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网商
登录/注册

面料市场大动作!涨价、囤货、排队问题显现,你该如何应对?

iwangshang / 徐露 / 2016-06-30

摘要:面料的产能大幅缩水,让这个占据全国50%销量的面料大市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并引发一系列的蝴蝶效应。

1. 电商客户的下单特点是,首次下单以小订单为主,配合预售等销售方式后,畅销款则会进行翻单,最高的翻单量能够达到5000米以上。

2. 3月开始,面料的采购价格就已经开始上涨,截止目前,整体的面料价格涨幅已经达到10%至15%。为了不破坏已成体系的定价,小赵将部分产品的生产调配到淡季加工,以压缩加工费来控制成本。

3. 因吸取苏州举办中欧首脑峰会的前车之鉴,部分面料商已经做了一定的准备,有的甚至在春节前就做了外迁加工的准备。

 

gic16081349

文/天下网商记者徐露

“最近满圈跑,睡觉不能关手机,7乘24小时在线待命。”绍兴柯桥的面料供应商张国发显得忙碌又焦虑。从事面料生意多年,人称发哥的他碰到过很多棘手的问题,但这一次他说,“压力大了。”

“只有落后的技术,没有落后的产业”。年初以来,这个中国最大的纺织产业集群,正在进行前所未有的关停转型大战。G20峰会如同导火索,开启柯桥整治印染行业的“亮剑”行动,几百个印染锅炉厂被陆续关闭,90%以上的印染企业改造提升。并对产能进行重新规划,2017年柯桥的印染企业产能由原先的200亿米削减到120亿米。

订单开始涌向几个没有关闭的大厂,即便如此,这些工厂仍要在峰会期间停产7天。因此,印染和后道整理的订单已经排起长龙。

“7月10日交货,6月25日必须到面料,6月10日前必须下面料合同,采购合同8号前必须下。”发哥在朋友圈发了这些关键时间节点,提醒下游采购商谨记,安排好面料采购和生产排期的时间,还喊道:“一起加油!”

需要和发哥一起加油的就有小赵,他在杭州一家网红孵化器负责生产,光需要他采购面料的店铺就超过十家。发哥的时间表一出,为了不影响原本的生产计划,小赵的生产部门也跟着上紧了发条。

柯桥以基本面料为主,江浙沪的服饰电商几乎都在这里下过面料订单。面料的产能大幅缩水,让这个占据全国50%销量的面料重镇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也让服装电商经历着新一轮的挑战,并引发一系列的蝴蝶效应。

水暖鸭先知

发哥生产和销售的面料以化纤为主,与三家电商卖家保持长期合作,其他的订单则是以成衣加工厂的合作为主。小赵与发哥的合作就已长达5年。

对于下游商家来说,在发哥这里下单有两个好处:一是接受小单,成本较低;二是能够快速补单,操作灵活。自从接触了电商订单,发哥每年的订单中,500米的小订单占了80%的单量。

据发哥介绍,电商客户的下单特点是,首次下单以小订单为主,配合预售等销售方式后,畅销款则会进行翻单,最高的翻单量能够达到5000米以上。依照后面才能吃到大鱼的订单特点,与电商建立长期合作的信任关系显得至关重要。

169261751

据一位服饰卖家介绍,相比广州,柯桥的面料生产更传统,以基础面料为主,还有部分供应商的货源就来自广州。而广州的货以针织面料见长,款式更新快,且价格相对便宜。但两地的价格均低于周边城市的面料市场。

因路途成本,加上面料选料需要来回沟通的人工成本,大多数江浙沪的服饰卖家,更愿意在柯桥进货。而对于服饰电商卖家而言,柯桥的小单起订比广州更具吸引力,也适合电商不囤货的卖货方式。

在这样的环境下,发哥的操作方式是,小单用小缸出货,并不用大厂的设备和出货规模,因此,能够通过这样的方式压低生产价格,又满足电商卖家的小订量需求。

今年3月初,发哥就已经开始准备面料生产工厂外迁。受到G20峰会的影响,柯桥的小厂被关停,大厂生产排队困难,他不得不将一部份面料的印染转向江苏,使得成本明显上升。

生产成本上涨的并非发哥一家,甚至影响了整个面料市场的调价。据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商家透露,3月开始,面料的采购价格就已经开始上涨。截止目前,整体的面料价格涨幅已经达到10%至15%。例如,一款普通的复合丝雪纺,去年同比的价格为7.5元一米,现在已经涨到10元一米。

囤?不囤?

