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网商
登录/注册

连菜场都能在网上逛了,但想做好这门生意可不简单

iwangshang / 何承轩 / 2017-02-28

摘要:通过为 C 端用户做菜场代买引流,B2B来营利,未来,“花样菜场”还想改造农贸市场。不过,这些业务能否成功,取决于菜场经营户的认可,要把网上菜场这门生意做好,可不简单。

86062442

在王永智看来,“花样菜场”希望提供一种新的生活选择:既能保留人们原有去菜场买菜的习惯,又能适应相对年轻的用户。

此前,已经有不少B2B生鲜食材电商选择直接给餐厅供给产品,如链农、美菜。但这些平台一般需要提前预定,无法满足中小餐馆每天的临时补菜需求。

目前,“花样菜场”刚刚启动A轮融资。此前的2015年9月,该项目曾获天使湾创投的300万元天使轮融资,2016年6月完成立元创投领投的千万级Pre-A轮融资。

文 / 天下网商记者 何承轩

朝九晚五的上班族要如何做上一顿家常菜?

有人选择费心筹划,每周囤上一大批食材,再慢慢消化;有人靠退休的长辈来打点料理;也有人在下班后,拖着一身疲惫来到接近打烊的农贸市场,无奈地在被挑剩的蔬菜中拣选。

为了解决这个听起来很小的需求,“花样菜场”做起了菜场代买的生意。

2015年8月,创始人黄欣与COO王永智组建团队,一起创办了这家公司。黄欣出身于传统农产品供应链行业,王永智曾任职于腾讯、凤凰网等互联网公司,也是一位连续创业者。他更为人熟知的一个昵称是“王五四”,这个“黄底大妈”头像的公众号,文章阅读量频频突破10万+。私下里,他是个性格温和的人,被员工们称为“王老师”。

“花样菜场”目前的主要业务在杭州展开,它在22家合作菜场设立了“办公点”,每天早上9点到下午5点,这里的员工会根据订单打印出购买清单,配给经营户的吐票机也会打印出另一张清单,列出需要准备的菜品,之后,会有几位配菜师傅去合作的经营户摊位选菜,汇总到办公点进行打包,最后交由全职或兼职的骑手进行配送,1小时内即可送达,甚至还可以预约送货时间段。

SAM_2293_meitu_3

“花样菜场”的配菜员正在配菜  

据王永智透露,经过一年半的发展,“花样菜场”目前日单量为900-1000单,客单价69元,月复购率达到60%。不过,针对消费者的C端业务盈利难度较大,借着经营户的通道向周边餐馆供应食材的B端业务,以及与基地合作打造自营农产品,才是该公司在2017年的业务重心。

平价生鲜产品,特别是蔬菜瓜果等被认为是难以盈利的品类。主做单价20元内净菜的半成品生鲜电商“青年菜君”在2016年7月进入破产清算;仍旧坚持自提冷柜模式的平价生鲜电商“食行生鲜”同年12月宣布退出北京市场,聚焦华东;而同样做过菜场代买生意的“小美快购”现在却处于基本停止运营的状态。

“花样菜场”为何还要坚持做这门生意?

SAM_2280_meitu_1

系统自动打印的配菜订单

代买的菜,品质靠谱吗?

在王永智看来,“花样菜场”希望提供一种新的生活选择:既能保留人们原有去菜场买菜的习惯,又能适应相对年轻的用户。在超市、蔬菜直销门店加上生鲜电商的冲击下,农贸市场虽然存在自己的问题,但不应该就此被淘汰。

在该公司成立之初,用户只能在微信公众号下订单。2016年底,“花样菜场”App上线,被吸引来的主要是28-45岁年龄段的人群,他们通过妈妈群、业主小区群等了解到这个平台。通常生鲜电商会出售龙虾、帝王蟹、进口水果等高客单价产品,但“花样菜场”上都是些符合当地口味且廉价的新鲜食材,尤其是蔬菜瓜果类,这让其饱受欢迎。

timg (1)_meitu_1

花样菜场App

虽然代买模式让整个业务变“轻”,但菜品毕竟不会经过特别拣选,其质量如何让用户满意?“花样菜场”选择和农贸市场管理方签约,与其推荐的优质经营户合作,如果一家经营户一个月被投诉超过三次,就会被中断合作。

“因为菜品质量不好的投诉是有,但是不多。”王永智说,“我们给他们带来的利润还算比较高,(经营户)不会故意给一些不好的菜。”他表示,菜场经营户原先利润大概是每月12000-13000元,通过“花样菜场”的线上订单每月可以多获得至少7000-8000元的利润。

