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网商
登录/注册

双十一临近,这所“骑自行车进来,开宝马大奔出去”的学校“疯”了

iwangshang / 汪帆 郑璐瑶 / 2017-10-26

摘要:临近双十一,义乌商学院创业班的师生们在紧锣密鼓地准备着。“鸡毛换糖”时代,义乌商人以小搏大,创造了“全球最大的小商品批发市场”。而今创业班来到第四代,义乌商人的“蚂蚁精神”同样烙印在这帮师生身上。

文/汪帆 郑璐瑶

义乌工商学院,位于义乌学院路1号。

第一次走进校园,就被她的朴实所吸引。

不喧嚣、不夺目,低调安宁。

而就是这样一所学校,2009年,率先在全国高校中开设淘宝创业班,招收了4个班级共120名学生。3年后,班里皇冠级店铺达到31家;很多人成为老板,至少30个人,年收入过50万……

义乌商学院创业学院大楼一角

义乌商学院创业学院大楼一角

“很多人说我们是骑着自行车进来,开着宝马大奔出去。”副院长庞海松笑称。

而今,创业班走到第四代,创业项目更加丰富,创业激情却依旧不减。

这不,双十一即将来临,师生们摩拳擦掌,进入全面“备战状态”,迎接这一年一度的“大考”。

为把防霾口罩做成双十一爆款 这俩大三男生折腾了一个多月

2017年10月14日,离双十一还有不到二十天,周振心急火燎。

这是他在义务商贸城四区207个口罩店穿梭的第七天,迟迟没确定货源。

临近傍晚,周振终于看中一款防雾霾口罩,跟合伙人崔浩一合计立马下了500单。

周振和崔浩都是义乌工商学院大三生,俩人合开了淘宝店"蛋疼的可乐"。去年双十一,他们一起卖出5000张保暖鼠标垫。今年,他们想把防霾口罩打造成“爆款”。

店铺主打的防霾口罩

店铺主打的防霾口罩

十月临近,俩人就一头扎进了双十一大战。崔浩每天12个小时在淘宝上看口罩,分析了200家同行产品优劣势后,制定“作战计划”。周振也没闲着,拿到口罩后让朋友拍主图和详情页照片,一点点抠细节“又跑了三天”,成品一出立马传给崔浩。

崔浩在制定作战方案

崔浩在制定作战方案

拿到主图的崔浩有些紧张,盯着电脑开始测图,17号晚10点,数据一点点在后台浮现,“才2%的点击率,”他嘟囔着,“一般都有6%”。他打了通电话告诉周振要换图,又调整了一下直通车推送区域、“上海、浙江、黑龙江点击率较低”。第二天测图结果让他颇为满意“有8%”,此时已是凌晨一点,崔浩毫无倦意“想在双十一前把销量冲到2000,不然只能等双12了”。

老师是个“电商老兵”开出了一家金冠美食店铺

紧张备战中的不仅有学生,还有老师。

学院副教授郑庆良笑称自己是个“电商老兵”,七年前他接手学生的店铺“我叫吕叔晗”,一路跌跌撞撞打造出了一个金冠台湾美食店铺。

郑庆良的皇冠美食店

郑庆良的皇冠美食店

“当时大家不理解,觉得这老师不务正业!”老郑瘪瘪嘴,“我那会儿就想着,自己都没实战经验,怎么教学生?”

老郑年届五旬,日子四平八稳,一年到头唯一能让他忙乎的还是双十一,“这是我们的防御战,双十一当天销量可以是平时20倍,我不做怎么保持优势”。

今年九月底,老郑团队花了三天制定了十几页excel表格作战计划。这几年打法与最开始不同,数据分析成了他制定战略的重要依据。老郑掏出手机,“生意参谋”、“市场行情”、“流量纵横”等数据分析软件比比皆是,“不能凭感觉,要靠数据”。

郑庆良团队在策划双十一文案

郑庆良团队在策划双十一文案

店铺主打商品“台湾黑糖“也已经提前跟台湾厂家定了五倍的量,十月中旬到货。

去年双十一,老郑跟团队十二个人打包了一周才把货发完。今年他准备再雇几个临时工。

“这几年淘宝都在往高品质走,我们也是如此,”老郑说,“打价格战我们打不过,把老客户沉淀下来,一切用质量说话。”

根据数据确定好双十一要上架的二十种商品后,老郑让学生负责配合双十一主题的详情页。大二学生王泉芳是老郑得力助手,负责店内抹茶生巧巧克力的文案,“一款详情页从中午改到晚上10点还是不满意,事情还有一堆,火气都成了脸上的痘。”

被同学尊为“大神”的祥子 他说“如果没有淘宝,我现在就是个修图狗”

同样,为了备战双十一,“熬了一脸痘”的,还有王江祥。

他是义乌商学院创业学院大三学生,和那些自己开淘宝店的同学不同,爱好艺术的他加入了学校视觉营销工作室,专给店铺做拍摄和详情页设计。由于业务能力突出,他被同学尊称为“大神祥子”。

这一身本事都是历年双十一锻炼出来的。最开始,祥子修改数十次才能做好一个详情页,去年双十一他硬是在椅子上坐了一天一夜雕琢出四个,“已经看不清电脑上的字了”。

今年双十一,他特地备了瓶维生素c,买了副音质好的耳机,给自己“打鸡血”,还在大二学弟中挑了五个帮手组团做详情页。

王江祥准备了维生素C和新耳机备战

王江祥准备了维生素C和新耳机备战

虽然加派了人手,但大伙儿还是忙得团团转。

工作室负责老师曹前指了指摄影棚里两个麻袋“昨天同学们把麻袋搬上来,214顶帽子,124条围巾,一天拍下来,真的看到就害怕。“

与以往不同,今年又添了新花样,客户们都会要求拍“短视频”。曹前安排了三个同学来负责 “他们这几天都在外面拍(片子),要赶双十一,也真的是蛮辛苦的。”