柯桥与杭州的直线距离为53公里。对于下游的商家而言,不稳定的面料生产货期才最击中要害。因此,是否囤面料的问题摆在眼前。

“原本能够卖2000件的衣服,因为实在补不到面料,最后只卖了300件。”小赵并没有掩饰自己的无奈,面对这样的窘境,只能安排客服电话通知到每一个顾客。但他负责的店铺均为网红店铺,讲究当季款当季生产,通常的生产排期不会超过3个月。这让从不囤货的小赵破了先例。

“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考虑囤面料的。”面料就像服饰商家的弹药,但除非出现广州和柯桥均调不到现货面料,小赵才会考虑囤些坯布。

小赵有别的应对办法:压缩原本较高的面料采购频次,将3到5次的采购量集中在1到2次内完成,保证一定的现货面料即可。同时,采购和生产部需要一起做后期的生产预估。这对于销售有着很大的风险。

同在杭州的淘宝店铺蛋挞家和大喜自制则表示,目前已经将面料采购地更多地放在广州。当然这是一个连锁效应。某淘品牌商家的面料商虽都不在柯桥,但受集中备货的影响,连锁反应已经扩散到广州。

“当柯桥进不到面料,大家都会转移到广州等地,使得广州的面料紧缺价格上涨,特殊时期特殊办法,这个时候就要舍得砸钱。”该淘品牌创始人表示。不过,砸钱备货也有一定的技巧,例如以基础款为主,循序备货,降低风险。

而在发哥和更多商家来看,囤面料需要更大的勇气和底气,关乎到产品设计、成本挤压、工厂协调等一系列影响。这在服饰电商中,就像赌博,“客户还是讲信用的,有翻单给我们的,也就是押宝。”发哥感叹。

面料的上涨让生产成本水涨船高。为了不破坏已成体系的定价,小赵将部分产品的生产调配到淡季加工,以压缩加工费来控制成本。

大喜家则强调,“涨价不是首先要考虑的问题。”备面料已经打乱了原本的生产工序,让他更关心的是如何在面料期货不稳定的情况下,如何合理安排好工厂的生产时间,以免影响到接下来的正常销售。

而双11大促就在眼前。

gic15980568

风波之外

有趣的是,同在绍兴经营面料生意的李森似乎并没有被卷进这场面料风波。此时,他正在为要不要跟着市场的调价,抬高自己定价的事情而犹豫不决。

2001年,李森还在做坯布销售的工作,销售对象均是国营单位,这份工作带他跑遍全国的面料市场,以及面料生产的上下游工厂。这样的经历让他早早得看到,柯桥的印染模式并不适合他。

2008年,李森将生意的重心转变为色布的生产和销售,并将面料印染全安排在福建。为此,他举了两个例子说明。

首先,在柯桥拉1万米坯布染一个颜色,无论出1万米的布还是出2千米的布,甚至印染坏了,都和印染厂没任何关系,染费需要照付。而福建讲究一等品的合格率,超过的有权利拿下,达不到就要赔客户不足的数量。

其次,福建价格更透明化,报价通常是一等品的出厂价。相比而言,柯桥的印染厂则会告知染费价格、纸管价格、打卷价格、包装价格……“会被他们绕晕。”李森对《服饰绘》说。

正因没有将印染工序放在柯桥生产,李森和他的客户们算是“躲过一劫”。

据李森观察,G20峰会的召开,柯桥面料商并非毫无准备。因吸取苏州举办中欧首脑峰会的前车之鉴,部分面料商已经做了一定的准备,有的甚至在春节前就做了外迁加工的准备。

而在李森每年的订单量中,只有10%到15%的订单量来自电商。从2011年接触电商客户开始,他花了两年的时间摸索。在他合作的电商客户中,不乏年销量上亿的知名淘品牌,也有蛋挞家这类新兴的商家,均为面向较中高客单,或追求产品质量的客户。

当然,这和他主营的面料特色也有一定的关系。李森的面料均以棉类及棉与特殊纤维混纺的面料为主,且这样的面料更适合男装。

“服装是贴身的,首先要亲肤。有的客户为了在网上以低价吸引眼球,竟然给我支招,降低配棉、减少克重和染色工序减少等。”李森强调,面料商保质保量保交期,那客户就要按双方约定的方式付款。

他正在用自己在行业积累的经验,帮助他欣赏的电商卖家,给现货产品,调整工厂交期数量等。最后,李森还是选择了不涨价,“我只赚我该赚的钱。”

*以上出现的人物名字均为化名。

(编辑:张洁)

分享: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