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网商
登录/注册

4天拍出千万流量短视频?二更开培训班,想把这件事标准化

iwangshang / 王佳健 / 2017-05-25

摘要:短视频是否真的有规模化复制的“秘诀”?二更又想借助“二更学院”谋求怎样的突破?

image

文 / 天下网商记者王佳健

编辑 / 周麟

“拍摄加剪辑,总共四天,我们预计这个5分钟的短片会有千万级流量。”

侍雄洲把身体斜靠在咖啡吧柔软的沙发里,2天只睡了4个钟头,加之下午1点的黄金光线,让眼前这位八尺男子眼光迷离。

“有点迷糊,我去抽根烟,待会聊。”

侍雄洲是二更副总裁,负责二更导演生态建设,让他连轴转的项目是刚结束的二更学院第一期培训班,而他说起来眼睛都要放光的片子叫《艺加文》,来自天津一位学员的“毕业”作品,“这可能是二更未来想要的东西。”他说。

二更,这个在2014年11月从商业视频机构转身做短视频的创业公司,2017年1月B轮1.5亿融资,落地北京、成都、西安等十几个城市站,全网粉丝超过3000万,累计播放近百亿次,堪称短视频领域的爆款机器。

2016年3月,二更学院第一期培训班开始招募学员,限额30人,不交代学费金额,不确定时间,地点为杭州,简直像是街边电线杆上无良商家的诈骗广告。

结果报名的人员很快突破了400人,除短视频创业者,不乏广电系统资深导演、影视院校老师,乃至国外友人。好像二更学院就是一个“短视频速成培训班”。

抽完烟回来,侍雄洲已满血复活,“你们这是要怼北影上戏?”他标志性的哈哈大笑,“二更学院不以盈利为目的。”

二更学院第一期70位学员,4天拍出了8部短视频,侍雄洲信誓旦旦千万流量,二更,真有短视频界的“通关秘籍”?二更学院背后会是二更怎样的布局?

微信图片_20170525165432

▲二更副总裁侍雄洲

4天拍出一部千万流量短视频

“本来30个名额,然后增加到50个,最后硬生生挤成了70个,一定要刹住了。”侍雄洲回忆,这里面竟然还有来自韩国和澳洲的慕名者。

翻开二更学院第一期课程表,3天理论加4天实践,导师包括了纪录片导演梁碧波、肖崴,也包括二更CEO李明、总编辑王群力以及首席运营官皮行早。

相比这波大咖,或许课程内容更让人垂涎三尺,如《二更短视频特点与创造原则》、《二更作品方法论》、《新媒体短视频内容运营创新》等等,完全就是二更爆款短视频的一手攻略。

二更第一期课程表

▲二更学院第一期课程表

“我把他们虐惨了。”侍雄洲再一次嘿嘿大笑,前三天理论学习,从早上9点一直到晚上7点,四天的实战拍摄干脆搬到了网吧,“为了创造竞争的氛围。”他说。

从辽宁匆匆而来的曲峻良对二更副总编辑宋泓的口诀印象深刻,如何做好一个微纪录片?“一定选题,二定结构,三定细节,四定画面,五定节奏。”最终,他用3个小时阐述了这个方法论,曲峻良像个好学的学生,悉数记录。

实践课时,学员被分成5大组,10小组,每大组由一位带队导演,每个大组抽签确定一个选题,AB两小组同题竞争。

2天拍摄加2天剪辑,熟悉视频创作的人都心领神会其中的挑战。

最终,经历三天三夜的折磨,5大组学员共交出8部短片。而目前,已上线的片子流量最高为《人间烟火》,全网播放量800万,主角是杭州“好食堂”老板老马,故事讲述他对美食和生活的理解。

挑剔的二更总编辑王群力却说,“总体有些乱,到后面稍微有些思路不清晰,我们在讲故事的时候,应该像削萝卜皮一样,一层一层的卷起来,始终围绕着中心。”

