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网商
登录/注册

00后小伙在淘宝上治了一千个人的“拖延症”

iwangshang / 网商君 / 2017-05-19

摘要:现在小朱拉起了一个大学生监督团队,是个平均年龄只有22岁的团队,“这个店我应该会一直开下去,自己用了两年做的事情,不会轻言放弃。”

当我添加小朱的好友时,却被“作死”这个ID吓了一跳。

后来跟小朱混熟了以后,某天不经意了提起了这件事,小朱还有点害羞,“当年QQ的用户名就叫这个,后来注册淘宝店铺的时候,看别人店铺都叫什么喵喵、跳跳什么的,我就直接写了个作死上去……”

作死杂货铺,是小朱的淘宝店名,这个00年出生的男生,以4块钱每天的价格,在淘宝上提供监督服务,已经有超过1000人购买过他的服务了。

2、小朱,本身就是河南一所学校电子商务专业的学生。两年前,抱着试一试的想法,小朱在自己的淘宝店里上架了监督服务。

小朱,本身就是河南一所学校电子商务专业的学生。两年前,抱着试一试的想法,小朱在自己的淘宝店里上架了监督服务。

小朱踏上这条淘宝之路还有点偶然,常常在闲鱼上卖一些东西的他,有一天想起来自己其实有一个“玩票”性质的淘宝店,想要重新运作起来。当时,为了究竟卖什么,小朱还苦恼了很久,别人建议的服装、手办什么的,因为本钱有限,小朱也很难介入。直到有个朋友建议,说自己的妹妹曾经在淘宝上买过监督服务,你可以尝试做一下。

“当时我还在淘宝上搜索了一下,当时并不看好。”回想起当时,小朱还有点感慨,“毕竟这么冷门的商品,会有人买么?”最后,在朋友们的坚持下,小朱将监督服务上了架。

商品挂出去接近一个星期,都无人问津。小朱和家里人讨论这个事情时,还被自己的父亲嘲笑,“你卖这个,能把开店的钱赚回来么?”

两周后,2015年6月8日凌晨两点,小朱接到了自己的第一笔订单,一位顾客希望监督自己减肥,要求是自己绝食三天,只喝水。三天服务成功后,顾客还给小朱发了一个红包,钱虽然不多,只有两块多,但是小朱依然记得很清楚。

在接到第一个订单的三天内,第一个顾客还没有到期,小朱收到了自己的第二单,要求监督一个星期的减肥。开心的小朱第一时间就通知了自己父亲:“你看,谁说卖不出去,钱不是已经回来了么?”

随着店铺逐渐走上正轨,小朱接触到的监督对象也越来越多。曾经一个高三学生小s,在高考前买了九个月的监督晚上学习,因为白天学习太过辛苦,刚刚接受监督时候相当不配合。小朱除了定时提醒以外,刚开始还会给予一些适当的惩罚,比如会惩罚抄写东西,刷题,背单词和运动等等。

“买监督的顾客们呢,心里也都是想着让自己变好而已,只是刚开始可能之前的习惯比较难改罢了。”事实也证明了小朱的判断,九个月后小s给小朱发了一张照片,正是清华的录取通知书。

小朱最小的客户,是一个四年级的小学生,自己定计划而且也很努力,监督执行的过程中,她妈妈还会给小朱发消息,汇报自己孩子的情况。为了鼓励监督对象,小朱有时间自己也得与监督对象一起接受惩罚,“为了惩罚监督对象抄写文章,我自己先抄了五千字……”

8、偶尔,小朱也会遇到不讲道理的人,明明是自己不愿意坚持,却将责任推到了小朱身上。遇到这种情况,小朱就会选择去操场上跑个十圈,当然,手机依然是不离身的。

偶尔,小朱也会遇到不讲道理的人,明明是自己不愿意坚持,却将责任推到了小朱身上。遇到这种情况,小朱就会选择去操场上跑个十圈,当然,手机依然是不离身的。

目前,小朱的作死杂货铺订单数超过1000个,无一差评,仅有的一个中评还是消费者手滑点错的结果。在小朱的监督下,考研、考博成功的人不在少数,被知名高校录取也是常有的事情。

4、在宿舍给充电宝充电的间隙,小朱与舍友们正在愉快地交谈

在宿舍给充电宝充电的间隙,小朱与舍友们正在愉快地交谈

对于小朱来说,监督顾客不仅仅是生意,更是一个朋友。曾经有一个高三的同学,在南京补习艺考专业课时购买了监督服务。第二天在临沂有一个很重要考试,结果却没有赶上火车,晚上11点急得在路边哭。

