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网商
登录/注册

村淘小二的真实生活:回乡潮、新消费、“村姑柚惑”

iwangshang / 朱玥怡 王佳健 / 2017-04-12

摘要:小小的店面在村里变成了大家的超级市场

 VCG21gic19929748

文/天下网商记者 朱玥怡 王佳健

编辑/周麟

1 回乡潮

第一次面试没选上,任安生这个山西汉子难过了好几天。他庆幸自己第二次选上了,之后经历三轮面试和培训,正式成为一名村淘小二。

山西介休市连福镇张良村,任安生的服务站正好处于一间小学和一间幼儿园之间,早中晚三个时段来往接送孩子的村民们习惯顺便走进他的服务站逛一逛,看看今天村淘有什么值得买的东西。

此前,任安生当了多年的工厂工人,也曾在村子里租过店面做些小买卖,可方向总是不对。2015年看到村淘小二的招募通知,任安生直觉这是件有意义同时又易于操作的事儿,“每天和老百姓打交道,可以在线上给乡亲们代买东西,感觉是我在做给别人帮忙的一件事情”。

几千公里之外的贵州,35岁的村淘小二任凤琴,和丈夫在深圳打拼了十余载,却因为村淘合伙人的一纸招募通知动了心,抛下丈夫和两个孩子,以及热闹的都市生活,毅然回到娘家永和镇。

“我朋友说,我在这里做村淘小二,把孩子和老公放在深圳,自己成‘留守妇女’了。”任凤琴笑了起来。她感觉,做村淘小二真的是“为人做点事情”,自己也因此而快乐。

微信图片_20170412082501

任凤琴在走访农户,介绍农村淘宝

自2015年阿里巴巴启动村淘项目启动以来,数以万计的年轻人回归家乡,成为村淘小二,这仿佛是一种奇妙的召唤。

2 新消费

村淘据点所在地,居民往往也以上了年纪的老人为主。对他们来说,在网上买东西还是一件新鲜事。

正是因为新鲜,不大的服务站奇妙地聚集起村子里部分的社交活动。

任安生提倡小件自取,村民们来服务站取货可以顺带聊天,看看店里陈列的一些样品。有人买了衣服鞋子,任安生会建议他们当场试一试,如果不合适方便及时退货。围观的村民们聚在一边说笑着点评,有时服装上身效果不错,任安生还能再顺便多收获几个订单。

任安生和妻子细心地操持着这爿服务站。他们建了六百多人的微信群,每天在群里互动,推送热销商品;逢上村淘每月1日至7日的优惠日,他会在村民的订货量外再多购买一些特价的日用品,并在服务站门口架起告示板吸引村民来购买。

村里有一户家境一般的人家,每月一半的收入花在给孩子买奶粉上。任安生从村淘上帮他们找了一款功能差不多、价格只要三分之一的国产奶粉,那户人家因而减轻了不少负担。

90后的湖南常德市石门县村小二雷光礼则发现,虽然购物人群的年龄偏高,所买的东西,却是“什么千奇百怪的都有”。他曾帮两位老人从村淘上买过一艘1200块钱的塑料船,用来钓鱼——在任何一家实体店大概都买不到这样的商品。

帮助村民代购,是村小二盈利的主要途径,以此来获得订单的佣金抽成。任凤琴的服务站开业第一个月因为算错商品金额亏本了,之后慢慢四百多、六百多、八百多地涨到三千多。如今,即使是放到深圳也可以维持基本的生活所需,也有了更多盼头。

正是因为农村市场的特殊性,也给了村小二们盈利的想象空间。村民们习惯称呼任凤琴“姑娘”。“姑娘,给我淘一点蜂箱吧”,当地人来到服务站,拜托任凤琴从村淘上买回来蜂箱、切粉机、斗箕农具、洗衣机等大件家电。

切粉机是被当地一家开粉店的人家买回来的。绿豆粉和米皮是永和镇的特色吃食,这户人家以前每天要切几百斤粉,切得直喊手痛。切粉机帮了他们大忙。

福建平和县的村小二林素凤开心地说,她的村淘点成交最多的就是农资用品和一些大件物品,乡亲们在这里买化肥、机器、装修用品,“有很多东西,村民在实体店找不到,会让我们帮他们在网上找。买大家电很正常,新房装修的家具、灯、家电,全部村淘买的。”

2016年11月10日,贵州省遵义市习水县,习水县程寨镇罗禹洞村淘站点

贵州省遵义市习水县,习水县程寨镇罗禹洞村淘站点

小小的店面在村里变成了大家的超级市场,林素凤、任安生们则在回乡后很快找到了属于自己的位置,月收入早早地超过万元,这是他们最初并不曾想到的。

3  新关系

有赖这间服务站,村民们对任安生的信任越来越深,生活中碰到家电故障这样的问题都乐意找他解决。任安生的业余业务从机械维修扩展到电器维修再扩展到电脑维修。他的手机24小时不关机,方便村民随时找到他

