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网商
登录/注册

这家创业公司的基因里就有招黑体质!创始人这么回应……

iwangshang / 王佳健 / 2016-08-31

摘要:会员交付199元的入会费后,可以享受相应的旅行服务和衍生特权,例如订机票、订私人飞机、高性价比购买轻奢物品等。 无论是199元的入会费,还是私人管家、特权服务、专享好物,这些都指向了一个对生活品质有所要求、也有一定消费能力的高净值人群。 环球黑卡的易黑体质是隐藏在基因里面的,其模式本身就很容易招来质疑。

文/天下网商记者 王佳健

定制好物_副本

“谢环总,环球黑卡收到了,以后旅行就交给管家们安排了。” 2015年12月30日,郭敬明在自己的一条微博里@ 了“环球黑卡”,此微博被转发将近13万、评论5万、点赞8.7万次。此后,郑恺、谷大白话等大V也纷纷发表微博,表示自己成为了环球黑卡会员。

什么环球黑卡?顾名思义,这是一种黑色的卡片,会员交付199元的入会费后,可以享受相应的旅行服务和衍生特权,例如订机票、订私人飞机、高性价比购买轻奢物品等。

这样的商业模式以及高调亮相,在很短的时间内便为环球黑卡带来了规模不小的种子用户,这些种子用户大约有两万人。

目前,根据环球黑卡提供的数据,其聚集了几十万的用户,月流水过千万,已经实现盈利。

这个数据被很多人质疑,骂声和看衰也随之而来,微博上有不少黑评论,甚至知乎上还有几个专门的帖子专为吐槽环球黑卡而建。

“当时简直惊呆了,怎么创业公司也会遇到这么多的质疑,而且还有故意黑我们公司的。”叶晨曦表示,并没有想到会招来这么多非议,但他也坦言,招黑体质实际上是隐藏在基因里面的。

环球黑卡到底是怎样一种商业模式,为什么会这么招黑?

12_副本环球黑卡

定制出行管家

看似并不接地气的管家模式,实际上是连续创业者叶晨曦摔过跟头后所做出的业务调整。

此前,他曾推出一款私人助理类型的APP——神猪,用户一键呼叫神猪,平台对接的私人助理就可以帮助用户解决生活上的麻烦事儿,订机票、订酒店、叫阿姨、叫拖车、修马桶、点外卖等,这个项目在当时吸引了天使轮和A轮资本加入。

但是神猪的运营却出现了问题,“当时,有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神猪的日活非常高,但是,都是和后台管家闲聊的人,这根本不是我们的用户。用户群不精准,下一步迭代就很困难。”叶晨曦说,这样的定位使得神猪很难快速发展,他们不得不选择一个旅行这个更垂直的领域,转型做了环球黑卡。

同时,它设定了199元这么一个入会门槛,叶晨曦认为这样可以“确保我们服务的是真正有需求的精准用户。”

环球黑卡也延续了神猪的管家服务,通过其微信公众号或者环球黑卡APP,会员可以提交出行需求,系统会提供一位专属管家,为会员查询、预订相关出行服务,包括全球范围内的酒店、机票、租车、接送机、景点门票等。

预定机票、酒店是其最基础的服务类型,环球黑卡称,通过对比全网10家以上网站和内部协议价,确保向会员提供的是全网最低价格。

看似并无行业优势的创业公司,怎么在竞争尤为激烈的OTA们面前获取低价优势?其COO陈胜向《天下网商》解释说:“因为只针对会员用户,价格不对外,就不会对酒店的价格系统造成干扰,因此拿到的价格可以低于市场价。”

但实际上,跳脱这种理想状态的情况也有发生,多位用户反应通过环球黑卡定机票和酒店,价格甚至比携程的公开价要高,同时,因为多了管家的介入和沟通,订票环节也稍显繁琐。

打造特权俱乐部

叶晨曦介绍说,环球黑卡实际上是一个“特权俱乐部”,除了出行管家之外,还提供“特权服务”和“专享好物”两种商品,这三块构成了环球黑卡目前的商业模式。

所谓特权服务,指的是会员可以通过专属管家预定机场VIP通道、基因检测、全球米其林三星餐厅、私人飞机,甚至是美国总统的就职典礼等在内的特权服务,与出行管家相比,这类服务都是需要付费的。

而专享好物则是环球黑卡提供的专属购物通道,通过与奢侈品制造商的合作,为会员用户提供精选的定制好物。

其COO陈胜向《天下网商》介绍,“专享好物”并非仅仅是将全世界的好东西推荐给消费者,一方面,他们会跟一些优质的厂家合作,推出定制产品,另一方面,他们也在积极研发自有品牌的产品。”

