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网商
登录/注册

这群戴耳机的工人,一年生产6亿双袜子供给全世界

iwangshang / 包包 / 2017-10-21

分享:
摘要:互联网改变了浪莎,浪莎改变了他们。

图文/ 包包

1

义乌浪莎袜业一车间,这里包含了缝头、剪袜、拼压、挑线、验袜等流水线上的七个工种,却井然有序、异常安静,除了机器的转动声,埋头赶产量的工人很少高声谈笑。计件工资制让这些勤劳的年轻工人自愿长达10个小时甚至12个小时的久坐,除了每天踩5000多次踏板的节奏,他们们唯一的娱乐方式就是听歌。买耳机是为了听歌,听歌则是为了让工作多点乐趣。

2

这个车间几十号工人中只有两位男工,小刘是其中一个。他干过工地、销售员,前者因体力扛不住,后者因口才不行都被迫放弃。他在车间负责“拼压”,说到这工作,他颇有心得,“很多男工留不住,这工序要很细心,打皱、缝不直都得扣工钱。”小刘在宁波服装厂待过,那边管理更严,连手机都不能带进车间。义乌浪莎袜业工厂虽也规定工人禁止上班玩手机,但并没阻止大家用手机听歌。

3

另一个车间,来自河南的小郭,一边听着舒缓的流行乐,一边帮忙套袜。98年的他刚来工作不久,每天他在这道工序要套一万只裤袜,他在适应工厂的节奏。

4

机器上一根线断了,小付在重新穿线。工作两年的她已经很熟手,她是个积极乐观的姑娘,“这工作是有点无聊,但有什么工作不累?”她在贵州老乡的介绍下来到这家工厂。

5

一女工在工位上检查裤袜。

6

现在的吴盼盼已经是6岁孩子的母亲,平刘海变成了中分,休闲装代替了运动装,工资也涨到5000多元,唯一不变的是伴随漫长工作时间的耳机。今年是她在浪莎工作的第十年。除了春节,吴盼盼几乎处于全年无休的状态,如果按平均每天做1000双来算的话,过去的9年时间里,有超过300万双丝袜经她的手拼接成型。

7

下班后,29岁的吴盼盼(前左)在工厂旁的广场与村民一起跳舞。一个车间的女工们时常组织k歌、逛街、撸串,吴盼盼不爱凑热闹,她偶尔会来跳跳广场舞放松。“老公是在这工作的时候认识的,我妹妹比我小四岁,前几年也过来了,就和我在一个车间。”在吴盼盼的河南老家,夫妻俩每个月能赚上一万多已经是不得了的数字,去年他们回去盖了房子,给即将上小学的儿子一个舒适的新家。

8

吴盼盼在跳完舞后准备回宿舍休息。作为全国最大的袜子生产商,光2016年,浪莎便有超过6亿双的销量,其中4亿双为丝袜。有近一半的生意是在线上成交的。双11前吴盼盼们最忙碌的时候,他们需要加班加点——疯狂的电商节日之后,她手中的这些丝袜,或许会穿在美国曼哈顿一家银行女白领的腿上,或许会来到巴西伊瓜苏大瀑布景区售票员的身边,或许会被莫斯科郊外的女大学生所有。

分享: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