村淘服务站对村民们的意义在不知不觉间扩大了。令任安生印象最深的是有位老人心脏难受,第一时间来求助服务站,最后是任安生开车送他去了医院。

在传统祖辈观念浓厚的山西乡下,以前别人需要问到任安生父亲甚至爷爷的名字才能找到他。如今只要一提“任安生”“村淘”,村里的每个人都知道是他。任安生说起这一点,口气里是掩不住的自豪和开心。

任安生

任安生在服务站帮乡亲们下单

每天都忙,这是雷光礼对自己小二生活的形容。作为为数不多留在县里的年轻人,雷光礼和任安生一样,在小二本职工作之外,不得不承担起多面手的角色。当地的老人们家里电脑坏了,想在手机上下载音乐,甚至微信登录不上都会来找雷光礼帮忙。

村淘和村小二的出现,给现代农村的日常生活建造了一种新关系,改变了大家来往的轨迹,这对于留守老人和儿童来说,有着不同的意义。

4. 上行

这种轨迹还同样发生在各个村落的农副产品上,农产品上行,或者说农产品电商成了村小二们的另一个重要议题。

平和县三平村盛产蜜柚,水多,肉质细腻,每到中秋时间,整个三平村柚子飘香,林素凤家也种植有树龄20年的蜜柚30亩,年产量上百吨,林素凤想,与其把水果卖给经销商,为什么不能通过村淘卖出去?

敢想敢干的林素凤风风火火做了一年,采购、选品、上新、装修……她发现,要想卖得好,必须注重蜜柚品质,“品质一定要好,包装我都用五层的瓦楞纸。”

于是,她选择溢价从采购商手里挑选优质的蜜柚,每个大小2.3~2.8斤,长歪了的不要,要用有机肥,甜度也要尝过满足要求。2016年,由她一个人运营的店铺营业额竟然达到150万,2个一组的蜜柚,一年之间卖出去几万件。

2016年,林素凤注册个人店铺品牌“村姑柚惑”,除了季节性的蜜柚,像本地的枇杷、土鸡蛋、甚至是野生的清明茶,她都通过村淘往外销售。

也是在这一年,林素凤不仅卖蜜柚,也开始和其他村淘小二交流,甚至作为讲师出去讲课,林素凤发现,要想做好村淘,必须善于整合资源。除了溢价收蜜柚,她希望通过采购商,为村民提供化肥之类的生产资料,而在和村淘小二的沟通中,她也发现,南货北通的需求非常大,完全可以通过村淘小二开展2B业务,她用了一个时髦词——“生态资源”。

屏幕快照 2017-04-12 08.23.01

村姑诱惑店铺中的时令农产品:枇杷 

石门县特产柑橘,去年秋天,90后雷光礼带着县里人装箱、打包、发货,将柑橘通过网络卖出去,一个季度卖出了十万斤的柑橘。雷光礼将其中一半的利润让给了县里人,自己每箱只拿2块钱的利润。

微信图片_20170412111004

雷光礼带着县人们卖的石门县柑橘

从城市回归乡村,雷光礼感觉到了心灵上的另一种自由。村淘小二的工作让他渐渐被更多人认识。他在线上给小二们开分享课,在没有预告的情况下仍能吸引来600人观看。课后会有200人加他的微信。影响力和人脉,让雷光礼收获了金钱买不到的成就。

雷光礼也坦言,做村淘小二至今,更多时候感觉在单打独斗。他希望外界能给予更多扶持,让村淘和农产品上行的体量做得更大一些。

央视《焦点访谈》说,很多电商平台开辟了村淘业务,但城市工业品下行卖到农村的多,农产品上行卖到城里的少。而在福建诏安县的村淘小二陈晓冬看来,这其实是农村电商发展阶段的问题,“任何人都可以简单想一下,中国电商发展到今天这种程度,尚且经历了15年左右的时间,更何况基础设施弱、经营理念低的农村呢?”

陈晓冬还提到,一些胆大、心细、懂政策的村淘小二们,已经闯出了自己的路,像黔北的小二把自己的特色麻羊卖上村淘,年收入几十万,大别山的小二专卖当地特色小母鸡,一年合计收入2400多万。

另据四川日报等媒体报道,四川资中当地领导和农民参加了淘宝大学等组织的电商培训,也搭建了从县城到所有镇、村的物流渠道,2016年至2017年的销售季,资中血橙网销量突破1000万公斤,同比增长10倍,网销价也高达每公斤12元至14元。

《天下网商》还了解到这样一组数据:2014年1月资中快递派件量6.09万件,揽件量为3.7万件;2017年1月,快递派件量猛增至55.96万件, 而揽件量增速更快,达到55.42万件,其中主要来自卖货,揽件量/派件量之比也接近1:1。换句话说,资中的血橙确实“上行”起来了。

而林素凤、雷光礼他们,也已经有了好的开始。

分享: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