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网商
登录/注册

博士大叔浓妆直播,从住地下室到淘宝年入5000万

iwangshang / 何宏颖 / 2017-12-18

摘要:39岁的龙二或许想不到自己的人生是通过这样一种方式反转。因为淘宝,造船专业博士的刻板生活变得与包包、面膜、口红、bb霜息息相关。

文/ 天下网商记者 何宏颖

编辑/ 陈晨

双12当天,龙二又上淘宝直播了,这次玩得有点大——亲自挑战新娘妆。

唇膏、粉底、腮红、眼影,一整套妆容齐备,他坐到到手机前开始直播,有粉丝夸他是男神,也有人调侃他是妖精。

韩瑞大叔在双12中做直播

他不太介意负面评论,也不太会刻意介绍产品,很多老粉丝都是冲着人来的。评论里“韩瑞大叔!大叔!”的称呼让他觉得挺亲切。

如今,他是被50万粉丝包围、年销5000万的工科博士。而在10年前他还是借钱出国留学的学生。

出国留学的决定,对于当时30岁的龙二来说是有些不切实际的。

“没成家,没积蓄,没收入。”他自嘲是三无大龄男青年。可他还是选择背井离乡,拿着家人四处凑来钱,从湖南常德来到韩国,攻读造船学博士。也因此,他与淘宝、电商、商业这般紧密联系到一起,甚至反转了整个人生。

在韩流的影响下,中国姑娘对于韩国服饰和化妆品需求强烈。2010年,他博士毕业工作,开始做代购。

“红着脸跟店员沟通,一天就被拒了好几次。”很难想象一个工科男要去了解什么肤质适合什么护肤品,韩剧最近又带热了哪款衣服,哪个色号的口红最好卖。但丰厚的回报与现实压力,让他离职后又主动放弃继续深造,专做淘宝全球购。

2014年双12,“韩瑞大叔”的店铺订单超2万单,位列淘宝美妆第二。2016年7月,韩瑞大叔首次露脸淘宝直播,月入700万,他成了网红。

“韩瑞大叔”淘宝店

“离开学术科研圈,我是遗憾的,但正是这段经历,让我更努力地去做现在的事业。” 龙二对《天下网商》说。现在他已经成立专门的电商团队,也有自己的粉丝团队,“一点点将事业做大做深,跟做学术一模一样的。”

2010年,龙二从韩国釜山大学博士毕业

研究螺丝和面膜

睁开眼睛是货,闭上眼睛也是货。

我在韩国租的地下室,只能放下一个床、一张写字台,其余堆满了货。到了冬天暖气不够的地下室湿冷到啰嗦。 

曾经住在地下室的“韩瑞大叔”,周边堆满了货品

做代购不能说是被逼的,32岁的男人,没给家里交过一分钱,我也想赚钱钱讨媳妇。一般人看来,我造船博士毕业后,应该找一所高校,边当教书匠边做学术,体面光鲜。

没错,出国3年后,我差点走上既定轨道,那位夸我天才的韩国导师,推荐我先去东京大学进修,日后留校,这也是我当初来韩国的目标。

2007年初,重庆大学硕士毕业后,申请到了韩国釜山大学博士,攻读造船专业。揣着父母东借西凑的那笔生活费,从重庆坐着绿皮火车,一路颠簸至北京。

从北京飞到了韩国,那是我第一次坐飞机。

但当初所有的惊喜,第一天就被浇灭了。釜山满大街圈圈竖竖的文字,一路比划问路到了学校,研究室室长吓唬我韩国的造船专业太顶尖,6年毕业都难。

我失眠了整整一晚,但我没有更多的时间迷茫,我的目标很明确:必须4年内博士毕业。

那是一段魔鬼般的日子,满脑子只有专业课、论文、SCI,还有完全不懂的圈圈文字,每天打仗到凌晨两点,根本没时间打工。我敢说,真正做学术的留学生不可能轻松。

博士毕业,我找到了新工作,是首尔一家知名大型化工企业,一年能拿到30万人民币年收入。但我很节省,只租地下室。

难熬的地下室生活,我唯一的娱乐就是看韩剧。

2012年,那部《城市猎人》火得不像话,李敏镐大长腿,朴敏英美如仙,剧中的同款MCM包包都成了首尔的街包。我无意间找来海报,在淘宝店挂出链接:一款MCM黑色经典款双肩包,标价2180元,价格比别家低了两百块。

有位海南买家拍单,是“韩瑞时尚”的第一位顾客。下班后,我兴冲冲跑去专卖店。结果好几家店都已售罄,只有一家在售,价格2480元,我还是掏钱了。

倒贴300元,这是我人生中的首笔淘宝交易,我也由此开始了从研究螺丝到研究时尚和面膜的生活。

初到韩国的龙二

再见,地下室的冬天

当别人问起我的职业,我的回答总是弱弱的。对方都会忍不住反问我:一个堂堂留学博士,怎么干淘宝?我每次都搪塞对付。记得2013年那年,回到母校重庆大学,研究生导师和师兄弟们聚会问起,我一时间竟说不出口,脸红耳热的感觉真不好受。

内心很难说认同,但只要回到淘宝,我确实着迷了。

几天后,我再次走进那家拿货的专卖店。那一天,我声音很小,红着脸说话,希望她提供采购价和货源。还没等我说完,那个化着浓妆的女人拒绝了我。换了好几家,全部爱搭不搭,网店销售的概念很难打动他们。

坐在街头啃汉堡,有一刹那,我想如果留校可能深受学生尊重,忍不住反问自己为何自讨苦吃?

