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网商
登录/注册

1年4起投资共700万 东北创业者被”天使”遗忘

iwangshang / 邱智丽 彭海斌 / 2016-06-20

摘要:清科研究中心发布的《中国股权投资市场2015全年回顾与展望》显示,在天使投资市场已披露的投资案例中,东北地区共获得4起投资,投资金额约为700万元人民币。

来源:第一财经

李洪谊最终还是选择离开了中科院沈阳自动化研究所,此前他是这里的博士研究生导师。

沈阳通用机器人技术股份有限公司正在迅速壮大,它的缔造者李洪谊需要投注更多的精力于此。在既“没有创业冲动,也缺乏创业土壤”的东北地区推动一家初创型科技公司跟上科技潮流,甚至试图超越同侪,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对于辽宁、吉林和黑龙江东北三省的初创型企业而言,掣肘来自于方方面面。有能力的年轻人更倾向于投身大国企而非冒险进入中小民营企业、配套产业不完备以及近两年来区域经济的低迷等因素都会妨碍企业的成长。这其中,一个突出的难题是,作为科技企业催化剂的各类投资资金从未将东北地区视为重点关注区域。

清科研究中心发布的《中国股权投资市场2015全年回顾与展望》显示,在天使投资市场已披露的投资案例中,东北地区共获得4起投资,投资金额约为700万元人民币。

设立之初,通用机器人拿到英诺天使基金625万元投资。不过英诺天使基金创始人李竹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该基金在东北地区的投资,在整体投资规模中占比不到5%。京津冀、长三角和珠三角经济活跃区,才是“天使们”的最爱。

天使不履东三省

“孤独到寒冷。”谈及近一年在沈阳进行互联网创业的感受,“道道去”上门养车创始人吴斌如此形容。吴斌道出了大多数东北创业者的心酸历程,也道出了东北创业环境的艰难与复杂。

东北地区获得的投资资金少之又少。“主要是可以投资的标的很少,GDP的增速慢说明经济活力比较低,创新创业的资源相比较其他区域来说有些落后。”清科研究中心研究总监姬利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

在创投界流行“天使看人、A轮看产品、B轮看模式、C轮看数据、D轮看利润”,吴斌认为这句话在东北并不太适用。与北上广深创业者往往拥有一个商业计划书、一个idea(想法)就可以融到钱相比,在东北地区创业早期资金大多都是创业者或者家里人自掏腰包。

“基本已经做到类似北上广深A轮的程度,项目落完项,数据、团队、业务影响力都已经做出来,才能寻找到下一步的资金支持。”吴斌表示。而融资的方式大多选择走出东北,去资本活跃的北上广深地区进行融资。

“如果说大部分创业是从0到1,那么我们在东北地区的创业就是从-1到1。”吴斌有些无奈地调侃道。

李洪谊是幸运的,其所创办的沈阳通用机器人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主要生产关节型机器人,2014年底获得英诺天使基金625万元天使投资,又于2015年6月,拿到佳讯飞鸿1350万Pre-A轮投资。

不过在今年的增资过程中,李洪谊坦言,更多的资金来自于产业内的投资,而非风险投资基金。相较于互联网创业而言,制造业创新往往需要较长时间的技术研发和积累,无法确保短期内稳定的回报收益,这成为很多风险投资基金尤其是当地创投机构止步观望的重要原因。

在东北经济下行压力渐增的情况下,东北各省市地区也在出资设立政府产业投资引导基金,期望通过财政出资谋求经济效益最大化,以基金来撬动民营资本,扩大财政资金的杠杆效应,为东北经济稳增长保驾护航。

但投中发布的《2015年政府引导基金专题研究报告》显示,从国内成立的引导基金地域分布来看,东北地区引导基金数量23个,披露的基金规模仅有323.9亿元。无论从基金数量还是规模占比而言,均处于末端。

“东北地区的政府财政收入都在下滑,这也使得能够投入到政府引导产业基金的金额有限。”吉林省社科院经济研究所所长孙志明向《第一财经日报》表示。

东北地区财政收入大缩水确实是不争的事实,各省发布的2015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2015年,吉林省全年完成全口径财政收入2144.0亿元,比上年下降2.0%,辽宁省全年公共财政预算收入2125.6亿元,比上年下降33.4%。

虽然针对创新创业者的帮扶政策不断出台,例如通过创业贷款扶持、创业园区软硬件保障、税收优惠等一系列细化措施激发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活力。但之于创业者而言,这些优惠政策却往往让他们觉得有心无力。

“从申请、尽调到上会、批复,整个审批周期太长了,一般要花费四到六个月,而且门槛很高。”一位在东北的创业者向记者表示。对于互联网创业者而言,市场机会往往稍纵即逝,公司需要快速进入市场进行产品迭代和推广,手续办理流程的繁琐程度、时间成本都会耗费创业者的精力,背后考验的是政府的简政放权和服务效率。

创新人才紧缺

资金之外,招募人才是创业公司更为头疼的问题。以吴斌为例,为了寻求具备大数据、互联网经验的合伙人,他前往北上广寻找沈阳老乡,通过高薪资、股权释放加老乡情结才将这些优秀的人才“绑架”回来。

在吴斌看来,以沈阳为代表的东北地区,缺乏代表性的互联网上升公司,对于年轻人而言机会少,上升渠道匮乏,加之上一代“进国企考公务员端铁饭碗”的思维影响着东北年轻人的就业选择。

“很多年轻人会选择先在创业公司工作,然后回到国企或者上市公司,追求更加稳定的生活。”人才的“逆向”流动让李洪谊难以理解,“缺乏创业冲动和创业土壤。”李洪谊表示。

人口流失问题在东北已持续多年,伴随国企经营困局加剧,这一趋势越发严重。2000年第五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显示,东北三省人口省外净迁出数量为40万人,而到2010年第六次人口普查数据显示,东三省每年净流出的人口达到219万人,除辽宁以外,黑龙江和吉林人口流出状况尤甚。