让王群力眼前一亮的作品名叫《艺加文》,它讲述了著名咖啡人,凡人及木心咖啡馆老板李加文的故事。

“片子把一个在杭州漂泊二十多年的所谓‘文艺青年’的境遇、心绪和个性,温和平静地展现了出来,我很感动。”他说。

侍雄洲判断,这个作品上线后很可能突破千万播放量,虽然,学员只花了四天时间完成创作。

高龄学员在剪片子

 ▲学员们熬夜剪辑短视频

疯狂背后是脱节的短视频人才链

三天打造一个爆款,除了二更的方法论,关键也在于二更学院第一期学员并非行业小白,大部分属于“带艺求学”,比如,浙江传媒学院老师,苏州广电资深导演等。

如今,二更学院第二期已经开始,此前收到的报名表已超1000份,成功入围的仅100名学员。

火爆的报名让侍雄洲颇感意外,在他看来,一个重要的原因在于,两年之内二更产出了2000多部片子,这些短视频在艺术性和互联网影响力上大多颇受肯定。

侍雄洲介绍,2017年短视频的竞争将更激烈,而身处传统电视台体系里的创作者,或传统视频制作公司,虽然能精准把控内容制作,却对互联网运营知之甚少,很难找到有网感的内容,能力成为阻碍这些短视频从业者脱颖而出的最大挑战。

微信图片_20170515170057

程炯是苏州广电总台短视频工作室运营总监,他带了团队6人参与培训,他说,这个团队基本由新闻从业人员转型而来,在镜头叙事能力上有所欠缺,2月份以来,整个团队一直处于培训的节奏之中。“一周一训,每天头脑风暴。”他说。

苏州广电副总编辑王晓雄揶揄说,“四十几岁人在网吧里熬夜剪片,你们吃了什么药,进了什么魔鬼训练营。”

二更到底能给这些从业者带去什么呢?侍雄洲说,二更学院一不教剪辑软件使用,二不教摄像技术,而是给出基于二更经验而来的方法论。

“今年我们至少会完成500人次的培训,甚至会去到地方、高校,或是将理论的课程搬到线上,这是我们的一个规划。”侍雄洲说。

而接下来,在课程内容的设置上,二更学院也会从非虚构类拍摄向MV等不同题材、类型扩张,同时也会就工种进行针对性课程的研发。 

微信图片_20170525161430

快速扩张下的导演生态

其实,早在2016年9月,二更就启动了全国高校导演扶持计划,并对外宣称,要构建二更的导演生态圈。

此后的2016年,侍雄洲带领团队进入了5个城市近20所高校,以签约注册的方式,招募在影像拍摄、制作、生产等方面具有专业技能的学生进入导演生态系统,并承诺将给予专业指导和总计1000万元的扶持资金。

此番上线的二更学院,侍雄洲称其为“漏斗作用”,即把优秀导演和作品沉淀在二更体系中。

在二更学院首期毕业生中,“毕业作品”可以得到二更的流量支持,学员也能获得与二更城市站的合作权,成为二更的合作伙伴。

而其实,除了上述两个项目外,二更会协助导演参加全球一百多个电影节与电影展,从而构建与更多专业导演的合作。

“具有层级的导演生态金字塔,为影视行业内处于不同阶段的创作者规划不同的上升路径。”二更CEO李明曾如此描述导演生态。

“去年1200部,今年5000部,目前的制作能力远远不够,我们希望做成头部内容,所以就需要更多的导演、人才,汇聚到二更,和二更发生关系,这是我们的目的。”侍雄洲说,构建导演生态的原因做终还是会落脚在二更的发展。 

timg

确实如此,对于二更这个创业公司而言,发展的步子迈得不可谓不快,目前,二更已经落地了成都、西安等全国十多个城市站,建立了包括财经、娱乐、文化、生活四个板块20多个子品牌。

但竞争同样激烈,比如,魔力TV,这个以40万创作人社区为基础发展起来的MCN机构,目前已经拥有上百个短视频IP,而从秒拍每月公布的短视频MCN机构排行榜也能看出,头部机构对头部创作者争夺非常激烈。“一定是头部内容才有流量。”侍雄洲说。

可以预见,2017年,带着盈利的预期,像二更这类行业先行者,依然需要快速成长,构建各自的护城河。

与其说这是二更或某个个体的疯狂,不如承认,短视频与商业业态的接入,势不可挡的来了。

分享: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