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网商
登录/注册

双11前夕的共青城,到底在发生怎样的故事?

iwangshang / 孙姗姗 / 2017-11-08

摘要:今年,是沈先文和工厂们的第一个双11。他不安、纠结、碰撞,还有憧憬,父辈们传下来的羽绒加工生意会有新变化吗?

3.pic_hd

文/天下网商记者 孙姗姗

编辑/陈晨

双11前夕,共青城几乎在一夜之间“出名”。但在当地人看来,它原本最该以羽绒产业闻名全国。

在这座人口只有10几万的年轻小城,3、4万人的事业都与羽绒服加工相关。每年,在这条世界上最“温暖”的生产线上产出接近1亿件羽绒服。曾经市场占有率前三的鸭鸭羽绒服,便诞生于此。

双11即将到来,对网络上喧嚣的流言,忙碌的工人们可无暇顾及。成千上万条生产线依旧照常流动,他们戴着耳机,手快眼快,一条布料的停留时间不过数秒,之后在每个人手间快速游走。

50岁出头的沈先文是这些年轻工人们的头头,掌管着三家数百人规模的羽绒加工厂。10多年来的精心运营,让他扮演的角色变得越来越多——他还是共青城市服装协会会长、缘来阿里服装产业链集团公司董事长。

后者是他联合当地8家企业一起在今年重组的集团公司,与阿里巴巴淘工厂合作,开始接收网络订单。

随着外贸订单越来越少,产能缺口变大,共青城当地的传统工厂需要接受全新的互联网思维,做出改变。改变传统的生产和经营模式,沈先文和他那帮老伙计们的心里,依旧是忐忑的。

今年,是沈先文和工厂们的第一个双11。他早早地在厂房内挂起写有双11口号的横幅,营造出更浓重的双11氛围。从9月开始,共青城当地的几家淘工厂,已经陆续接到来自全国各地的双11订单。

双11,或许会成为消除老伙伴们内心忐忑的新开始。

14.pic

右一为沈先文

烦恼

进入羽绒行业,沈先文是半路出家。2003年,从公务员岗位上离开后,他揣着积攒下来的20万元,白手起家办起羽绒服加工厂。

在共青城当地,这样的选择再正常不过。这个典型的移民城市,面积只有40平方公里,却有着绝佳的地域优势——中国最大的淡水湖鄱阳湖西岸。1955年10月,98位上海青年来到这里开荒,创办了共青社。之后,关于共青城羽绒的故事,就从鄱阳湖这片湖面开始了。

最早,人们只以最粗放的方式养鸭。到了上世纪70年代,当地人开始将养鸭产业扩大,不仅加工板鸭外销,还做起羽毛、羽绒生意,建立羽绒厂,制作羽绒服。

几十年来,共青城的羽绒服加工都遵循一定的生产规律。

一般情况下,加工厂会在每年的4、5月份集中采购羽绒,6- 9月进入生产高峰期,其余的淡季则以外贸订单为主。而年底,几乎是任何一家制造型企业最难熬的日子——资金链就是生命线,集体出动外出追债。

但近两年,这种规律被打破了。国外订单开始批量转向人工成本更低的东南亚,羽绒产能出现了和国内消费市场需求不匹配的问题,淡季缺口也逐渐扩大。

而即使有订单生产,像沈先文这样规模的加工厂也无法接到一手的优质订单。当订单被多次倒手,附加值就直线下降。

老沈的烦恼开始蔓延。

他意识到,要想做大做强,一方面光光靠轻加工带来的附加值已然不够,需要匹配前沿的设计中心,自己做品牌;另一方面光靠线下接单不行,还得通过互联网。作为共青城市服装协会会长,沈先文感受到了传统企业转型的迫切性。