从公布的特权好物来看,其价格普遍在300元以内,100元之上,叶晨曦觉得,这仅仅是轻奢的程度,“目前,很多中产阶级的生活水平到了,但市场上没有这类商品给他选,奢侈品太贵,大众商品又太low,这里面有空间,我们满足了他们的这种需求。”

以魅影小黑伞为例,这是环球黑卡提供的一款特权好物,由设计师出设计图,交由巴宝莉原厂代工,定价299元。在其官方贴《论一把伞的自我修养》中,有这样的描述:“BLACK MAGIC要求骷髅上16颗牙,下14颗牙,为了达到这个要求,工厂一个角落堆满了废弃的模具,它们之间相差的只是一两颗牙齿数。 3D模型骷髅模型精确到0.01mm,但模具却不能达到这个精度,完全只能凭师傅的手感。”

供应链是环球黑卡特权运转的重要环节,陈胜此前曾在华为的供应链部门供职多年,他告诉《天下网商》记者,环球黑卡一直在拓展供应链上的各类合作方,争取推出更多的优惠和特权。

为了提升会员的用卡体验,环球黑卡的特权服务和专享好物也基本保持每周更新。

定制伞魅影小黑伞

切入高净值人群

无论是199元的入会费,还是私人管家、特权服务、专享好物,这些都指向了一个对生活品质有所要求、也有一定消费能力的高净值人群。

刘治国说,“环球黑卡实际上踩住了中国消费升级的档口,我们的用户以30岁左右人群为主,在价值观上,他们希望有独立的人格和认知,要有那么点不一样,除了物质,他们对穿着打扮、旅游定制路线等都有自己的想法。而且,他们有很强的身份认知,向往精英主义的生活方式。”

他告诉《天下网商》记者,环球黑卡的会员具有相对统一的价值观,社群属性清晰,适合俱乐部式的运营。

在这样一个俱乐部中,环球黑卡设定了一个代表人物——“霸道的环总”,在与会员的互动之中,“环总”是环球黑卡价值观的实践者。“这是一个IP一样的形象。”叶晨曦一句话概括了它的功能。

在价值观输出的同时,环球黑卡还注重与这些会员的互动,已形成了几十个以兴趣、地域划分的微信群,通过跟会员互动,“我们能够很好地把握他们需求”。而它也始终鼓励社群交流与资源共享,根据刘治国提供的数据,目前持卡会员中企业家和创业者的占比已达到18.6%,专享好物中不乏其会员提供的优质资源和服务。

这个方向也被一些投资人所看好,杭州天使湾创投在神猪阶段就参与了投资,其联合创始人叶东东表示,最初的投资原因主要是看好叶晨曦本人的资质——90后的连续创业者,思维活跃、经验丰富。

同时,叶东东也十分看好环球黑卡目前的方向,“环球黑卡已经切入到电商领域,在此基础之上,就可以接入金融领域,那么其想象力就非常大了。”叶东东说,“环球黑卡必须坚持其核心的价值观,为努力成为精英、努力工作,或是已是精英的用户提供优质的服务,在此基础之上,不断迭代的服务,使得环球黑卡的用户能够拥有精神认同。”

为什么这么招黑?

与创始人和投资人对项目的乐观不同,网络舆论铺天盖地的是对模式的质疑。正如叶晨曦所言,环球黑卡的易黑体质是隐藏在基因里面的。

也许是因为模式本身容易被扒皮,环球黑卡的官方微博@环球黑卡 在涉及其公司业务的内容上都设置了不能评论,其他内容也只能被关注用户评论。

它的被质疑点有哪些?

质疑一:抄袭美国运通黑卡。

后者是世界公认的“卡片之王”,百度百科上关于“黑卡“的词条,默认就是运通黑卡,它采取邀约制,没有额度限制,只有顶级富豪才能拥有。

环球黑卡不仅从名称上接近于运通黑卡,在卡面设计上也沿袭了它的风格,甚至设计,这也成为很多吐槽贴一开头就提及的一个槽点。

同时,也正是因为运通黑卡所营造的高贵感,吸引用户办了环球黑卡,但两者的服务和门槛并不可同日而语。

郭敬明真会用环球黑卡?这不难看出其中的推广色彩,叶晨曦也坦言,当初的确花了一部分费用,“但主要依靠的是自己在圈内的资源。”

黑卡对比图环球黑卡(左)与运通黑卡(右)

质疑二:一对一的即时管家服务真的是刚需吗?

