县城解放后,十四五岁的后生都跟着刘邓继续南下“闹革命”了——金寨也是著名的将军县和革命老区,出过1位上将、8位中将、50位少将。希望工程著名的“大眼睛女孩”、最近当选安徽团省委副书记的苏明娟,也来自金寨。

大别山的天然资源让当地出产了六安瓜片、板栗、天麻、茯苓等有口皆碑的特产,但由于大多缺乏品牌和销路,经济效益并不明显。现在,林春田没想到,小时候上山打柴时扯来充饥的那种拇指大小的“野杨桃”,可以变成自家脱贫的黄金果。

林春田记忆中的“野杨桃”,正是金寨境内约22万亩的野生中华猕猴桃林。2011年,有常年在外经商的金寨人,成立农民专业合作社,尝试专业化种植猕猴桃。但最初从四川引进的“红阳”品种,三年后开花结果时爆发了大规模溃疡病。

转机出现在2014年。曾在金寨县挂职副县长的安徽农业大学何金铃教授,邀请多年研究猕猴桃的同事朱立武教授出山,参与组建了安徽农业大学金寨县猕猴桃产业联盟。

为彻底阻断外来病源,朱立武向联合社推荐了自己从金寨那22万亩野生猕猴桃里选育的全新品种“皖金”。

不仅如此,“皖金”从建园、种植到采收,每一步均有统一标准,不必摸着石头过河。

这让包括林春田在内的村民们有了尝试的信心和底气。

“不让我做啥,我偏要做啥”

梅山镇龙湾村妇女主任刘泽菊决定种猕猴桃的时候,身边好多人猜测她被搞传销的给骗了。

丈夫常年在苏州打工,刘泽菊独自照顾两个孩子,每月工资2000块出头,日子紧紧巴巴。大女儿快要高考,小儿子还在上幼儿园,刘泽菊一直寻思着“干点自己的事”。

过年好不容易团聚几天,丈夫冲她嚷:“家里钱都让你花没了。”

刘泽菊憋着一股不服。“小事随他去,大事还是要听我的。”她总结:“种猕猴桃就是大事,不让我做啥,我偏要做啥”。

2014年秋天,刘泽菊小跑着找流转土地经营权的村民签协议,两天跑了19家。流转来的46.8亩地全部种植“皖金”猕猴桃。一个星期后,挖掘机就把田全整完了。

还在吃原谅色猕猴桃?这个将军县出了奢华“黄金果”

龙湾村十来位贫困村民和留守妇女被刘泽菊动员到家庭农场劳动增收

三年下来,刘泽菊的投入已超过百万,包括政府小额贴息贷款、项目经费、自家积蓄和亲友处借来的钱。这在许多村民眼中仍然是个“非主流”选择,更不用说御险能力更脆弱的贫困户了。

把自家的田交给猕猴桃这种新鲜玩意儿,林春田一开始心里也打鼓。这三年里,田租让一家六口不缺粮食,合作社每月还另发2000元基本工资。合同里同时承诺,以后猕猴桃效益好了,产果和销售的利润可以分红。

“那不叫商品,只能叫土特产”

金寨人以前没见过什么经济作物能像猕猴桃这样种得精细。

植株与植株的间距必须严格固定,禁用任何化学合成的农药、肥料、生长调节剂,施肥要看有机质和树势测算结果,像给娃娃补营养一样按量滴灌……

这三年天公不作美,樱桃开花后压过大雪,夏季连续四周高温,一滴雨水都不见,但刘泽菊的家庭农场依然表现出色,据现场指导的专家估算,2017年该农场盛果期亩产可达1500公斤。

“技术服务公司来指导管理,销售公司来负责收购,安徽农业大学的教授一个月来一两次,就按他们的思路干,都是有科学依据的。”刘泽菊说。

她提到的技术服务公司和销售公司,都属于金寨金果乡猕猴桃农民专业合作社联合社。

2014年,10家最早种植猕猴桃的合作社共同发起联合社,这种组织形式在金寨尚属头一回。这群分别投资了上千亩猕猴桃的发起人,都在外做过老板,而且都出身农村家庭。

联合社副秘书长姚成林生于安徽池州,在昆山有制造检验设备的工厂。他平时乐得以“新型农民”自居。

抱团发展、统一管理的模式是他们给金寨猕猴桃带来的一份大礼。

在姚成林看来,中国水果零售市场的规模连锁正在提速,驱使零售商重建供销链路,绕开层层周转和加价的批发商,直接向生产商寻求批量更大、品质稳定的果品。

“比如说,一个有一千家店的零售商通路就在那里,你没有大量统一的货给它,它为什么要理你呢?”姚成林说,“有量,东西好,自然不愁卖。但如果你家两亩、我家两亩,种出来的大小口味都不一样,那不叫商品,只能叫土特产。”

