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网商
登录/注册

全职妈妈为了女儿变身外卖“跑单王”,还顺带瘦了20斤

iwangshang / 王安忆 / 2017-12-24

摘要:29岁的任晓翠,曾经的全职妈妈,在10个月前,为了女儿,她毅然按下了人生的快进键,成为一名点我达的骑手,最多一天曾送出80多单,在9月份还跑出了1万多元的收入。

文/王安忆

下午2点,任晓翠跑进厨房,搓热冻僵的双手,从柜子里拿出一筒挂面,抽出一半撒进煮沸的水里,面刚浮起来,她就往锅里添了把青菜,浇了圈酱油,然后将热气腾腾的中饭盛出了锅。

刚为别人送完中饭的任晓翠,没时间为自己认真准备一顿中饭,她早就饿过了点,却依然吃得狼吞虎咽,因为再过一个多小时,小女儿的幼儿园就要放学,出门之前,她要收拾好碗筷,洗晒完衣服,顺便把这个20多平方米的家拾掇干净。

29岁的任晓翠,曾经的全职妈妈,在10个月前,为了女儿,她毅然按下了人生的快进键。

持家有方的全职妈妈

任晓翠不到六点就起床了,她先把11岁的大女儿锦锦送到学校,然后折返回家,轻轻唤醒熟睡中的小女儿依锦。

理好书包,扎完辫子,母女俩冒着冷雨出门了,任晓翠向前倾着身子,每走几步,就用右手托起背上不断滑落的女儿。冷风吹来,依锦的两只小手绕过妈妈的脖子,紧紧捏住伞柄,不让雨水打到妈妈的身上。

任晓翠抱着小女儿依锦回家

任晓翠来自安徽,已经在杭州打拼了十年。一家四口仍挤在萧山区一间逼仄的出租房中,但坦白说,相比其他老乡,她家的条件不算太差。

丈夫在工地上做工程,一年能赚20万上下,可是这笔收入并不稳定,除了年底能分到一笔工程款,平日里若是遇上工地没钱结账,一家人靠万把块钱捱几个月也是常有的事。

为了操持好这个家,任晓翠养成了精打细算,量入为出的习惯。

每到周末,依锦总会缠着妈妈出去玩,除了玩具反斗城,她最喜欢逛超市。

“妈妈,我不买东西,就带我去看看。”每次看到女儿在超市里东摸摸西看看,拿起娃娃又恋恋不舍放下,任晓翠的心里就酸酸的,她自己舍不得买衣服买鞋买化妆品,最贵的一双鞋也就400多元,可是女儿想要的东西,她都会默默记在心里,手头一有了闲钱,就想方设法买回家来。

让小女儿上个好学校

日子过得平淡却不失幸福,唯有一件事,让任晓翠愁肠百结。

直到今天,任晓翠仍觉得自己欠了大女儿的,因为当初家里条件有限,只为她安排了一所条件普通的民办小学,一学期学费4700元,教学质量却比不上附近的公办学校。眼看着过完年,小女儿依锦也要读小学一年级了,任晓翠愈发着急起来。

“做妈妈的,哪个不希望自己孩子能读好的学校。大女儿之前没条件,不能再让小女儿受苦了。”任晓翠开始四处寻人打听,哪里有好的学校。

心里存了这个念头,任晓翠忽然觉得钱不够用了,她开始试着找一份工作,在照顾好两个女儿的同时,为家里添一点收入。

去年年底,任晓翠去了一家小餐馆上班,每天在后厨帮忙打包外卖,从早上8点半忙到晚上7点半,没有休息日。

老板是个通情达理的人,不仅答应任晓翠可以在每天的放学时间去接孩子,甚至还建议她把孩子接来餐馆照看。可是,人小鬼大的依锦常常弄得后厨“鸡飞狗跳”,任晓翠怀着歉意干了三个月,还是主动向老板请辞,回家继续当起了全职妈妈。

报警才撤销掉的投诉

今年2月,任晓翠在老乡的推荐下干起新工作——点我达的骑手。每天早上送完孩子,回家做会家务,任晓翠就穿上制服,戴上头盔,骑上电动车出去“赚一圈”。中午送完单,回家吃个饭干会家务,再出门依次把两个女儿接回家,然后做好晚饭,这时,任晓翠往往来不及往自己嘴里扒拉一口热饭,就又要骑上电任晓翠以前觉得送外卖是份逻辑挺简单的工作,把餐点按时送到,换回客户的好评,送一单,赚一单的钱,但她却低估了人性的复杂。