当小朱得知这个消息时,当时就问了她的地址和目的地,当时已经是深夜,长途汽车和火车票都已经卖完了,而第二天早晨就是考试时间,幸运的是,小朱在发布的顺风车,正好碰到了一个人要从南京去山东。由于目的地不一样,小朱又电话跟司机商量很久,挂掉电话半个小时后,接到人上了高速,最终,第二天准时赶上了考试。

这位同学,现在已经包了小朱快一年的监督服务,小朱曾经问过:“你觉得,我会陪伴你到什么时候呢?”对方如是说:“ 我可能会买到你不开这个店铺为止,我是一个糊涂的人,原来想过,如果哪天你不再继续在我身边,我不知道我自己该怎么办。”

6、即使在寝室休息的时间里,小朱也一刻没有放下过手机

即使在寝室休息的时间里,小朱也一刻没有放下过手机

5、由于客户太多,在上完晚自习回寝室的路上,小朱依然是个‘低头族’

由于客户太多,在上完晚自习回寝室的路上,小朱依然是个‘低头族’ 

10、半夜十二点宿舍熄灯后,小朱还在进行明天的监督排期。

 半夜十二点宿舍熄灯后,小朱还在进行明天的监督排期。

第一次与小朱采访时聊到凌晨两点,准备结束时,小朱却告诉我们,其实他每天要到三点才能睡觉。

3、每天基本三点左右睡,六点半左右起床,全年没有假期,没有午休。”展示起自己的闹钟,小朱有点无奈

每天基本三点左右睡,六点半左右起床,全年没有假期,没有午休。”展示起自己的闹钟,小朱有点无奈

1、昨天凌晨三点刚刚睡下的小朱,六点就要开始新的一天监督服务。在服务的间隙快速进行了洗漱。

昨天凌晨三点刚刚睡下的小朱,六点就要开始新的一天监督服务。在服务的间隙快速进行了洗漱。

“每天监督到12点之后,才有时间洗漱,然后还要排列一些顾客的计划,如果接到留学生的单子,凌晨按时监督也是常有的事情,每天基本三点左右睡,六点半左右起床,全年没有假期,没有午休。”谈及自己的梦想时,小朱有点无奈,“以前是那种无论几点睡,第二天都是中午醒的体质,现在的梦想,可能是能有一天睡到自然醒吧。”

9、在服务的间隙中,小朱打了个盹,靠着枕头立马就睡去对于小朱来说是常事

在服务的间隙中,小朱打了个盹,靠着枕头立马就睡去对于小朱来说是常事

其实小朱也有想过要停下,有一段时间晚上熬夜的时候,甚至会心脏疼。早晨起床给别人发消息,字打一半睡着了,过几分钟被下一个闹铃吵醒后继续打字。可是小朱放不下那些顾客们,“看着他们慢慢变化,达到自己的目标,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也很有成就感,有时候会很自恋的感觉,这里面说不定也有我的功劳。”

有一次小朱发烧,没有及时监督,顾客感觉有点不对劲,就一直给小朱发消息,问小朱是不是病了,千万要注意休息,发了有几十条。当小朱醒了以后,给顾客回了一条信息,对方回复的第一句话就是,“你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出了什么事情,你要是病倒了,以后谁来管我啊?”还有一位顾客,知道了小朱每天的作息时间后,立刻问小朱要了地址,给小朱寄了一堆营养品和安神的茶。

现在小朱拉起了一个大学生监督团队,这个平均年龄只有22岁的团队,除了分批执行监督服务以外,每周都要聚在一起学习充电和提高。“毕竟我们都很年轻,只有不断的充电学习,才能更好的提供服务。”

7、小朱自己光心理学的书就买了十几本,“毕竟我们都很年轻,只有不断的充电学习,才能更好的提供服务。”

小朱自己光心理学的书就买了十几本,“毕竟我们都很年轻,只有不断的充电学习,才能更好的提供服务。”

之前小朱曾经半开玩笑的跟自己父亲说过:“如果我以后能赚钱了,就不再找你要钱了。”结果现在,除了学费以外,17岁的小朱真的一分钱都没有向家里要过。“这个店我应该会一直开下去,自己用了两年做的事情,不会轻言放弃。”

分享: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