看到刘泽菊的家庭农场挂上“示范基地”的牌子,更多的农民来一起“折腾”了。

有些农民选择像刘泽菊那样,通过小额免息贷款和自筹资金成立家庭农场,由联合社下属的合作社帮助其按标准建园,仅今年就新增家庭农场28个。

还在吃原谅色猕猴桃?这个将军县出了奢华“黄金果”

还有一些农民在这样的家庭农场工作。贫困户叶丙发是个单亲爸爸,一个人拉扯两个孩子,无法出外打工。在刘泽菊的农场工作了3年,叶丙发已经是农机操作的熟手,年增收约1.5万元。

阿里巴巴来了

阿里巴巴乡村事业部农产品拓展运营专家王巍做过15年水果采购,从来没听业内人说起金寨出猕猴桃,更别说稀罕的黄心品种。

2017年5月,当地的农村淘宝小二提起金寨有个黄心果,王巍顿时来了兴趣。经小二牵线,联合社副理事长汪宪武带着王巍一口气跑了三个基地,其中就有刘泽菊的家庭农场。

他观察到一个有趣的现象:一片红心猕猴桃正在染病,而一旁的皖金安然无事。这个品种先天抗病害能力强,单果重量大约在110克到180克之间,比著名的新西兰佳沛金果个头还要大,果肉还自带凤梨香气;同时,它成熟期在11月中下旬,刚好和其他品种峰值错开。

还在吃原谅色猕猴桃?这个将军县出了奢华“黄金果”

这种猕猴桃天生个头大。有些猕猴桃产品会使用膨大剂,而“皖金”完全没有这个必要。

金寨的3万多亩猕猴桃全部通过绿色食品认证,其中6500亩通过有机生产认证。“果园虽然小块分散,但建园和种植都是标准化的,棚架间距、种苗脱毒、滴灌布置等种种细节都很专业。”王巍说,看完一块有带病植株的基地,汪宪武专门提醒他擦干净鞋底再看下一个;为防止传播带病菌的泥土,只能在沟边上走,不能踏进园子里去。

“农产品上行的一大难点就是标准化。只有前端好了,产品才会稳定,我们推广起来才会有价值。”王巍说,金寨对于猕猴桃已经形成较为清晰的产业规划思路,这正是农产品抵御市场风浪的内家功夫。

汪宪武第一次没明白王巍念叨的“农产品上行”是什么意思,但也感到“阿里巴巴这样的大公司过来,对我们传播声量很有帮助”。

一天跑下来,王巍觉得“有戏”。如果农产品品质长期稳定,即有望通过阿里搭建的供应链通路,通过天猫超市、零售通、盒马鲜生等,征服更多人的味蕾,双11一天售出170万斤的阿克苏苹果即是先例。而皖金有望通过互联网打造成新的爆款,同时又能带来兴农扶贫的社会意义。

还在吃原谅色猕猴桃?这个将军县出了奢华“黄金果”

专家参观指导“皖金”种植基地,右一为王巍

半年后的10月25日,金寨县与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阿里巴巴集团签署“金寨猕猴桃产业扶贫备忘录”,计划新建300亩猕猴桃扶贫示范基地。根据协议,粮食计划署将提供每亩一万元的支持,预计可吸纳200户左右的贫困家庭劳动力;而阿里巴巴参与销售等环节,利用其建立的直供直销产业扶贫模式帮助农民提高收入。

根据规划,阿里巴巴农村淘宝将参与设计皖金猕猴桃的品质标准,对果品统一入仓、集中质检、统一仓配,并以旗下“淘乡甜”为窗口包销第一年的皖金猕猴桃。

催熟之争

2017年天猫双11是皖金猕猴桃面临的第一仗。理想状况下,以最高标准精心培育的皖金有望被打造成“猕猴桃里的爱马仕”。

还在吃原谅色猕猴桃?这个将军县出了奢华“黄金果”

果农须戴上棉手套采收猕猴桃

在采摘时节,每个黄心猕猴桃获得的礼遇都近乎庄严。根据模型取样检测甜度、干物质等关键指标,每天每个基地出一张参数表,连续1个月。时机到了,果农剪短指甲,戴上紫色棉手套,手掌轻轻握住果子,大拇指按住果柄,先推,再拉,然后轻柔装篮;流水线按照克重区间将重量不等的果子分成三级,每个装箱贴标前再经一道检查,确认果形饱满,无刮痕无晒疤。

还在吃原谅色猕猴桃?这个将军县出了奢华“黄金果”

人工配合流水线分拣猕猴桃

双11过后,第一批买家秀上线了:“跟黄瓜一样脆,这是猕猴桃吗?”