与人口流失相对应的是低出生率和人口老龄化的加剧。2010年全国第六次人口普查数据显示,全国生育率为1.18,辽宁、吉林、黑龙江分别只有0.74、0.76、0.75。

超低的出生率和年轻人流出,使东北地区的人口结构出现了更快的老龄化现象。各省发布的2015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截至2015年末,吉林省65岁及以上的人口达309.5万人,占比11.24%,辽宁省达561.9万人,占12.82%,而全国65岁及以上人口占比为10.47%。

“人口长期净流出导致东北创新人才不足,就业结构的不完善会影响产业结构的调整,这无疑加剧东北创新创业的难度。”吉林省政府发展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原秘书长、吉林省智库秘书长刘庶明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

具体到东北三省而言,李洪谊认为各地的人才储备和产业状况又各有不同。辽宁省创新创业氛围优于其他两省,但由于国企总规模占比庞大,以制造业为主,蓝领工人占据大多数,使得人才质量总体不高。

而吉林省产业结构过于单一,农业、汽车产业之外,多元化代表性公司匮乏。黑龙江省聚集了哈尔滨工业大学、哈尔滨师范大学等教育系统的技术性人才,但由于缺乏代表性大公司,使得黑龙江省成为人才流出高地。

鉴于东北地区集群化的机器人产业研发基础,以机器人研究为核心的人才队伍也成为东北地区以外机器人公司挖人的重点。例如花费2000万到3000万资金,投资整个团队外出去北上广深进行创业的情况并不鲜见。

“投资二三线城市创业项目风险会很大,当公司成长起来缺少大的互联网公司的合作,配套产业和中坚人才跟不上。”李竹表示,其所投资的项目,除通用机器人外,大多集中于北京、上海、深圳等城市。

在李竹看来,一个城市的创投生态环境主要取决于四个因素,足够多的创业人才、好的大学和科研机构、足够多的VC以及行业内大公司。“东北缺乏足够多的人出来进行创业和投资,不能产生群体性的创业氛围,整个创新创业的生态链不够完善。”

机会何在

投资不足的背后是经济机构的单一,在刘庶明看来,促进东北创新创业仅仅提倡大众创新、万众创业是不够的,还需要重大企业和重大项目的创新落地,建立完整的创新体系。

东北产业结构严重依赖重化工业和资源型产业,以央企、国有企业为主,民营企业受限,市场化元素过低,单一的产业和所有制结构在遭遇经济周期尾端资产价格大幅下挫时,难以灵活地应对市场变化,经济下行压力较大。

同时这种产业结构较难培育创新创业型产业,“一方面国有企业对于创新的渴求不足,另一方面东北民营企业‘土豪’居多,对于创新创业的敏感度和积极性不足,这就导致创新主体比较弱。”刘庶明表示。

依托东北地区制造业优势,沈阳机床、新松机器人等,以及吉林的一些制药公司也在进行医药产业的创新升级,在刘庶明看来,“东北的基础科研力量比较强,但是应用型研究比较弱,应用型人才也比较少,导致技术落地难。”

“产业跟随应用走,工业机器人率先在佛山等东南沿海地区形成产业集群,正是得益于这些地区的基础产业应用更多。”佳讯飞鸿电气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裁林菁认为,东北地区的机器人科研工作走在了前端,但东南沿海的应用更为普遍。不难看出通用机器人的客户也大多集中于浙江、江苏、广州等地。

“同时这样的创新比较难,研发时间长、投入资金大,对于创投而言,投资周期长、成本高,在有限的基金存续期内,创投机构并不太感兴趣。”孙志明表示。

但百步之内有芳草,面临经济转型压力,政府在积极出台扶持本地创业的政策,推动高校与科研院所的“联姻”,激发市场活力,寻求老工业基地经济转型升级新的支撑点。

在哈尔滨市老城区南部的哈南工业新城机器人产业园内,工业机器人、服务机器人、关键零部件制造、系统工程等领域项目都已开展。哈尔滨经济技术开发区与哈工大签署了关于机器人产业发展的战略合作协议,共建哈工大机器人产业化示范基地,高性能残疾人假手、特种机器人、精密传输机械手、电信抓线机械手等一批产业化项目已入驻基地。

而在辽宁沈阳汇聚了中科院沈阳自动化所、东北大学等一批重点科研机构和高等院校,建有国内顶级的机器人研究机构——机器人学国家重点实验室和机器人国家工程研究中心。同时以新松机器人为龙头的五十多家机器人智能制造装备企业分工协作的产业格局逐渐形成。

“东北地区未来也有空间可以挖掘适合本地产业的增长点和产业项目,先进制造、生物医药、新农业等当地具备优势的传统产业还是有转型升级以及投资的机会。”姬利向《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

在创业者吴斌看来,未来互联网服务一定会在二三线城市深度渗透,作为本地创业者,无论是对市场的熟悉程度抑或资源积累而言都有优势。加之相对恶劣的创业和成长环境,使得东北创业者更具韧性和挑战精神。对于想要进入东北市场的互联网公司而言,通过合作、收购或者置换股权的方式,共同做大市场不失为一个很好的选择。

“如今的创新创业早已经不是链条中的一个点的问题,而是需要完善的产业链支撑,才能吸引VC的加入。”林菁表示。其中政府的角色不容忽视,创新创业生态环境的建设和重点项目落地需要强有力的支撑。“通过政府引导基金,带动更多基金到东北投资,鼓励投资机构落地到东北,可能对整个生态环境有更好的带动作用。”李竹表示。

分享: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