在这个小城企业家的认知中,阿里巴巴便是先进思维的代表。

因此,从2016年初开始,他就试图认识到阿里淘工厂,寻求可能的合作机会。光靠一家的力量是有限的,他又找来8个合伙人。

淘工厂正式上线于2013年12月,是一个对接淘宝商家和工厂,完成生产需求精准对接的网络平台。通过透明化的交易流程,也让账期和订单周期得到保障。

8月,新的集团公司正式成立。有意思的是,因为缘分来自于阿里巴巴的淘工厂,他索性直接将集团取名为“缘来阿里”。

车开过江西服装学院共青城校区不远,这几个伫立在一幢四层大楼楼顶的大字,便显得异常瞩目。

15.pic

这是沈先文想要转型的决心。

这两幢新办公楼各自有4层,总面积达到16000平方米,是他花费近千万元打造的全新办公区域。

大楼一层是羽绒服样品展示区,沈先文专门请来展会设计师设计的。服装设计团队则以入股的方式加入,来自杭州一家设计公司。他还成立了电商公司“乐尚科技”,尝试注册了自己的品牌“品节”,已经运营数月,打算明年开到天猫上。而在展示区对面,则是刚刚对接的国家面料馆。

目前,该集团旗下工人接近7000人,每年产能能达到2000多万件。在他的规划中,未来,共青城将会有更多公司抱团加入淘工厂。“争取明年就可以发展到15-20家,工人人数扩大到15000人。”沈先文对此充满信心。

据他介绍,每年设计的款式预计会达到8000款,同时,这些样衣都将通过展销、订货的方式推广到更前沿的城市区。

碰撞

眼下,老沈的烦恼则来自一颗纽扣。

在对着一批买错的纽扣发愁数天后,沈先文终于按耐不住。此时离第一批的货品交期只有两天。

这个订单是他10月20日通过淘工厂平台接到的,来自浙江,双11的货,需要在11月5日前生产第一批货500件,到15日前再生产2000件。

对于产能,沈先文自认为有十足的把握。光是他的3家工厂,加起来就有六七百号人。但不久后,他发现一个问题,品牌方买来的纽扣不匹配,螺丝怎么也拧不上。双方在几次沟通后无果,这事儿竟就这么耽搁下来。

眼看着要误了时间,沈先文心里有些发怵,另一边,跟单专家程剑心里也跟着着急。

程剑是去年9月加入淘工厂服务商团队的。这个特殊的新物种介于淘工厂和商家之间,不仅要“监督”订单流程,还要不断协调解决矛盾,保证订单在规定货期内完成。

55岁的他皮肤黝黑、头发有些花白,但背着双肩包,精气神却出奇的好,说话语速飞快。入职一年多以来,他平均每天会跟2-3家工厂沟通订单生产情况,多的时候,同时沟通的订单就有80个。

一般情况下,跟单专家在接到品牌方的订单时,会先了解对方的品牌定位、销量、品质等,之后再来跟工厂协调,跟进订单情况。而保持信息对称,是这项工作的基础。

于是,11月3日下午,程剑辗转了三辆高铁,费时9小时,急吼吼地从东莞直接跑到沈先文的工厂内,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12.pic

跟单专家程剑

程剑下意识地抬了抬架在鼻梁上的老花眼镜,仔细研究起这批买错的纽扣。他曾在外企服装公司担任过生产总经理,又亲自下海办过厂,在服装生产行业有着几十年的经验。现在,退休后的他重新成为连接品牌方与工厂的纽带,一眼便开出问题。

“哪些不能用的,摆在一遍,扔掉处理;哪些能用的,统计准确的数字,及时跟对方反馈。不要纠结了,马上赶这个订单的货期。”

在平时的工作中,程剑便十分雷厉风行,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逻辑清楚,就是为了让订单按时完成。临近双11,这根弦自然被拉得更紧了。

沈先文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之前,他遇到过的问题比这严重百倍。线下订单延迟时间长,没人监管是否发货,这些都再正常不过。所以按照传统思维,现在,商家出现物料问题,不应该来主动解决问题吗?

他一开始想不通,后来开始有些抱怨,甚至怀疑网络渠道是否靠谱。“我们都说了不行,但是对方就是不相信。照理来说买家应该过来看。”

程剑的语气也开始激动。“客户可能会犯错,但是不能到你这里来你把错误变大了。谁不会犯错,你为什么不能主动地去解决呢?”