汪宪武有心理准备,但还是“咯噔”了一下,脆对猕猴桃来说可不是个好词,尤其对愿意为每个7元的猕猴桃买单的消费者来说。

8月下旬,金寨气温一度超过35度;9月又连续4个星期阴雨连绵,那时“皖金”藤上的果子已经大过鸡蛋,正是积累糖分的关键期,也是汪宪武和王巍脾气最大的时候。

王巍5月到金寨时,汪宪武见面一看,来人背个双肩包,T恤外面罩件白衬衫,“清秀斯文,倒有点像大学生”。晚饭后,汪宪武再三表示“入乡随俗,尽一点地主之谊”,但王巍坚持要把自己的那份AA制结算,怎么劝也劝不通。

两人吵架的原因是猕猴桃鲜果零售的一大难题,催熟。

猕猴桃是典型的后熟品,若没有后续催熟工艺,有的直到放至干瘪也又酸又硬;但催熟过度,又会提前软化。

在果品发货前期,如果从冷库转进可控制温度、湿度及相关气体浓度的库里贮藏,根据估算的后续物流时间预催熟,可以保证送达消费者手中时刚刚成熟,既没有外观破损,又有最佳的口感和风味。

王巍提出一个7天的“死线”:“没有工业化的催熟手段,怎么保证消费者收到猕猴桃最多7天之后能吃?超过这个时间人们就没耐心了。”

汪宪武不明白为什么王巍在这一点上非要死磕,加之正为下雨的事心焦,他认为王巍不了解种植的具体条件,两人的嗓门都提高了几个分贝。

王巍解释,并不是因为电商消费者更加挑剔。“消费者对产品的要求一直是存在的,只是电商的反应更快,你能看得到。在线下,如果消费者不满意,在家里面怎么抱怨,销售商都是不知道的。电商的优势在于能快速地收集消费者的需求,并且去优化产品。”

“要高端,那么后续的品控也一定要高端,十次里面有一次不好可能就low了。”王巍说。农产品上行关键在打造品牌,品牌越好,能扶持带动的人就越多,而倒在品质难以长期稳定这一门槛上的农产品并不少见。

农村淘宝办公室的柜子上,常年有苹果、百香果、猕猴桃等一溜排开,这些都是种植地寄来的样品。王巍自己也用苹果来琢磨猕猴桃的催熟时间:“今年产量还小,进入盛果期产出几千吨时再来做,就来不及了。”

现在,种猕猴桃的“新型农民“都不自觉形成一个习惯性动作,拿到一个猕猴桃,托在手心里掂一掂,然后轻轻握一把。触感类似橡皮泥,果子味道正好。

“这不行嘛,还有点酸,”汪宪武皱起眉头,又拿了另一个,“这个更甜”。切开一尝,果然没错。

经过反复试验,从金寨发货的黄心猕猴桃在预催熟后,加上2到3天的物流中转时间,送达消费者后,3到5天即是品尝的好时机。

还在吃原谅色猕猴桃?这个将军县出了奢华“黄金果”

猕猴桃的“桃花源”

当年,同处大别山革命老区的安徽省凤阳县小岗村,18位农民曾经签下“生死状”,创下了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先例。如今,金寨的这些新型农民,也在做着很多大胆的尝试。

根据网上积累的消费者反馈,联合社总结了几项要在种植端解决的功课:初秋果树剪枝要彻底,让单果品质更好;控制采收期,今年曾经因为担心下霜而略提前,后来多晒了5天太阳,果子干物质指标就提升了近两个点,干物质越多,风味越浓……以前,一些农民认为“没必要那么精细”,但每亩地的商品果率不会撒谎。因此,这种情况正在逐渐减少。

天气预报说要下雪,联合社的会开到晚上10点30分:要增设新公司,一则吸纳种植户投资,最小额度为5万元,二则吸纳社会资源投资,三则用作股权激励留给未来聘用的职业经理人。对于种植户来说,理想情况下可以获得多种来源的收入,一是向销售公司卖猕猴桃的收入,二是销售公司卖出精品水果获得的利润分成,三是投资产生的资本收益。

姚成林边画思维导图边解释,这叫“把种植者的责任延伸到消费者口中,把消费端的利润返还到种植者手中”。若按照传统的利益链条,批发商把握渠道,果农难有议价权,进而滋生滥用药剂催产催熟、以量多求利润的现象,使果品质量和果农收益同时受损。

未来,农村淘宝将和企业、政府合作,将溯源机制在金寨发展起来,让产品品质与果农收益直接挂钩,激励果农严格执行种植和采收标准。

刘泽菊还记得,“皖金”开花的时候谷雨刚刚过。一簇胀鼓鼓的小铃铛坠在叶间,日头升起,奶黄色的花瓣破裂开,香气扑鼻,那是她第一次见到猕猴桃花。

还在吃原谅色猕猴桃?这个将军县出了奢华“黄金果”

“丫头,好漂亮的!”中午还没到下班点,父亲就打来电话。整个4月,老爷子每天清早站在农场高处,像点兵一样,“这棵还没开,那棵开了”。

分享: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