一个寒冷的冬夜,任晓翠在9点多接到一个单子,客户留的地址是XX后门,她到了地方转了几圈,人绕糊涂了也没找到后门,打电话求助客户,对方劈头盖脸就是一句“你不知道在哪,你送什么外卖啊?”任晓翠一边赔着笑,一边解释自己是第一次来,可对方却蛮横地挂断了电话。

任晓翠再打过去,破口大骂声在手机听筒里炸响,“我已经退餐了!我告诉你,我要投诉你!”任晓翠没有放弃,在规定时效内找到了客户地址,没想到,客户冲下楼来,骂骂咧咧不说还对她动起了手。

“我当时气得眼泪就掉下来了,我不是在乎被投诉扣掉的钱,就是想不明白,我既没晚点,也没把弄丢或是弄撒餐点,为了他这一单跑到4公里以外,才赚了几块钱,他凭什么这样对我?大家都是出来打工的,真让我很心寒。”任晓翠直接报了警,在警察的协调下,客户最终撤销了投诉。

全职妈妈也能做跑单王

骑手工作并不简单,要在数百万的队伍中爬到金字塔尖,需要对游戏规则的深刻理解和完美实践。

就像点我达,调度系统会根据骑手的级别来安排接单顺序,级别越高,接单越多,收入越高。一旦你决定成为一名骑手,就必须想方设法累积成长值,尽快把级别刷上去。

成长值的增长取决于活跃度和服务质量,跑单量越高,跑单时间越长,活跃度就越高,取消订单和被客户投诉的次数多了,服务质量就上不去,还会被扣除成长值。

任晓翠非常在意客户的体验,一次她乘的电梯卡在了22楼,连按了好几次开门键,电梯门才开了一条小缝,她使出全身的力气,还是没能扒开门缝,只好侧着身子一点一点挤出门缝,然后三步并作两步,爬楼梯把外卖准时送到了27楼,来不及歇口气,她又噔噔蹬从27楼跑到1楼,因为电瓶车里还有6个待送订单。

“不是没想过放弃,但是我带着两个孩子又做不了其他工作,能坚持就要坚持下去。”今年夏天,趁着孩子们放暑假都在家,任晓翠最多一天送出80多单,在9月份跑出了1万多元的收入。

每天几万步,任晓翠的体重越来越轻,从120斤掉到100斤出头,级别却越来越高,直到成了点我达的LV5顶级骑手。级别高了,送一趟餐最多可以拿到10个顺路单,赚的就更多了。

“她算是我们萧山一片区域的跑单王了,别看她是个女人,好多男人都比不过她。” 点我达萧山区运力中心的运营经理蒙赛江说。

女儿是棉袄更是动力

“妈妈,你晚上能不能早点回来,你不要跑太晚,早点回来陪我睡觉。”接到小女儿依锦的电话时,任晓翠刚刚拎着外卖爬到6楼。

下雨天任晓翠背着小女儿依锦去幼儿园

“妈妈还有两单要送,你乖乖在家,我很快就回来了。”任晓翠放下电话,步子迈得更快,她知道自己不到家,女儿们就会一直等着,她不想孩子晚睡,影响到第二天上课。

晚上九点半,任晓翠把最后一单送到3公里外的居民楼,回家路过炒货店时,她买了袋依锦最爱吃的糖炒栗子,紧紧捂在手心。

一进门,还没来得及给女儿送上惊喜,任晓翠就被要求闭上眼睛。等她被两个女儿牵着手走进屋里,再睁开眼时,依锦拿着一幅刚画好的蜡笔画站在她面前说,“妈妈,你辛苦了。”

而锦锦则端着一盘切好的苹果,桌上还放着一盘精心摆盘的饼干和一杯牛奶,“妈妈,这是我给你准备的。你那么辛苦,多吃一点。”

任晓翠的眼眶顿时湿了,心里暖烘烘的,“妈妈在赚钱,以后你们想要什么,慢慢都能买了。”

上周,任晓翠刚花3000多块钱为女儿买了个学习机,因为听人说学习机既能学习又能上网,她希望自己的两个宝贝和其他孩子一样,别人有什么,她们也能有什么。

“我想买房,想她们俩能生活的安定。”任晓翠憧憬着,在杭州萧山区买一套属于一家四口的房子。“现在已经慢慢有一点存款了。”任晓翠盘算着,等明年两个女儿都上学了,不用她过多操心来回接送的问题,自己还能多跑几单,多赚些钱。

零工经济的到来,让越来越多的全职妈妈,在照顾家庭的同时找到了贴补家用的手段。在点我达平台上,全国超过200万的注册骑手中,女性骑手占到了9.2%,突破了18万人。这其中又有52.24%的女性骑手,年龄在30岁以上。

可能因为要把更多的精力留给家庭,女性骑手的平均月收入较男性骑手更低,大约在4000多元。

分享: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