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网商
登录/注册

在非洲做生意是什么体验?《战狼2》只讲了冰山一角

iwangshang / 路遥 / 2017-08-11

摘要:敢冒险,有闯劲只是必备条件,但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在非洲空手掘金。中国商人的真实非洲生活,比《战狼2》讲述的更有戏剧性。

文/ 路遥

编辑/千寻

《战狼2》火了。截至8月11日零点,票房已突破40亿,创下中国电影史上的最高票房纪录。这部以非洲撤侨为背景的电影,让人印象深刻的,不止是吴京孤胆救援的大场面,更有非洲的社会生态,以及灾难面前各种小人物的形象。

电影中有这样一个经典镜头。当主人公吴京表示,中国人不能坑中国人时,老戏骨于谦扮演的华裔商人“钱必达”竟然说自己不是中国人了。话音刚落,一群非洲叛军便杀进了他的中国超市。仗着吴京的一番搏杀,“钱必达”登上了撤侨邮轮。因为只有中国国籍可以登船,上船前他又一再强调“我是中国人”,让人哭笑不得。

那么,在非洲打拼的中国商人,真的都像“钱必达”那样唯利是图、见风使舵吗?还是像张翰演的富二代那样,会为了保护中非员工,在危机时刻挺身而出?中国商人在非洲,又遭遇了哪些想象不到的磨难和困难?

为此,《天下网商》记者专门采访了几位阿里巴巴国际站商家,他们都把生意做到了非洲,其中还有人在非洲一待就是好几年。在他们的故事中,我们得以一窥中国商人在非洲的真实生活。

告诉你一个真实的非洲

乱,或许是许多没去过非洲的中国人,对非洲最直接的想象。《战狼2》中也充斥着瘟疫叛乱,天灾人祸交替的场景。非洲真的如电影里看到的那般混乱不堪吗?

战狼2

 《战狼2》中充斥着战乱和瘟疫的场景

李东是大连德慧化工有限公司的一名骨干外贸业务员。去年8月,为了拜访公司在非洲的大客户,他去尼日利亚待了11天。成行之前,家里人没有一个赞成,李东好说歹说,他们才勉强同意。“要去拜访的这些客户,以前都来大连看过我们,打了十几年交道,我们也该亲自去看看,这样才能更真实了解客户需求。” 李东这样说。

李东去的是尼日利亚南部最大港口城市拉各斯。这是一个相当于中国上海的经济中心,不过,一下飞机,李东看到的机场、交通情况和街边小店,比他想象中落后。当地街头,有拿着AK47冲锋枪的警察执勤。每天从酒店到客户工厂,都有专车接送李东,而晚上,他基本待在酒店不出门。

“晚上基本没什么夜生活,一般都不出门。”Sandra在拉各斯的生活也是如此。Sandra是诸暨市飞亚纺织有限公司的业务经理,为了张罗家族企业在非洲的生意,她在2004年就去了拉各斯,断断续续一共待了三年。

像拉各斯这样的港口大城市治安情况其实还好,而不少中国商人一般都会选择中国城,或者治安较好的别墅区居住,里院外院都有当地保安守着。

一般中国商人都会避开偏远地区,不仅是因为路不好走,还因为害怕在卫生条件较差的地方染上疟疾。Sandra回忆,有人去偏远地区跑业务,不小心得了疟疾,抽出来的血都是黑的,虽然最后治好了,但整个人变得很虚弱。

中国商家最怕的或许不是瘟疫,而是过节。当地节日一到,银行就关门,存不了钱,只能守着一麻袋一麻袋的现金。一些歹徒知道中国人生意做得好,现金比较多,就选择在大型节日打劫。商家们对此很无奈,但也只能自己多留个心眼,加强安保。

当然,非洲很大,一些国家的人均GDP其实比中国高,某地的糟糕治安更不能代表整个非洲。Sandra也说,非洲的治安要“看情况”。

Sandra眼中的非洲也绝不是疾病和动乱的代名词。她记得,有一年春节,所有中国员工都回国了,只剩她一个中国人留守。一位非洲女员工特意搬来陪她过节,两人相处默契,Sandra还尝到了地道的非洲菜。还有一次,她和要好的非洲客户一起去乡下玩,路旁的矮树、蓝天和微风都与《战狼2》中男女主角看到的非洲风景并无二致,这也是让她觉得特别美好的时刻。