学院摄影班学生熬夜赶拍产品

学院摄影班学生熬夜赶拍产品

“辛苦归辛苦,还是希望双十一越办越好,”祥子偷偷告诉记者,打算以后自己开一个工作室,“如果不是淘宝,我估计只能在老家开个照相馆帮人修修图了。”

承包了学校物流点 “阅历丰富”的学长要为双十一买辆大货车

这几天,同样忙得团团转的,还有学长殷翃。

要说殷翃今年已经毕业了,但是8月份,他又回了母校,拉上大二学弟王智宇一起承包了学校的韵达快递点,王智宇又“忽悠“了俩学弟,四个人戏称自己是“老中青”三代组合。

“我们学生做物流更接地气一点”,殷翃说,首先,熟人多,客源多,其次,区别于其他快递的价格战,他们爱打感情牌。

“比如我收件时,会问细些,是什么产品;有多重;每天能有多少量;稳不稳定。”通过一番交谈,其实是在观察店铺的潜力,发现有潜力的,“哪怕人家现在只有几个件,也会做”。除此之外,殷翃还会向对方分享自己开店的经验,或者介绍资源。短短两个月,他已经累计了有七八个固定大客户。

殷翃的小伙伴在紧张地搬货

殷翃的小伙伴在紧张地搬货

原来,大学三年,殷翃也算是“阅历颇丰”,开过淘宝店、做过阿里巴巴平台、微商城、速卖通、国际站,赚了些钱,也亏了不少。“直到母亲今年开刀,脑溢血,才发现自己拿不出什么钱。”殷翃说,“那时候,玩心渐渐收了起来,想着踏踏实实干一份事业。”

这份事业,就是物流。两个多月下来,除开各种成本开销,一个月净利润在三万元左右。

接下来双十一,殷翃预估,能有个两万票。为此,除了大量收购面单,他还购买了一辆4.2米的货柜,全力备战双十一。

殷翃用来运货的快递车

殷翃用来运货的快递车

虽然只短短几个月,殷翃却越干越有信心。“我性格有两面性,喜欢呼朋唤友,也享受自己一个人的空间。”干了物流,平时白天,和兄弟们收发件、分拣、打包,忙得热火朝天;晚上了,一个人开着面包车拉货,放上一段音乐,享受黑夜的寂静,那种感觉,他很满足。

全国工商学院千千万 唯独义乌出了个“创业学院”

双十一临近,学校走廊上、楼梯里,都堆满了塑料袋、牛皮袋和打包盒,快递单垒得有小山高,师生打包、发货的身影随处可见,穿梭着,奔跑着……

学院走廊、楼梯随处可见包裹、纸箱

学院走廊、楼梯随处可见包裹、纸箱

身处其中,竟有一种莫名的感动。在很多同龄人还窝在宿舍打游戏、谈恋爱的时候,这些96、98的孩子们,就已经担负起了一家店铺的盈亏,从一双袜子、一个口罩这样微不足道的小生意做起,一点点积累和努力。

“骑着自行车进来,开着宝马大奔出去“是一句笑言。确实有很多学生通过创业,完成了自身的逆袭,不过,成功的背后,都是一个个孤独奋战的夜晚,一双双电脑前熬到发红的眼睛。

学生们加班加点备战双11

学生们加班加点备战双11

“我们有个学生,纸箱哥”创始人王佳荥,靠卖纸箱子完成了A轮融资。”副院长庞海松依稀记得,王佳荥刚开始创业那会儿,有同学打包货品需要两个纸箱子,他骑了电瓶车就给人家送过去,结果同学有事耽搁。王佳荥足足等了三个小时,就为赚这两个箱子的两块钱。

还有的学生,往返义乌小商品市场,舍不得坐公交,两三公里的路扛着货走路来回。回来后,渴得厉害,舍不得买水,打开自来水龙头仰头就喝……

“在这些孩子身上,我看到的是义乌的传统,也是义乌商人的精神。”庞海松说。

什么是义乌商人精神?前不久刚在创业学院做过演讲的楼仲平,就是最典型的代表,一根小小的吸管着手,从一个小摊铺做到世界最大的吸管生产企业。

有人曾概括义乌商人的独特之处:他们几乎从零起步,凭借着草根的韧性和机敏,以一种“勿以利小而不为”的姿态,瞅准那些不起眼的小商品、小配件,发现别人尚未注意到的市场缝隙和商机,将“规模经济”的经济学定律发挥得淋漓尽致,从而赢得广阔的市场前景。因此,义乌商人也被形象地称为“蚂蚁商人”。

但正是这批“蚂蚁商人”,却“导演”了一个史无前例的“大奇迹”。义乌小商品市场从1982年仅有700多个摊位的马路市场起步,一跃成为市场成交额连续25年位居全国各大专业市场榜首,被联合国、世界银行等权威机构称为“全球最大的小商品批发市场”。

而这一切,也是为什么,全国工商学院千千万,唯独义乌,出了个“创业学院”的原因所在。

(义乌商学院 朱阳谨对本文亦有贡献)

编辑/汪帆

分享: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