从应用场景来看,大多数用户已经接受过阿里旅行以及携程这类OTA 的市场教育,搜索然后购买,是一气呵成的动作。而在管家的介入之后,沟通的环节增多了,也让这个原本简单的环节有可能变得复杂。

实际上,环球黑卡也的确出过这类问题,会员咨询后,半天不见管家回复,而且不是个例;同时,管家的回复不能有效满足会员需求,也是一个明显的问题。

对此,叶晨曦也承认,此前在3月份,环球黑卡曾经出现过宕机,大量的咨询没有及时解决,造成了非常不好的用户体验,但目前这个问题已经通过技术升级解决了。

他还称,在管家的培训和提升上,今年已经前后投入了“近两亿元”。叶晨曦仍十分看好管家这一角色,他认为这表面上是封闭式环境里提供的低价和服务,实际上则是一种尊贵的体现,在消费升级的大背景下,会有市场。

但是,这样一家规模不大的创业公司,仅在管家培训一事上投入如此巨额的说法,不免令人生疑。同时,在微博上也还能见到一些管家回复不及时的用户投诉,管家角色要想真正融入到用户的生活和需求中,还需要更多优化。

质疑三:大多数特权实际上是需要付费来购买的,这199元的入会费花的值吗?

环球黑卡定期会更新一些特权,而这些特权实际上是吸引用户加入会员的一个重要原因。

我们采访到的一位用户提到,当初是被任何舱位都能进入机场贵宾厅这个特权吸引,成了付费会员,但是后来才发现,这个特权实际上是需要另外付费的。

对此,环球黑卡CMO刘治国回应说,这些可能都是用户的某种隐性需求,他们并不知道这类需求如何去满足或者预定,但通过环球黑卡提供的便捷通道可以迅速激活和实现。同时,通过和相应的供应商合作,这类预定的价格也比会员自身去预定要划算得多,路径也更短。

叶晨曦也强调说,“入会费是不产生盈利的,如果按照1200元办卡费、再收取360-500元的年费,这样才仅仅能够打平收入支出。但如此一来会挡掉大批用户,我们不想这么做。”

同时,他还认为这个市场实际上还远不成熟,尽管环球黑卡已经在这个小切口的领域跑在了前面,但是用户的认知缺失以及来自竞争对手的阻力还明显存在。

在《天下网商》记者看来,这实际上还是用户接受度的局限,商业模式本身和用户预期在现阶段还未很好的匹配。

质疑四:所谓的专享好物实际上是抄袭。

魅影小黑伞在获得一部分会员的赞赏之余,还被另外一些人诟病为抄袭麦昆经典的骷髅头设计。

叶晨曦和刘治国的观点是,这构不成抄袭,他们是自主设计,“这种思路很像网易严选。” 这样的模糊地带,自然会有分歧的产生,一部分人拥趸,一部分人却很难接受这种“抄袭”。

环球黑卡的有一个同行“青年黑卡”,两者都不同程度被网民质疑,有意思的是,两者在名字和官网呈现上具有相似性,就连业务模块也惊人相似,私人管家服务,俱乐部,以及专享好物。据悉,创始人李宇航同样是90后创业者,2013年上线真人管家特权俱乐部项目,得到了日本稻盛和夫创办的盛和塾与大连市中山区政府共同扶持。

“这个业务模式起初有十来家公司,现在就剩我们两家黑卡,另外还有两家转投其他市场。”青年黑卡创始人李宇航告诉《天下网商》,为了保证服务质量,青年黑卡在初期每月只开放1000个会员名额,控制会员增速,把资金和精力投注到了管家培训、技术管理、项目研究当中。“放慢速度,才能走的更远。”

对于环球黑卡这个竞争对手,李宇航也表示,对方有模仿青年黑卡的嫌疑,双方之间的博弈也始终没有停止;而在对叶晨曦的采访中,他也表示,很多对环球黑卡的批评和黑点,其实是针对青年黑卡的,被张冠李戴了。

但李宇航也称,“如果一张黑卡不靠谱,那消费者什么黑卡都不敢买。”言下之意是希望双方公平竞争。

旅行增值看似一块诱人的蛋糕,谁都想分一杯羹,竞争在所难免。青年黑卡市场总监王家傲告诉《天下网商》,这个市场足够大,争取消费者认同也需要市场参与者共同的努力。

编辑/周麟

分享: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