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网商
登录/注册

从内容到IP,这条商业化路径的关键点在哪里?

iwangshang / 王佳健 / 2016-11-17

摘要:2016年无疑是IP最热的一年,可是得IP者得天下了吗?IP演转化为成熟的工业化产品还需要什么?

 

20161104-_P6G8604_副本

整理/天下网商记者 王佳健

回顾2016年,IP无疑是最热门的词之一,但是如何把一个IP成功的呈现在公众面前,让它成为一个热门而成熟的工业化产品呢?

在2016头头是道文化消费投资高峰论坛上,围绕《从IP到内容的工业化生产之路》这个主题,导演贾樟柯,百度糯米影业CEO徐勇明,北京金影科技CEO侯小强,前摩岩唱片总经理张培仁,“中国第一编剧”刘恒以及合众睿客CEO应萝佳六人对此展开了透彻的讨论。

以下为圆桌精彩内容,经《天下网商》整理。

导演贾樟柯:尊重创作规律

上海暖流电影成立快一年,一直在寻找内容,当然包括具有IP价值的东西。

我们找内容并非只在华语地区,我们跟欧洲,甚至欧美、印度宝莱坞、柬埔寨、马来西亚等地区的作家、导演都有合作。当我们进行版图扩张的时候,事实上是想打破已有的判断,当我们跳出华人地区,站在全球创意产业角度来判断的时候,思路一定会扩张。

一个非常好的IP,它有非常强的品牌价值,但它如果来自印度,或是法国、马来西亚,这里面马上涉及到工业化的问题。把抽象的内容变成一个作品,这个过程中艺术家的作用非常重要,没有艺术家遵循创作规律的转化,就相当困难。无论是本土化,还是原创,都是如此。

我们看很多关于制片人和编剧的争论,说现在是IP的时代,好象编剧不重要了。其实没有必要争论这个,如果尊重工业生产规律,两者只是创意线上不同的环节,在国内现状是有点顾此失彼的。

差不多在一个月前,我参加一个导演界聚会,谈如何提高中国电影的质量,最后的结果是:要遵循创作规律。

什么是创作规律?比如说剧本,觉得写的好再去拍;比如说角色,觉得某个演员合适来演才请他,一切要回归到创作。

20161104-_P6G8582_副本

编剧刘恒:理性之上要有敬畏

我很长时间都不知道IP是什么意思,工业化生产这种词又是什么东西,艺术产品按照创业化生产的时候会是一个什么状态,我也没研究过。

但就这个题让我想,我认为,从IP到内容的工业化生产之路,真正讨论的应该是资源与资源间的相互利用、识别和说服,甚至包括相互忽悠。

最主要的资源是什么?显然是人,是自己。这个资源的第一个特性是欲望,欲望太强了,就麻烦。有个导弹专家的例子,为了让导弹飞得远,拼命往里面加燃料,行不通,后来他减少燃料,减少自重,导弹飞得远了,这就是减少自己的欲望。

因此,作为个人来说要有理性,充分的理性,才能充分的利用“人”这个资源。但理性不一定能解决问题。有一次我跟一个制片人聊天,他在看一本英文书,我说你在看什么?他说看的是成功的人为什么失败。他要总结别人的失败来避免失败。可是他们公司那一年投的5部片子都失败了。

理性是有限度的,要有感恩之心,敬畏之心。

徐勇明:IP很好,更期待好的编剧

百度是一个平台化的集团公司,我们把自己定位在这个行业的水电煤上,发挥平台化的优势来支持这个行业从上游到下游的发展。我们的主流业务也就包括了投资、发行、票务、广告、粉丝经济,也包括了大数据和软硬件结合的技术。

所以,我们会站在一个互联网平台化的思维上来看待内容制作。

工业化很难保障一部作品在艺术上或是在商业上的成功,但从产业发展角度讲,工业化在以下三方面有比较重要的意义。其一是效率保障,因为一个作品也是一个项目;其二是财务安全,成本可控;其三是从特效技术等相关方面保证作品质量。

再说IP和内容的关系,我们觉得好的IP有两个作用,其一是口碑,在作品没有出来之前就有很高知名度,促进票房成功;其二是提供了一个有可能变成好剧本的故事、内容。

但是,我们更期待的是说,即便没有好的IP也能编出非常好的作品,一批好的编剧,会讲故事的人为产业贡献好的创意。

合众睿客创始人应萝佳:工业化需要更多人才

工业化对于影视行业来说就是尊重规律,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情,并建立一套流程。

展开来讲,我觉得IP是针对于能成为影视作品的原创内容来讲的,那IP就是基础内容,所以说,“从IP到内容”就是从原始的概念或小说到影视作品的一个过程。

那工业化怎么讲?举个例子,如何IP是种子,我拿了种子去种这树,但随着工业化的发展,我可以找到更多合适的专家,有些帮我判断什么土壤合适,有些帮我浇水,有些帮我剪树枝。他们在各种阶段来帮助我,让我能种出果实来,甚至计算出果实有多大,这就是工业化。回过头来说,如果这是一朵花的种子,不可能结出果实;如果是苹果花的种子,也不会结出昂贵的果实。

工业化需要很多专业人才,可是,就目前的情况来说,成熟的编剧数量是有限的,其它工种也是如此。工业化的过程就是优秀人才的培养,优秀的编剧可能需要十年有效的沟通创作,其它工种也是一样,不是一夜之间可以冒出来的。不能拔苗助长,不能说南橘非要让它生到淮北去。

20161104-_11A8509_副本

简单生活节创始人张培仁:好内容源于生活

当我们在说要做好内容时,一定要问一个问题,好的标准是什么?这个标准如何建立?标准的建立有非常多的方法,比如说让它变得流行就是一种方法。

有一次我去看服装节,在日本南青山,我们发现流行是这样形成的。服装设计师、布料商、还有杂志社,几方坐在一起讨论,确定说在这个时期应该流行什么元素,然后就开始创作服饰、刊载报道,于是就形成了当时的流行。

也就是说,好的内容需要有一个好的途径,从而形成好的传播。

我来总结描述一下文化创意产业是什么?文化创意产业是三件事,文化、创意和产业。

文化就是讲一个地方的人怎么活,怎么想,进而形成生活方式,形成价值观、哲学和美学;创意是指“创意人”在生活里截取养分,创造出作品,或者发现欠缺,在作品里表达渴望;而产业则是使作品规模化放大。

当我们在谈工业化之路前,我们谈内容的IP怎么诞生,而IP怎么诞生呢,我们要回过头来考虑,有没有办法让我们的生活文化跟普通民众之间形成一个更好的联系,这才能让好的内容源源不绝。

我们有没有可能从生活方式出发,自己制定中国人的流行。我们做简单生活节,当我们在重构音乐产业,在面对互联网的时候,我们希望从当代青年人的身上寻找一种好的价值,一种好的哲学,一种好的美学体系。

 

分享: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