品质问题解决了,但还有一些别的问题仍旧存在。由于是人工拣选,配菜环节漏菜问题是所有投诉中占比最高的。“比如说,在高峰时段内一下接到20单,一单算六种菜,就有一百多种,有时候在打包过程中就有可能会漏掉一两种。”王永智告诉记者。

SAM_2300_meitu_5

打包环节

2C业务不赚钱却绕不开,2B会是重点

初看起来,“花样菜场”的模式像是通过代买差价来营利,不过事实并非如此。目前,它的菜品价格与线下保持一致,农贸市场中价格时有波动,“花样菜场”就派人每三天进行询价更新。

挤压掉这部分的营利可能性,再加上配送费、红包等成本,“花样菜场”做这样费力不讨好的工作,实际上还是为了切入B端业务,让经营户供给食材,间接出售给周边餐厅。许多菜场经营户和餐厅都有多年稳定的合作,一般其销量的三分之二也来自于此。“花样菜场”要赚的是产地到经营户之间的差价,再通过经营户的稳定渠道销售出去。

此前,已经有不少B2B生鲜食材电商选择直接给餐厅供给产品,如链农、美菜。但这些平台一般需要提前预定,无法满足中小餐馆每天的临时补菜需求。

为了撬动这层关系,“花样菜场”抓住了他们身上的“痛点”:以杭州本地为例,经营户们凌晨要去遥远的勾庄批发市场等地采购,还只能去二级市场——它相当于一级市场和经营户之间中介的角色,被收取大量的交易费用。

同样位于杭州,B2B食材电商“宋小菜”选择不直接给餐厅供应,而是瞄准了包括农贸市场、社区生鲜店在内的中小生鲜零售商,给他们供菜。创始人余玲兵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这类人群处在整个农产品的流通行业里的最末端。据其调查发现,在杭州这批从业人员差不多有六万,全国有将近一千多万,却是“城市菜篮子”的核心角色。

与“宋小菜”不同,“花样菜场”所做的,除了从一级市场拿货来分发,通过额外的线上订单给经营户增加收益,还试图打造自营产品来增强品牌感。2016年底,该公司入股了一个养猪厂,产品取名“花样乡猪”,2017年春节前,一天能出栏二十余头。价格比一般猪肉略高,但王永智认为自家的产品口感更好。通过类似的做法,还有“花样土鸡蛋”上架售卖。

SAM_2295_meitu_4

花样土鸡蛋

重点在于,相比单纯的2B批发业务,这可能成为营利的重头戏。经团队估算,如果一天能出栏150头猪,就能做到盈亏平衡。但这显然还需要一定的时间:签下更多的合作基地,并且应用统一的养殖标准。

未来的目标是改造农贸市场

迫于传统O2O业态不景气的大环境,以及来自投资人的压力,“花样菜场”团队只求2C的单量维持稳定,而在2017希望通过B2B业务实现盈利。为此还暂时搁置了扩张到杭州之外其他城市,以及建立新型农贸市场的计划。

尽管在C端业务不求快速增长,但也并非止步不前。王永智表示,目前“花样菜场”更多地侧重产品服务的完善。2017年初,其App上出现了简单的家常菜谱,列出需要的食材,可直接转化成购买。他还希望通过运营手段做一些增值类的服务,比如开发一些优质的时令、本地蔬菜,或者做一些家庭定制产品,建立充值、会员体系等。

如果业务能逐步升温,“花样菜场”想做的还是回到“实体”。借鉴欧美、日本等国的农贸市场,在每个城市建立一个“标杆型”的农贸市场。“加的功能也不多,比如烹饪餐饮,卖的食材也会更丰富一些。比如牛排、阿根廷红虾等,加上小咖啡吧,鲜榨果汁,午餐、晚餐都可以在这里解决。”王永智设想,这一步可以通过众筹的方式来完成。

他也清醒地意识到,团队还得首先面临生死存亡的问题。目前,“花样菜场”刚刚启动A轮融资。此前的2015年9月,该项目曾获天使湾创投的300万元天使轮融资,2016年6月完成立元创投领投的千万级Pre-A轮融资。

SAM_2283_meitu_1

经营户姚文强的档口卖着花样乡猪肉

身处在关键角色上的经营户们,在与“花样菜场”的合作中也慢慢接受了互联网的融入。对于记者的来访,“花样乡猪”档口的经营户姚文强笑而不语,在吐票机打出单子后便开始切肉、分装。同行的“花样菜场”员工周爱丽则说:“经营户一旦和你合作就非常信任你。有时候人不在档口,会让配菜师傅自己取就好,订单多的时候也会帮忙配送。”

(编辑 / 吴思凡)

分享: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