电商改变了中国商人的非洲生意

在非洲很多国家和地区,尽管基础设施尚待完善,尚待发展,但已经有不少中国商人捕捉到了机会——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讲,“发展”也意味着巨大的空间。

Sandra发现,在非洲的几年间,大城市里除了可口可乐工厂和其他的饮用水厂,最常见到的大建筑就只有花旗、渣打这种外资银行的办公楼,以及到处溜达的牛羊。可以说,非洲基本没有什么制造业,生活物资全靠进口,而这,也成了商机所在。

她告诉《天下网商》,早在2003年公司就在尼日利亚设立了办事处,但频繁变动的海关政策,以及不太稳定的局势,让她颇为头疼。

2011年,Sandra去非洲北部的一座城市待了一年。那时她已经有了女儿,心态也不像年轻时那样洒脱,“我走的时候女儿还不会走路”。在她看来,非洲的条件比较艰苦,所以更适合刚毕业、单身、有冲劲的年轻人,特别是男生。“在非洲打拼的,基本都是男生。”

Sandra说,她的情况比较特殊,因为是家里的生意,只能亲自坐镇。“我们经常开玩笑,说虽然你在非洲赚了钱,但只要人还在非洲一天,就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

2007年,Sandra家族的企业入驻阿里巴巴国际站,越来越多线下客户也转移到了线上。“一开始只是拿它做广告宣传,慢慢地,我们发现,通过国际站同样能打理生意,就撤掉了驻点,专心做电商。”Sandra说,前些年,很多非洲客户下订单之前会来中国考察,看到工厂之后才敢放心交易。但随着他们对阿里巴巴平台的信任度越来越高,这两年经过网上沟通就完成交易的客户越来越多,电商基本上替代了线下驻点的作用。

飞亚

Sandra所在的飞亚纺织,主要生产非洲传统服饰布料

《天下网商》还报道过湖州商人宋淦金在非洲卖蚊帐的故事,这也是中国商人通过电商掘金非洲市场的例子。

2003年之前,宋淦金所在的湖州高睿经编实业有限公司,一直以内贸生意为主。但发现非洲市场的巨大商机后,宋淦金开始精耕阿里巴巴国际站。目前,他们公司九成以上蚊帐出口非洲,每年销售额稳定在1-2亿元左右。

宋淦金发现,这么多年来打过交道的非洲买家分为两种。一种较为传统,他们大多定居在广州或义乌,先在中国集中采购,再一个个集装箱运回非洲。第二种非洲买家,人在当地,他们通过阿里巴巴国际站寻找中国供应商,这批人的规模日益壮大,订单量也越来越多。

阿里巴巴国际站数据显示,目前约有700万非洲注册用户,2017年第一季度,注册用户同比增长31%,其中,尼日利亚、南非和埃及均有超过100万注册用户。在阿里巴巴国际站上,假发饰品、生活用品、消费电子、时钟手表、机械产品和美容护理产品等品类,都是非洲买家的最爱。

李东所在的大连德慧化工,也通过阿里巴巴国际站,将抗疟疾药原料、饮用水生产线卖到了非洲。 “非洲很需要水和药。”大连德慧化工总经理唐立斌告诉《天下网商》。

非洲当地药厂和瓶装水线工厂非洲当地药厂和瓶装水线工厂

李东说,去年的非洲行,首先拜访的客户便是当地一家药商。“这位客户我们合作了十多年,之前他从欧美进货,价格非常高。与我们合作后,他们的成本降低了很多。”参观厂房时,李东也是第一次亲眼看到,自家卖出的抗疟药原材料被压成片或装进胶囊。之后,这些药便会源源不断地送往药店和医院。“看到疟疾药物成品的那一刻,我真的感觉这份工作值了!”李东说。

这里有着巨大的空间

在非洲很多国家和地区,尽管基础设施尚待完善,尚待发展,但已经有不少中国商人捕捉到了机会——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讲,“发展”也意味着巨大的空间。

在阿里巴巴的速卖通平台上,就有不少来自非洲的剁手党。今年4月,速卖通数据显示,世界范围内,客单价最高,或者说单次出手最阔绰的国家,就来自非洲西南部的安哥拉。

天下网商曾经报道过一家名为Klimall的电商公司,由前华为员工杨涛创立,2014年7月上线,据称短短一年就成为非洲第二大电商。

“非洲正在加速发展,非洲会成为亚洲之后全世界的增长引擎。“在最近的非洲之行中,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这样告诉当地创业者。

分享: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