促使我踏入无数个下一家的,也许是从小自有的“学霸”执行力,货源的需求超越了一切。终于,整整两个月后,我遇到了一位年长大叔,他答应可以供货试试。

这一试,简直不可收拾。客人多到我上班都不敢打开后台,下班后我便扑向了淘宝。不到三个月,看到后台的数字,我第一次被吓到了:50万元销售额!

我干脆从国内找了老乡在北京租房负责运营、收发包裹。50万,90万,120万,200万……爆发的销量没有停下脚步;上下班、采购、发货、联系,无限循环的状态持续了整整一年后,我明显感到力不从心。

于是,放弃所有,押注于淘宝。保守的父母是无法理解的,唯有妻子支持我,但还是怕有风险,我做了一个折中选择。

2013年5月,我提交辞职,重回釜山大学,打算边攻读博士后,边兼顾淘宝。这两年,除了淘宝,可能放不下是偶尔梦绕的科研情怀。

回到曾经日夜鏖战的图书馆,我拿起久违的期刊,校园显得那样宁静。可不到半年,我放弃了。不是我不喜欢,我努力翻着书,埋头写笔记,也关掉了手机,但是明显感觉无法沉下心了,我交不出一篇论文。

直到重新登陆旺旺,买家的问候传来,我感到暖心、熟悉,那些北京、上海、四川的陌生人变成了我的熟人、朋友。

这一次,我真正成了全职的淘宝全球购店主。

那年年底,我迈开步子,组建韩国事业部和国内事业部,扩充到12人,延展美妆、日化品类,SKU最多近千。2014年双12,店铺订单超2万,位列淘宝美妆第二,那时月销售高达400多万元。

我印象很深刻,新年那一天,我带着妻子从地下室租到半地下室,依然每个角落依旧堆满了产品。

2013年,“韩瑞大叔”同在韩国认识的妻子结婚

38岁的直播网红

“大叔!大叔你真是博士生?”

2016年4月,我第一次在淘宝直播露脸。那天,我特意把镜片清洗了一遍,早晨洗了一个头,头发有意往前梳了梳,换上了一身潮牌,这样看着时髦些。

第一次暴露在众多粉丝面前,我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放,手心出汗,只能尴尬地和粉丝无厘头聊聊韩剧,也聊我的博士留学生活。

粉丝们喜欢听我讲故事,他们说我“挺憨厚”、“很大叔”,话匣子越聊越开。后来,我边逛街边直播,像邻家大叔一样拉家常,介绍手机壳、包、化妆品。

直播中的韩瑞大叔

慢慢到了直播的风口,近乎疯狂。我开车1个小时直播奥莱扫货,两排货架的衣服用时5分钟扫空。后来有商家学我来奥莱,但我会从鞋子、运动鞋、女装、轻奢品、首饰,按不同频率直播上线。

那时,韩国店主对直播接受低,不相信能带来销量。我调出直播的观看数据,然后每播几款,提前下单给她们,冒险般地达成直播合作。

我真挺会玩直播。一个研究螺丝螺帽的工科男聊美妆,讲真不是什么难题。几年间,我早已跟美妆达人、身边的女性朋友做了功课,姨妈色、妆前乳、美容仪,我不陌生。

韩瑞大叔的办公室摆满各种美妆

有时候一件四千元的羽绒服,5秒钟秒杀。我每天直播8小时,用我太太的话说:天天泡在直播里。几个月后, “韩瑞大叔”意外成了一个直播网红。

有人质疑说博士生大材小用,但细想真没什么不妥,我一样抱着钻研精神,做着我的事业,我内心从来没有这样坦荡过。就像很多粉丝说看中是我的人,我的态度很真诚。

直播风口对我来说太重要了。随着跨境电商的涌入,竞争加剧。2016年开始,店铺增长出现停滞。月销售额从400万元下滑到200万元,又重新飙升至700万元。

一起一落间,我真的从容了很多,既没有大喜,也没有焦灼,少有抱怨。数据很快反映到千牛后台,我会随时打开分析店铺的整体数据,查看粉丝的需求变化,寻求最新的店铺打法。

如今,随着全球购海外买手的白热化,我有意往品牌化、规模化方向发展,与2nd wind等设计师品牌合作。今年7月25日,我作为筹划人之一,成立“韩国买手联盟”,聚集在韩500名买手对接淘宝全球购,面膜A.by Bom首发登顶淘宝面膜类目的冠军宝座。

回看10年,淘宝给自己带来太多。从半地下室,如今我终于租上了两套房,我比很多人都幸运。现在,有人问起我的职业,我总会很大声地说:我是淘宝店主。

分享: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