几句争论后,程剑意识到,尽管共青城的这些工厂有足够的生产能力,但要让老沈们完全适应互联网方式,与商家一起磨合做小单快返的节奏,仍然任重道远。

双11

这无疑是一记当头棒喝。如果没有遇到“纽扣事件”,沈先文已经对接下来的双11充满信心。但现在,他要重新评估双11订单对自己的挑战性。

今年,是沈先文与阿里巴巴开启合作的第一年。在带头大哥的带领下,这也几乎成为了共青城整个产业带参加双11的第一年。

7.pic

从左至右:唐相权、沈先文、“缘来阿里”旗下工厂的老闵

唐相权是老沈们的双11客户。88年的他,已是一家年销过4亿的淘品牌“NO1 DARA“的供应链负责人。他与沈先文两人之前从未谋面,却在10月第一次见面时便敲定合作。

这事出有因。去年双11,唐相权尝过心跳的感觉:因为品牌转型,部分产品的工厂资源匮乏,造成产能缺口,没有货品可卖;而全盘产品备货比例超过70%,导致后期压货严重,售罄率只有60%多,资金流动困难。

因此在今年,他早早地做好准备,特意来寻找柔性生产羽绒服的机会。11月3日,他跟程剑同一天到工厂,当看到原定的5000多个订单已经完成,终于松了口气。

对于沈先文来说,通过淘工厂的平台机制,账期有了保证。在唐相权下单之后的15天内,订单资金便能到账。

通常情况下,双11预售从10月20日开始,除了常规备货,商家需要不断根据预售数据,及时与工厂沟通,安排好翻单的数量和节奏。唐相权将今年的备货比例控制在了50%,这就意味着接下来的订单,都将通过后续翻单来完成。

而老沈们的工厂,就需要在双11期间,接受这样快速翻单的考验。沈先文表态:“我们也很高兴,愿意接受挑战及理念的更新。”

唐相权的订单算得上是大单了。更多时候,来自网上的订单量少则100单,多则上千单。而小单量,也就意味着翻单周期大大减少。

在沈先文的厂房内,原先一条流水线由20-25个工人组成。但为了应对小批量、快速翻单的生产节奏,工厂必须将大流水缩小至7-10人,一人承担多个环节。

好在在平时的生产作业中,他们便常常在不同岗位轮岗,减少因重复机械缝制一个部位带来的厌倦感。在这样的训练之下,不出三年,一个工人便能成为一个服装生产老手。现在,当地80%以上的工人都可以独立完成一件服装的所有环节。

沈先文粗略估计,比起往年的纯线下,通过双11的增量,今年订单总数能够增加20%以上。

 淘工厂这边,也为双11储备了20000家服装工厂。其中,江西共青城羽绒服产业带就有100万件羽绒服的产能储备。而在订单生产过程中,淘工厂也将对VIP订单全过程监控预警,跟单专家跟进。这是made in Internet 提出后的首次双11,也是新制造的大阅兵。

“双11的订单,如何大家配合着做,一定能够做好这笔生意。”老沈说。

1.pic

车工小陈娴熟地缝着边,看上去这是一件羽绒服的袖子部位。双11之后,当一位漂亮的女士穿上它时,一定想不到这会出自一位90后的酷男孩之手。

临近双11,小陈的工作时常被拉长到12-13小时,每天的收入能达到300元,每月入手八九千元,妥妥的。要知道,当地一个还不错的小区的房价不过4000元一平米。这些工人们看上去年纪都不大,戴上耳机,一块半平方米的桌面就是他们的整个世界。

而在轰鸣车间的另一头,新建的大学城正在拔地而起,成为这座城市的新地标。到时候,南昌大学、江西师范大学、江西农业大学、江西财经大学、南昌航空大学等独立学院不断入驻,会给当地的羽绒服装行业带来新鲜血液吗?

沈先文的憧憬似乎又多了几分。

分享: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